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

第三十七章

 

平安夜、圣诞节,之后就是元旦假期,进入冬天尤其是十二月底,值得庆祝的节日一个接着一个。今年春节来得早,一月二十五号就是正月初一,许一霖跟董宛芳打电话,他每年寒假都是要回家的,今年他在网上看清大的寒假时间表,告诉妈妈他十五号回去。

杜见锋知道许一霖要回老家,挺舍不得,他本来是要带心上人去趟英国——他有个英国的老客户,多少年了一直邀请杜见锋去家里玩——今年他独立出来开公司,刚好有一笔生意要去英国考察考察,顺便就去拜会那个客户。

「真不去呀?」杜见锋靠在门框看心上人从阳台收衣服。

『跟我妈都说好了』心上人给杜见锋叠毛衣。

「就说实践课不放假?」

『我暑假可以不回,寒假必须回,这是规矩!』许一霖一边抻毛衣领子一边招呼他:『哎哎,你试试,我怎么觉得这件儿你穿不了了?』

「瞎说!老子常年保持着十八岁的傲人身材!」杜见锋三两下脱了自己身上的毛衣,接过许一霖递来的那件就往脑袋上套。

『不光身上小了,头好像也钻不进去了?』

「那是领子小!买来就这样儿!」杜见锋使劲往下拽拽,从领子里费劲的钻出个脑袋。

身上还是小了,杜见锋觉得脸有点疼,毛衣穿在身上要小了两号,袖子紧紧巴巴的箍在大臂上。

『说好的“保持着十八岁的傲人身材”呢杜总?』许一霖伸手拽那件毫无富裕的毛衣:『这当了“总裁”“总经理”,身上到是没少长肉』

杜见锋让心上人揶揄的哑口无言,半晌才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是比以前粗了点儿」

许一霖就开始笑,嘻嘻哈哈的,手里攥着那件还有杜见锋体温的毛衣,杜见锋被他笑得心驰荡漾,往前一扑压在了心上人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起来!喘不上气了要!』许一霖被压得像没了气儿的辣椒干。

「老子长胖了是为了压着你!」杜见锋爬起来还不老实,脸在心上人的身上蹭来蹭去:「省得你轻飘飘的晃没了影子,老子给你当秤砣」

『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一霖被蹭得来回扭着,他特别怕痒,偏巧杜见锋的头发又往他脸上扫,更痒痒了。他笑得喘不上气,杜见锋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身子看他,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上边的人才幽幽开口:「过年看不见你,春节都没意思了」

许一霖清清嗓子,却不说话,杜见锋看着他,低下头打算吻吻自己的心上人,突然身上一凉。

心上人把两只手塞进杜见锋的后腰,不怀好意的上下抚摸,给人凉得一激灵。杜见锋攥着心上人的两条胳膊,拉着人从床上坐起来,把许一霖的两只手放在前胸。

「怎么这么凉!」杜见锋简直捶胸顿足,老子的心上人感冒了?

『刚从外面收完衣服能不凉么!』许一霖被暖和得眯着眼睛,指尖划着杜见锋的乳头,滚烫。

「以后新家买烘干机,夏天再晾衣服」梦想改造家杜见锋规划宏伟蓝图。

『烘干机不好,大海航行靠舵手,衣物消毒靠太阳』许一霖纠正他。

「那以后老子出去收衣服,你负责叠」杜见锋想了想,觉得还是剥削心上人:「不不,你不用叠,买一个叠衣板,老子叠」

『那么麻烦?干脆别穿』

「人类就不该穿衣服!」

『山顶洞人其实挺好!』

「朋克!」

『自由!』

两个人十分无聊的坐在床上胡说八道,许一霖的手慢慢变得温暖,然后滚烫,杜见锋的身体暖着他,两个人说着说着直接倒在了床上。

『杜见锋,你去英国几天?』

「十八号走,你不在,我过完春节再回来吧」

『好吧,李哥去吗?』

「去,放心吧,这回我们去四个人」

『没什么不放心的』

「你也得多小心,」杜见锋伸手摸着许一霖的侧腰,「上回那事儿,想想就后怕」

『知道,你也放心』

 

