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

第四十一章

 

杜见锋睁开眼,感觉全身的骨缝里都是游走的酸软无力和寒气。

他身上盖得很厚,脚下和输液的左手下面都垫了热水袋,可他依旧全身发冷,头昏目眩。眼前的墙面像是倾斜着向他压过来,他难受地闭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觉得更加混沌。

「一霖?」

他轻轻喊着,虚弱的喉音自口中传出,声带漾起有如撕裂般的疼痛。

「一,一霖……」

「霖霖回家去帮你煮点东西吃,顺便歇一歇」南方小城柔软的口音伴随着很轻地流水声远远传来。

杜见锋怔了一下,缓缓侧头,董宛芳站在病房里脸盆架的边上,手里拧着一条毛巾。

「阿……」杜见锋喊出一个音节,嘶哑的声音像吞下一块火炭。

「扁桃体化脓」董宛芳打断他的话,把毛巾递过来:「脖子仰起来」

杜见锋在床上缓慢地仰起脖子,董宛芳轻轻把毛巾敷在上面。

她坐在另一张空病床上,眼睛望向窗外,静默无语。

 

许一霖提着保温桶站在观察室门口。

杜见锋睡了整整一夜,大夫说醒过来要给点东西吃,他等着杜见锋挂完点滴就出去买粥。早上七点多,街上一户卖粥或面条的摊子都没有,守过岁的人们都还在各自休息。许一霖在医院门口徘徊,又担心杜见锋是不是已经醒了。

他找了一圈,始终没有找到能卖流食的小摊子。陈黏米一家去海南过年,不然他就能联系陈黏米想办法帮他弄点粥过来了。许一霖失望地慢慢回到门诊楼,在门诊大厅的长椅上看见了董宛芳。

『妈?』他几步跑过去。

「回家吗?」董宛芳已经摘了围巾,米白的绒布围巾抓在手里,像一团柔软的云。

『我……』许一踟蹰着,『大夫说……要给他点东西吃』

「什么病?」

『疲劳过度,夜里发高烧,扁桃体化脓了』

董宛芳娇小的身躯站在许一霖面前,她低着头,不去看这个比自己高那么多的儿子。

『……妈?』

董宛芳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儿子干裂的嘴唇。

『妈,对不起,』许一霖局促的用手揉搓着衣角,『真的对不起』

「家里有一袋五常米,陈阿姨给的」

『啊?』

「多放点水,煮得软些,你也吃一碗」

『妈,您是说叫我……?』

「你回家歇一下,中午再回来」

董宛芳不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自行车的钥匙,放到许一霖手里。

 

五常米煮出来的粥很软糯,许家的煮法是一碗米七碗水,砂锅慢煮,还要焖一小时,米才彻底软烂,化成细腻柔软的白粥。

杜见锋靠在床头,点滴扎完了,空荡荡的右手手背上有两个针眼和一小块淤青。他吃得很慢,粥滚烫,碗底也是,但他却像汲取温暖一样把碗捧在了手里。许一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也捧了碗吃粥,天光大亮,午后的太阳让朝南的病房暖而干燥,米粥的浓香团团落落,填满了屋子。

「一霖,」杜见锋咽下粥,嗓音沙哑,但已经能慢慢说几句话了,「跟阿姨回家去,等会儿就走吧」

『你感觉怎么样?』许一霖看着杜见锋的脸,『我再陪一晚吧,大夫都没想到你半夜发高烧』

「我没事儿了」杜见锋笑着把吃空的碗放在床头柜,「老子当兵的时候比这个苦,打一针就活蹦乱跳了」

『不信』许一霖撇着嘴,粥汤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他只好伸出舌头,舌尖在唇角上下摩擦着。

「懒死」杜见锋伸出手,抹掉了那滴米粥,作势要在许一霖的衣服上擦手。

『杜见锋!』许一霖躲了一下,把碗扔在桌子上,冲过来要掐杜见锋的胳膊。

「治你懒病!」杜见锋也躲,乍着手,胡乱地往许一霖衣服上抓。

『要不是看你有病!』许一霖按着杜见锋,今天病人的臂力不足,他不费太大力气就把人按住了,『你要没病,我非得扇你大嘴巴!』

「一霖,一霖,不闹了」杜见锋两手被按着,背后靠着的枕头都滑脱到地上,日光下的白色枕头卷起微尘。

『不闹了』许一霖松开手,帮杜见锋捡起枕头放回身后,肋下却被两只大手挠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许一霖最怕这一招,弯着身子来回乱抓,杜见锋一面躲他打人的手一面在他的肋下挠来挠去,脸上全是笑。

「叫你轻敌!」他也笑得直喘:「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许一霖倒在杜见锋腿上乱扭,『别挠了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打闹了一会儿,忽然门口传来轻轻一声咳嗽。

咳嗽声打断了午后的轻松快乐,两个人慢慢放开彼此,端端正正坐好,许一霖站了起来。

董宛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并不去看杜见锋,径直进门,帮许一霖抻平衣领。

「妈妈要去给你外婆拜个年」

她咬了一下嘴唇,有些犹豫地开口。

「你……还有钱给妈妈用吗?」

许一霖愣怔一下,立刻掏出口袋里的信封。

『妈,昨天的生活费没用到,一分没有动,您给外婆买点水果』

董宛芳疑惑地抬头,目光扫了一眼杜见锋的床尾。

『他是……』许一霖回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阿姨,您好,我叫杜见锋」杜见锋急促地自我介绍,掀开被子下床,站得笔直。

『妈,他是用卡结的医药费』许一霖往后退了一步,和杜见锋并排站着:『他自己的卡』

董宛芳不再说话,她瘦小的身躯和两个高大的男人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日光越过男性们离得很近的肩膀,落在她苍白的手指上。

一双细长而粗糙的、好看的手。

这双手摩挲了一下信封微翘的棱,在牛皮纸上留下美丽的影子。

「那妈妈先走了」

董宛芳转身出门。

「一霖」杜见锋侧过身:「去送送你妈妈」

他推了推许一霖的肩膀:「去呀」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87)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