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完※

第五十八章

 

『妈?!』

许一霖差点从床上直接跳起来,好在刘蛋蛋在一旁坐着,立刻按住了他。

『妈,您怎么来了?』

董宛芳站在门口,先是礼貌地和刘蛋蛋打了招呼,这才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李清江拎着她的小帆布包站在一旁,怕他们母子吵架,他清了清嗓子。

「阿姨去看杜…..杜哥去了」

刘蛋蛋拿过许一霖手里的粥碗,把椅子摆正,叫了一声阿姨后就说去泡壶茶来,李清江也被拉走了。

董宛芳轻轻关上房门,坐在床沿,抚摸着儿子的脸。

她的儿子瘦得厉害,眼中的疲倦毫不掩藏,下巴冒出了青色的胡茬,嘴唇作烧,已经干裂爆皮。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呀?」她像小姑娘一样嗔怪着,然后往前凑了凑:「要妈妈抱一下吗?」

许一霖木然的点头,董宛芳把他搂在了怀里。

他娇弱的母亲还是那样干瘦,身子只是小小的一条,带着雪花膏的气味和外面干燥的风,温暖,踏实,许一霖在这个怀抱中痛哭不止,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你乖,乖乖,妈妈的好孩子」董宛芳把手指插进儿子的头发里,指尖一下一下划过温热的头皮,这个孩子从小就要这么哄,把手指放在他的头皮上抚摸,就能把他从绝望的深渊中一点点领出来,然后他会用手抓住妈妈的胳膊,把脸埋在臂弯里,慢慢平复下来。

许一霖终于哭够了,董宛芳小臂的袖子被他的泪水打湿,她轻轻拍着儿子的背,吻一吻他的头发。

「多久没洗头发啦?」她问。

『五、五天』许一霖还在抽噎。

「妈妈等下烧水给你洗」

『不用、不、有热水、器』

「哦哟多大的人啦,还哭成这个样子」董宛芳微微前后摇晃,她的儿子在她的臂弯里也随着她一起微微晃动,这是妈妈才能给的摇篮。

「不哭了,妈妈给擦擦脸」董宛芳松开儿子,这才环顾了一下房间:「水池在哪里?」

『那、那边』许一霖指着房间里一处偏门。

董宛芳进去,没一会儿又出来,手里是一条热腾腾的毛巾。

她坐在儿子身边,先让他自己擦鼻涕,然后才允许擦脸。毛巾很热,捂在脸上非常舒服。董宛芳很爱干净,擦脸之前要用香皂洗一遍毛巾,许一霖闻着毛巾上“舒肤佳”的气味,紧绷了一周的神经被这股清爽的香气慢慢抚平。

「想不想吃东西?」董宛芳给儿子擦手。

许一霖摇头。

「还睡吗?」

『睡够了』

妈妈把凉下来的毛巾放在手里,揪了揪儿子的鼻尖。

「那现在跟妈妈说说小杜的情况行吗?」

许一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董宛芳轻轻叹一口气,冰凉的毛巾让她的手指微微僵硬。

她把毛巾搭在椅子上,握住儿子的手。

「霖霖,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家人都要挺过去,知道吗?」

『妈?』许一霖被董宛芳一句话中的主语弄得失神。

「你先再休息下,妈妈去给你煮点东西吃,我们一起去医院看小杜好吗?」

『妈….他…..』

「你得照顾好自己,这样他才能放心养病,是不是?」

许一霖沉默了一瞬,一把抹掉又要涌出的眼泪,使劲点点头。

 

「一霖,果果他刚才好像哭了,麻烦你看看他在干嘛!」刘蛋蛋一边在厨房炒菜一边喊。

『没事儿蛋姐!不是哭了!』许一霖抱起小孩子:『假装哭?你跟我假装哭?你逗我玩儿?是不是?坏蛋!坏蛋!』

被抱着的小男孩咯咯咯的笑着,伸手挠许一霖的脸。

「蛋蛋啊,阿姨把这个黄瓜先切一下哦,这个是要腌久一点好吃,辣椒油吃伐?」

「吃!」刘蛋蛋一个菜出锅,二十四孝傻儿子李清江立刻帮妈妈端菜,听见她要吃辣,赶紧回头:「蛋蛋,不是说哺乳期吃辣妈妈会乳腺胀痛还是啥,你等会儿我这就给你查查!阿姨您先别放辣椒!」

「我就吃!」刘蛋蛋追出来踹一脚傻儿子:「不许查!就吃一点点!国际通用标准!」

傻儿子慌忙搂住老婆:「姐姐!别跑!这瓷砖儿地滑!!」他在老婆身上闻着一股淡淡的甜味,姐姐真好!姐姐身上香喷喷的!我最爱的姐姐!便宜李硕果那臭小子了!