跟杜见锋道别,许一霖孤孤单单地回到了他老家那个南方小城,什么都还没变,百春路还是当初的百春路,亭子间还是那个亭子间,他的发小儿陈黏米在海南念大学,春节不回来,就让他弟弟陈小米来接人,小米比他哥小七岁,还在念初中,小名阿七。

「一霖哥!」阿七站在火车站跟许一霖挥手。

『哎!阿七!』许一霖拉着行李箱出来,结结实实给了阿七弟弟一个拥抱。

「一霖哥,北京怎么样!」阿七帮着许一霖背书包,跟在他哥后头一蹦一蹦的走。

『可大了!』许一霖摸摸他的头:『下回你去找哥玩儿,带你吃北京特产!』

陈阿七一脸憧憬,许一霖掏出一套游戏光盘给他,都是正版的,他知道阿七从小喜欢打游戏机。

『你哥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我们后天也走呢」

『去哪里?』

「海南,我哥让我们去海边过春节呢!」阿七一边看游戏光盘一边念叨:「我妈说带着董阿姨一起去,阿姨讲你今年回来过年,就算了,明年咱们两家一起去海南吧哥?」

『行!明年一起去!』

两个人提着行李和北京带回来的年货回到百春路,阿七家以前也住这里,后来赶上他们那条街拆迁,就搬到远一些的回迁楼去住了。阿七妈妈跟董宛芳关系不错,有时候还会约着一起逛逛菜市场。到了家,许一霖把要给陈家的礼物拿给陈阿七装好让他路上小心,阿七赶着回去收拾行李,抱着一摞北京特产骑着车回家了。

到了家里,董宛芳正烧水,她晓得儿子是半下午的火车,就在小厨房烧了三瓶热水。冬天很冷,他们这里又没有暖气,只能提着水瓶到公共厨房拉个帘子洗洗澡。许一霖把行李放回自己那间小屋,下楼帮他妈妈看着热水,董宛芳就上楼从冰箱里拿肉拿菜,来来回回运了几次,楼底下的老阿婆看见董宛芳出来进去忙忙碌碌,就探头到她家私搭的厨房,和许一霖打招呼:「你阿是霖霖?」

『是我呀奶奶』

「长得好高」

老阿婆和他又闲扯了几句,就去邻居家打麻将了。

 

许一霖一下子在家住了好几天,杜见锋早就到了英国,很忙,两个人没怎么联系,再加上时差,一周多了只打了三两个电话,聊一阵就挂掉了。许一霖知道杜见锋很累,可是过年是一定要在家里过的,他也很为难。腊月二十九,董宛芳烧了一桌子的菜,她在一户有点钱的人家做保姆,要一直做到年三十的晚上才能回家,所以就提前在家烧年菜。

董宛芳烧了很多肉菜,她家里冰箱小,装也装不下,一碗碗的肉菜就在桌子上凝出白色的猪油。许一霖缩在躺椅上假装睡觉,眼睛却半睁着瞟来瞟去。妈妈烧了排骨,鸭翅,红烧肉,炖了鸡和鱼,鱼都结出了皮冻,亮闪闪的。桌上还有素菜,辣椒切得细碎,裹上鸡蛋,摊出的蛋饼里泛着辛辣好闻的清气;烧素鹅和卤香菇黑糊糊的,里面还有粉沙绵软的芋头;土豆丝切得极细,烹上白醋点几颗辣椒,酸酸的开胃。她忙活了一个下午,一样一样摆在桌子上,又把米饭搬过来。看着儿子懒洋洋的模样,她嗔怪着:「一直躺在那里睡,都不晓得来帮帮忙的哦」,嘴上这么说,却始终不肯儿子动手,她一直含着微笑上上下下,把饭菜挪到客厅——她家没有客厅,只在董宛芳睡觉的床前支着饭桌,权作客厅。

