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

第五十六章

 

「小许,你听哥一句劝,不能再这么熬了,你吃两口,赶紧上车里睡会儿,哥替你等着」

李清江抱着保温桶,低声劝着。

「一霖,蛋姐陪你下去,你真得歇会儿,哪怕闭闭眼睛也行,听话,听姐姐话。」

许一霖坐在重症监护区外的长椅上,沉默不语。

今天是杜见锋第二次会诊,同时讨论下一步手术方案。

杜见锋已经在ICU住了整整五天,始终没有苏醒迹象。

明楼知道他出事,第一时间联络了北京最好的脑外科专家对他进行会诊,而他住的医院,则是上次在派出所仓促一面之交的凌院长所任职的第一人民医院。

也许所有人都在尽最大努力挽救这个人,但他却毫无知觉,只是日复一日的沉睡着。

「一霖,再这么熬下去,你可就要倒了,你要是病了,杜总心里得多着急啊!」刘蛋蛋轻轻拉着许一霖的手,帮他按摩因为握着拳头而紧绷发白的手指。

『蛋姐,』许一霖终于开口,露出一个疲倦至极的笑容:『我没事儿,熬得住。』

刘蛋蛋叹了口气,把矿泉水塞进许一霖手里。

『李哥,有烟么?我抽一根』

李清江看了一眼刘蛋蛋,见女朋友轻轻点了下头,这才掏出烟盒递给他。

「小许,咱上楼底下抽,这儿是无烟区,哥陪着你去」李清江把保温桶放在地上,扶着许一霖站起来:「蛋蛋,我们就在楼下,你有事儿打电话。」

住院部的花坛百花齐放,仰仗自东南部吹来的一股暖流,虽然北京已入九月,却还是炎热天气。好在一天天的凉快下来,八月时节黏腻沾身的薄汗已经没有了。

李清江递给许一霖一根“中南海”,自己也拢着手点烟,看见许一霖摇摇晃晃的样子,他又把火收了回去。

「许啊,要不还是上车里歇歇吧,你看你这眼睛都熬成什么样儿了。」

『没关系李哥,给我火儿』许一霖接过打火机,背着身子点上,猛吸了两口,顿时头晕目眩,心跳过速,冷汗顺着脸往下流。

「你别那么狠啊!」李清江一把架住许一霖,把人扶到石凳子上,许一霖捂着眼睛缓了缓,虽然头晕,但比起刚才的无精打采,这两口浓重的尼古丁摄入让他有了些精神。

尽量撑到今天下午,好歹要把会诊结果听完。他鼓励自己。

『李哥,公司怎么样了?』许一霖又慢慢抽了口烟,他想换换脑子。

「不怎么样,又走了个业务经理,」李清江往地上啐了一口:「走吧,都他妈走了才好,这还没怎么着呢就都撂挑子了!」

『都怕开不出钱来吧』许一霖揉着太阳穴,『估计全公司都传遍了』

「人心凉薄,没办法」李清江瘫在凳子上,两腿大开:「好在财务那边运作正常,我盯着呢,你甭着急」

『….见锋要是醒不过来,我就去陪他』许一霖下了决心。

「肯定能醒,别胡说八道!」李清江“呼”一下坐正了,一脸严肃:「小许,你别胡思乱想,你就是累的,你看看你都快脱了相了!」李清江把烟掐灭,拍了拍许一霖的肩。

「小许,听话,待会儿哥上楼给你把粥拿下来,蛋蛋熬的百合粥。你还记得吗?你刚认识杜总那会儿,在六院输液,是哥给你买的百合粥…..你好好吃,好好睡,杜总他肯定有意识!他肯定什么都知道,现在肯定也在为你着急….咱们别放弃,等着杜总醒过来,哥跟蛋蛋都陪着你,行吗?」

许一霖掐灭了烟,闭上眼睛,过了很久才点点头。

 

下午会诊结果出来之前,许一霖在洗手间用凉水洗脸。

杜见锋有一次用凉水给他洗脸,那天许一霖还没睡醒,走到水池边上整个人都半睡半醒,杜见锋一只手揽着他,一只手浇了凉水往他脸上抹,把人激得一下就清醒过来,最后两个大男人互相泼凉水,欢声笑语堪比傣族姑娘。

李清江拿着毛巾等在外面,许一霖使劲用毛巾搓脸。

「撑得住吧?」李清江一脸担忧。

『没问题』许一霖伸手抻抻衣服。

院长办公室,凌远和几位专家意见探讨过一轮,他不是脑外科的医生,只能尽最大努力提供客观帮助。明楼和阿诚也在场,面色凝重。

几位专家和凌远达成一致就纷纷道别,许一霖和李秘书等到他们都走了才进门。

「坐」凌远指了指沙发。

「直说吧,情况如何」明楼放下烟,又端起茶。

「不卖关子,情况很不好。」凌远拿着脑部CT,简单说了说杜见锋的情况,又说了专家组的意见。

「手术需要尽快,但是风险很高。现在是要保住这个人,至于苏醒和后续治疗,都是基于先保住命的基础上再做结论」

『对不起,请问风险多大?』许一霖捏紧了拳头。

凌远望着这张非常年轻的脸,一字一顿:「成功几率百分之三十。」

李清江极为不合时宜的倒抽一口冷气,声音微微打颤,「对不起,我出去抽棵烟」

剩下的人尽数沉默,明楼叫住正要起身的李清江。

「李秘书,交通队那边怎么说?」

李清江稳了稳神:「没抓到,就知道是辆老桑塔纳撞的,撞完就跑了」

明楼按着额角,阿诚适时的递上一杯热水。

「大哥,吃“阿司匹林”吗?」

「不用」

正当屋内被压抑的气氛包围时,院长办公室的内线电话一阵响。

“院长,李警官来了”

「进」

不一会儿李警官进来,夏天太热,他的后背很大一片汗渍。

「有进展,」他一进门就着急的跟在座人等汇报:「估计不是普通的肇事逃逸」

「怎么说?」凌远一面询问一面给他递了杯水。

李警官几口喝干,喘了口气:「车找到了,在顺义,关键那天车主根本没出门。他车丢了一个礼拜,因为是辆老款桑塔纳也没急着找,后来我们找到他,他才知道有人开着他的车上北京撞人逃逸了」

『所以呢?』许一霖站了起来。

「我猜不是普通的肇事逃逸,偷车撞人,弄不好是个大案,我叫队里的兄弟有情况立刻跟我汇报。李秘书回去帮我查查,看看你们公司财务有没有错账,以便往经济犯罪这个思路上展开调查」

「行,那我这就回去查」李清江把烟收了,抻抻衣服要走。

『我去看看杜见锋』许一霖也跟几个人道别,两人刚要走,李警官的手机响了。

「等等,队里的电话」

电话非常简短,李警官也只是简单作答,并未说别的。电话挂断,他的面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明楼看着他低沉的脸色。

「自首了」李警官收起手机,「一进去就全撂了,说跟杜总是“老相识”。之前犯事儿杀过人,现在不想躲了,死前就图一个痛快。」

他简短的回答完明楼,目光落在许一霖身上。

「你们…..认识“陈军”吗?」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9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