『李哥,你儿子哭了!』许一霖抱着小孩过来,小男孩看见自己妈妈被臭爸爸抱着,嘴一撅就要哭。

「哎哟宝贝宝贝贝,别哭了,妈妈的小果果,小果果乖乖!」刘蛋蛋挣开李清江,锅铲往他手里一塞就来哄儿子。

这么好的姐姐!一勾搭就跑了!傻儿子悲从中来,对着自己儿子做鬼脸,李硕果一脸大获全胜冠军姿态,不搭理臭爸爸扭曲的表情。

『李哥,菜糊了吧?』许一霖闻着一股焦味儿。

「坏了坏了!姐姐的心血!」傻儿子跐溜跐溜往厨房窜:「没事儿姐姐!你的心血我给你力挽狂澜!」

董宛芳咣咣切黄瓜片,手起刀落,银光闪闪,许一霖捏走好几片塞进嘴里,被妈妈狠狠打了手背:「切手了怎么办!」

『我傻啊?』许一霖接着捏。

「你聪明!霖霖聪明!」董宛芳白了自家儿子一眼,忽然腿被小孩子抱住。

「芳奶奶果果也聪明!」小孩子奶声奶气:「果果也聪明的!」

「果果最聪明!最最聪明!」董宛芳把刀收好,抱起小孩子在怀里轻轻哄着,李硕果吐了个口水泡,指着许一霖的鼻子:「比你多一个聪明!」

『我也比你多一个聪明!』许一霖拿着还没切的半条黄瓜开始啃,嚓嚓嚓的清脆声音逗得小孩在奶奶怀里来回晃。

「出出出锅了!」李清江端着一盘菜放在桌上,黑漆漆,看不出样子。

「两回酱油两回糖,李清江同志,我代表组织希望你自己把这盘菜吃了!」刘蛋蛋两手叉腰,气不打一处来。

「没事儿姐姐,我口儿重!保证一点儿不浪费!这黑艳艳的正合我意!待会儿我自己煮碗面条拌着吃!姐姐你别生气!气大伤身!」傻儿子立正站好,满脸堆笑。

董宛芳又洗了两条黄瓜开始切,刘蛋蛋哄着儿子去露台看小狗叼球,李清江一边摆桌一边轻轻叹口气。

「唉!这么好的日子,可惜杜总…..」

许一霖手里一滞,菜盘烫了手。

『没关系,都这么久了,我已经习惯了』

「说是凌院长给联系的美国大夫,也不知道……」

两人正说着,门铃哗哗响,董宛芳占着手,许一霖赶忙跑去开门。

一大捧热烈开放的白色玫瑰花扫过他的鼻子,带进一股春天花朵盛放的强烈香气。

他还未看清来人,就被站在门口的家伙抱个满怀。

杜见锋身上沾满花香和春天大路上的浮尘,把自己的心上人紧紧抱在怀里,鼻尖摩挲着他的脖颈。

「老子真想你」

他低声说着,数十支白色玫瑰有如一片花海,芬芳中,他吻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

杜见锋回家的路上鸟鸣婉转,琴声悠扬,百花盛放;但愿我的爱情纯真,但愿我们相恋无悔,你永远都是我的心上人。

『行了行了!』许一霖推着自家大狗,怎么亲着亲着就开始发情!龌龊!这么好的气氛!

大狗被推得躲来躲去,一大捧白玫瑰被抖得飒飒响。两个人站在门口腻歪了半天,许一霖帮他拎起箱子。

董宛芳正用筷子翻拌黄瓜丝,看见两人一前一后进来,赶忙招呼:「小锋回来啦?快洗洗手帮妈妈尝一下这个味道,第一次拌东北凉菜哎,拿不准」

「妈您做什么都好吃!」杜见锋把白玫瑰递到董宛芳面前:「妈,送您」

「哦哟看看人家小锋!」董宛芳像羞得脸红,她急急忙忙在围裙上擦手,接过了那一捧玫瑰,纯白馥郁的玫瑰让她仿佛回到从前,一个真善美的十七岁小城姑娘,幻想着梦中才会相见,挥舞着宝剑的勇敢少年。