「霖霖呐,妈去上工,你歇够了就起来吃饭,米饭够吃了伐?不够就去巷口下碗馄饨」

许一霖睁开眼,看着桌子上够吃三顿的米饭,点点头。

「不会讲话的呀?」他妈妈穿好了鞋,站在门口招手:「来给妈妈抱一下,穿好了鞋子,不好进屋踩的」

许一霖就起来,和妈妈来了一个从两三岁开始就一直履行的「亲密拥抱」,董宛芳个子很矮,抱在怀里就是很小的一条,许一霖从初中开始窜个子,高过他妈妈之后就习惯于半屈腿和她相拥。这个习惯他始终保持,这样董宛芳抬起手就能揉到许一霖的头发,她揉了几下,拍拍儿子的后背。

「好了好了,妈妈走了」她离开许一霖,又拍拍他肩膀,抻平许一霖的衣领:「记得吃饭」

妈妈前脚走,后脚许一霖就又窝回了躺椅上。他饿了,可又没有食欲。董宛芳烧饭的手艺在百春路出名,有人办喜宴都要请她过去帮着烧大菜;此时家里都是饭菜的香味,可许一霖就是没有胃口,也不想吃。他翻着手机。微信记录里,杜见锋从英国给他发了不少照片过来,可没拍上他自己,全是没有主题没有重点的风景照,有时候能看见杜见锋拉的长长的黑影子。许一霖叹口气,打开音乐听了几首艾米怀恩豪斯,又跟着哼了两首大卫鲍威,摇摇晃晃的,英伦气息。听了几首歌再睁眼,天都黑透了,街上传来脚步声,想来是谁家串亲戚。许一霖肚子咕噜噜叫唤几下,有些饿,他站起来准备热饭。

「许一霖!」

端着菜往厨房去的人一顿,马上顺着声音往回走,菜放在五斗柜上,发出清脆的碗盘碰撞声响。他把头探出窗子,看不清楚,就又伸手开大了窗户,把半个身子都探出去。

「许一霖!」杜见锋站在小街上,对着不知道哪家的窗户乱喊。

『哎!杜见锋!』许一霖看见他,赶快挥手。

『这里!这里!』许一霖看着那个人听见声音转身,目光却在百十户一模一样的窗子上逡巡。

『我下去!这就下去!』许一霖等不了,收回了身子就冲到门口。

『杜见锋!杜见锋!』许一霖绕到后街,往杜见锋站着的地方跑。他还穿着拖鞋,脚底下啪啪作响,后街路面湿滑,塑料拖鞋踩上去的声音就突兀的充斥在安静的空气里。杜见锋看见他,也提着箱子朝他跑来。

「别跑别跑!」杜见锋一面叮嘱一面自己脚底下加快速度,他几步就过来,手里的箱子因为惯性晃了晃,杜见锋捉住许一霖的胳膊,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孩子喘着粗气朝他微笑。

『你....你怎么....不是在英国吗?』

「会一开完,我马上就回国来了,没留在那边」

『你说过完春节才回国的!』

「合作公司是要留我们,我说国内有事,得马上走,李秘书跟那俩助理让我甩在那边了」杜见锋一脸的得意和不符合年龄的幼稚,他悄悄捏了捏许一霖的手,说道:「真他娘的冷啊!」

许一霖就哈哈哈的笑,看着杜见锋冻得通红的鼻尖儿,他笑得不能自已。杜见锋揉揉他的脑袋:「笑什么笑!你看你穿这点儿衣服!」他低头一看,更生气了:「还穿拖鞋,这天儿多冷啊!快回家了!」

许一霖笑眯眯的在前面带路,杜见锋说什么他都回好好好,是是是,他简直太高兴了。杜见锋跟着他拐进前街,又跟着他踩上吱吱呀呀的老楼梯。住在许家楼下的阿婆正在烧菜,刺啦一声葱花下锅,滚油里腾起呛人香气。许一霖觉得更饿了,他三两步上了楼,打开防盗门,跟杜见锋招手:『快进来,外面冷,我妈开了电暖气』

杜见锋脑子热乎乎的跟着许一霖上楼,快到门口听见那小孩嘴里说着「妈妈」,他马上停住,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怎么了?』

