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

第四十四章

 

午饭的时候,李清江遵照指示出去给苦命鸳鸳买吃的,许一霖病还没好,要吃的清淡;杜见锋也算大病初愈,必须少油少盐。李清江开着车在小城里转悠,看见一个还算有些档次的饭店,就进去买了三个素菜一碗汤,一罐子粥。等餐的时候他闲的难受,就跟服务员打声招呼,自己顺着饭店周边瞎逛。

小城市的蔬菜都新鲜,饭店旁边就是个蔬菜摊,春节买菜的人多,小老板坐在板凳上玩手机,李清江站在摊子边上看看,和北京的菜站特别不一样。

简单来说,返璞归真。

像是土豆茄子红薯山药就摆在菜筐里,细致一点的西红柿水芹菜蘑菇西兰花就放在木箱里,盖着一块小毯子。新鲜的菜都碧绿流光,红净妍雅,比北京那些倒手七八次再放进超市保险柜的蔬菜看着漂亮有食欲。李清江买了点西红柿和黄瓜,苦命鸳鸳最近上大火了,都得吃点去去火。小老板称了菜收了钱,随手送了个小苹果给他。

李清江一瞬间感受到缺失了多少年的和睦人际关系,这个小城太古朴,太令人喜爱了!

他拎着菜放回车上,午饭还没好,李清江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蛋蛋,我李清江呀!」

「来电显示的确是你」

「蛋蛋,好久不见,你好吗?」

「还可以」

「蛋蛋,我跟你说,我刚才呀我在这边我我我我我」李清江啪啪扇自己嘴巴,怎么结巴了?

「什么事?我这儿做饭呢」刘蛋蛋那边有点大喘气。

哎哟喂!仙鹤姐姐成功变为田螺姑娘!呸呸呸,田螺哪儿配我们姐姐这个身段!

「蛋蛋,谢谢你,你这么为我着想」李清江深情款款,「我都没想到你为了我,洗手作羹汤」

「……我自己吃」

「是吧」李清江有点尴尬,自己刚才深情错付,又恨自己现在出差,不能亲自给仙鹤姐姐的菜肴捧场。

「精神上跟你共享」刘蛋蛋补了一句。

「仙女姐姐!不不!仙鹤妹妹!刘美丽!你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也没说,挂了」

李清江攥着手机发愣,刚才仙鹤姐姐说什么?精神上共享!女神的精神世界!女神的心灵花园!李清江!你何德何能!你从此要展开新的篇章!

李清江热泪盈眶,抚胸长叹,感慨万千,忽然有人敲敲车窗玻璃。

「先生,您的菜齐了」小服务员岁数不大,抱着几个快餐盒,弯着腰小声提醒。

「多谢!小妹!今天你的腮红特别自然!」李清江开车门接了,又稳稳当当放在副驾,再三道谢,开车走人。

小服务员看着开远的汽车,摸出小镜子照照,镜子里映着个小红脸蛋儿。

个二百五,俺这是冻出来的!

 

杜见锋把饭菜摆在小桌上,许一霖正擦脸擦手,饭后还要接着输液,他抬起泛青的手背,对着太阳看。

「还可以,护士技术不错」杜见锋拿勺子来回翻搅着米粥,热气熏得人鼻子发痒。

『我妈干嘛去了?』许一霖接过杜见锋递来的筷子。

「李清江说阿姨刚才收拾东西回家了」杜见锋把菜搛到许一霖的菜碟里,又捧着碟子方便他夹取:「要不你自己吃,我开车回去看看」

『不用……』许一霖喝一口粥,『我妈可能回家给我拿衣服了』

两个人正说着,董宛芳从门外进来,拎着一个尼龙绸的袋子。

杜见锋立刻站得笔直,「阿姨,一霖正吃饭,我就不打扰了,一霖你慢点吃。」说完就要走。

「站着」董宛芳发话。

杜见锋立刻原地站住,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那个,妈,要不让他出去吧』许一霖赶快帮腔。

董宛芳把尼龙绸袋子放在小桌边沿,看着桌上的快餐盒。

「外面炒菜不好消化的,好多油呀」她声音柔软,像是一个宠着儿子的年轻妈妈。

许一霖慢慢把粥放在桌上,抬眼看杜见锋,杜见锋被勒令站住,只好拼命和他使眼色。

董宛芳不理两个人的表情交流,径自从袋子里拿出饭盒,两个古朴的铝制饭盒,年头很长,但干净规整,一盒是青椒炒水面筋,一盒是清炒莴笋丝,莴笋切得很细,菜籽油黄黄的,两颗花椒在一片碧绿中探头探脑。

「你是要喝粥伐?」董宛芳看一眼桌上浓稠的米粥。

『是要喝粥』

「那馄饨给你留一点」董宛芳打开保温桶,舀出一碗馄饨。

杜见锋原地站着,饥肠辘辘。

然后馄饨递到他眼前。

董宛芳端了一会儿,看着他。

一双和许一霖一模一样的眼睛,坚定,清澈,黑色瞳孔里掺着细碎的阳光,董宛芳的眼睛要再柔和一些,眼角要再下垂一些。

他机械地伸出手,接过了馄饨。

菜肉小馄饨,里面裹一星星的馅,面皮极薄,透出肉的粉红和菜的浓绿,花朵一般开放在碗里。

油花飘飘荡荡,碗底像有水草招摇。

董宛芳坐在床沿,看着杜见锋端碗馄饨站在那里,突然想起许一霖小的时候,有一次她烧了儿子最爱的红烧肉,她的儿子睁大眼睛吞着口水,无辜又嘴馋的模样。

「坐下吃吧」

 

许一霖默默地吃粥夹菜,董宛芳一直坐在他的脚边。屋子里有很淡很淡的芝麻油气味,伴着一点点肉香。

『妈,这不是买来的馄饨呀?』许一霖嗅嗅空气里的香味。

「买来的馅子太大,这个馄饨要馅小一点才好吃」

『你可有口福了,我妈包的馄饨在街上都出名的,是伐?妈。』

杜见锋很慢地吃着馄饨,他第一次听见许一霖用这种偏南的柔软腔调说话,这种柔软的、小城的口音像他手里的馄饨一样,在汤勺里滑动,像拖着干净尾巴的小鱼。

董宛芳帮着许一霖把喝了一半粥的快餐盒放到床头柜,许一霖惦记着吃馄饨,可惜瓷碗只有一个,杜见锋马上一口气喝干了自己碗里的汤。

「我我我去给你刷干净!」

「霖霖就这样将就吃吧」董宛芳把保温桶递过去,拿一条毛巾掖在许一霖的衣领上。

『妈,多大人了还用口水巾!』许一霖抗议。

「弄脏了我要洗的呀!」董宛芳提高了声音。

许一霖无奈地笑笑,就着保温桶开始喝汤。

杜见锋又开始自觉地罚站,他面对董宛芳的时候,总有一种身体上的疏离和精神上的渴望。

「吃饱了伐?」

他所渴望的母爱,向他散发着光辉。

 

吃过饭,杜见锋帮着把小桌抬走,就没再进来。

董宛芳是想和许一霖聊聊的,他知道。

李清江跑进楼道。

「杜总,您得回北京了,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64)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