「你妈在家,我进去不太好吧」

『我妈上班走了,明天晚上才回家呢』许一霖拽着杜见锋进屋,快速关门,屋里的热气和饭菜香立刻包围了饥肠辘辘的两个人。

『再说了,我妈回来,我就说你是我学长!』许一霖一脸幸福。

「我这样子像你学长?」杜见锋看看自己,又抬手局促的梳理了几下头发。

『那就说你是我男朋友!』许一霖小声却清晰的在杜见锋耳边说话,吹起一小阵热浪。杜见锋觉得耳朵发麻。他正要说什么,两人的肚子却同时咕噜噜的叫唤起来。

『快坐下吃饭!』许一霖还是笑个不停,把杜见锋的旅行箱放在躺椅上,又指挥他脱了大衣挂在门口的钉子上。他端起刚才五斗柜上的两盘菜往门口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杜见锋,你去换上拖鞋,我妈不叫穿着外面的鞋在家里踩』

「好嘞!」杜见锋立刻退到门口,甩了皮鞋又摆放齐整,「我穿哪双?」

『粉色米老鼠那双』许一霖端着菜:『那双我妈中奖得的,结果人家给错成男号,她穿不了』

「老子个大男人穿米老鼠?还是粉的?」杜见锋觉得事态很严峻。

『没别的,你穿袜子也行,就是冷』许一霖开门下楼,杜见锋也跟着,踩着那双粉色拖鞋。

「那老子还是穿吧」杜见锋凑到那间私搭的小厨房里,像许一霖的尾巴。许家厨房就一点点大,站了许一霖就进不去第二个人。杜见锋看着心上人在黄灯泡下熟练地翻炒,笑眯眯地说:「老子要保护自身生命财产安全,好给许大博士后半生一个保障!」

『少来,本科都没念完呢,还博士』

「老子看你能念到博士后!」杜见锋伸手要拈锅里的菜,被狠狠打了手背,他一面揉着一面涎皮赖脸的凑过去,「你想读书,老子就供你念一辈子,上班太累,老子还舍不得你去呢」

『杜见锋,你别趴在门口,我们家厨房没抽烟机,油烟子全结在门上呢』

杜见锋听完起身,看看衣服,果然沾了些黑黄的油渍,他三两下解了衬衫扣子,把衣服团在手里,只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许一霖看他脱衣服,翻个白眼,把菜装回盘子,抬腿上楼。两人进了屋,许一霖用锅铲指着董宛芳的床底下:『去,那底下是洗衣粉,盆在五斗柜下面,暖瓶里有热水,你先泡上,明早出太阳了再洗』

「老子这就给洗了」

『冻手!笨死你!』许一霖把菜端到桌上,目光游移在几盘荤菜之间,他转身问蹲着搅和洗衣粉水的人:『杜见锋,你吃排骨鸭翅红烧肉还是炖鸡?我就想热一两个荤的,全热了咱们吃不了』

「你想吃哪个就热哪个」杜见锋把衣服揉进热水里,看着咕吱咕吱漫上来的泡沫,回身咧嘴笑笑:「老子随你」

『那我热鸡汤和鸭翅吧』许一霖端起汤锅和一个盘子,正要走,撞上迎面而来的温暖的身体。

「行,你想吃什么都行,老子不挑」杜见锋接了许一霖手里的锅子和瓷盘,放回饭桌上,把人抱个满怀。

「但是老子想抱抱你,抱够了你再热饭行吗?」

许一霖没说话,只是伸出两臂环住杜见锋,两人安安静静的拥抱着,二十五瓦的黄色灯泡悬在头顶,相拥的两人贴合得没有缝隙,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杜见锋身上的烟味和许一霖身上的香皂味,洗衣粉破碎的泡泡细细密密的发出细微声响,他们轻轻地晃着身体,亭子间上个世纪铺的老地板吱吱呀呀的响个不停,温暖的柠檬气味随着破碎的泡沫荡进了空气里。

「真想你」

『我也是』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4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