岁月如霜,心却永远浪漫。

董宛芳欢欢喜喜地抱着一大捧美丽的花去了露台,不一会儿又回来,白玫瑰灌水插瓶,在玻璃花瓶里更加纯洁耀眼。

达鲁和辣皮特一前一后的跑出来,围着杜见锋拼命打滚撒娇。李硕果小短腿啪嗒啪嗒的跑,被杜见锋一把抱起来。

「大爷!」

小孩儿嗓音脆嫩,清澈如歌。

「嘿你小子!见面儿到不客气!」杜见锋揪揪小孩儿鼻子,被李硕果挠了脸。

「辈分如此,如有不适,纯属误会!」李清江在一旁哈哈大笑,他比杜见锋小半年,果果认杜见锋当大爷,可这称呼猛不丁一喊,怎么听怎么可乐。

「小叔叔!」果果又把脑袋歪向许一霖:「小叔叔你头发上有花瓣!」

『那你给小叔叔拿下来!』许一霖屈着腿低下头。

「嘿,凭什么你就是小叔叔,老子就一声儿大爷?」杜见锋不干了。

『你管我叫许哥,明天我就让果果叫你小叔叔!干不干?』许一霖一边笑一边踹他。

「不干!」杜见锋啪叽亲上李硕果的脸:「咱就是果果大爷,走,大爷带果果洗手去!洗香香了吃饭饭!」

一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坐下,杜见锋帮着心上人把汤端出来,李清江开了红酒,三个男的喝酒,小孩和女同胞喝鲜榨苹果汁。李硕果吧唧吧唧啃鸡腿,满嘴的油。

「杜总,您不是还有四天才回来么?怎么这回这么早?」

「客户本来说带我再去另一个公司谈谈,我说不行,下回吧,老子家里的心上人该等不及了」

『那明楼大哥的病怎么样了?』

「他呀,没病!害得老子瞎担心」杜见锋给心上人夹了一筷子菜:「当了教授成天闲散,打个球还把腰扭了,凌院长给找的是美国一个专家,老子陪他们去看病,人家专家说,没有大碍,充分锻炼就行,气得阿诚连车都不开,还是老子送他们回的酒店」

『那让你在美国办的事儿,怎么样啦?』

「妥了,你去了就住李警官给介绍的他那同事在美国的公寓,位置不错,离你学校也近,还安全,老子帮你交完房租了,还给你找人修了修」

『行!那我就不还你钱了啊!』

「哎哟您都是我司挂名股东兼老子指定心上人了,您还跟我提什么钱?」杜见锋一边笑一边给李清江倒满了酒,然后很正式的端着酒杯。

「清江,老子真得谢谢你,公司这边儿,你跑前跑后没少出力,老子出差一走就是一个月,家里也是你给老子留意着。你这秘书长干得漂亮,老子敬你!」

「杜总,您别说这个,没您就没我李清江的今天」李清江也一口闷了杯中酒,看着自家老婆和儿子,一大一小,两只仙鹤,瑞彩纷呈,踏着祥云扑进他的生命里,告诉他你的人生硕果累累,从此无论刀山火海还是人间仙境,他们一家三口将永不分离。

「那什么,杜总,咱一块儿干一杯!」李清江举着酒杯站起来,给所有人都满上。

「干一杯!庆祝我家一霖顺利申请到公派留学资格,同时庆祝李硕果同志今天满三岁零六个月;祝妈越来越年轻漂亮,祝清江和蛋蛋永远幸福快乐!」

『杜见锋,你怎么不祝祝你自己?』许一霖端着杯子狡黠的笑着。

「祝自己什么?」

『祝见锋身体健康万事顺利,祝我和你年年岁岁花好月圆人长久呀』

大狗脸刷的一红,尾巴却玩儿了命的摇。他挺不好意思地看着大伙儿,却被董宛芳点了鼻子。

「霖霖说的对呀,你都祝到了就忘了自己,妈妈也祝你从此平平安安,跟霖霖永结良缘」

「妈….」杜见锋眼里湿乎乎的,卷着点泪。

「哦哟还掉金豆豆了,果果来给你小锋大伯接着!值钱的来!」

李硕果一听赶忙跑过来,举着小手围着杜见锋打转:「大爷快掉果果手里!果果手里!」

饭桌上一阵哄笑,白玫瑰沐浴着阳光,一片纯净的花海,一只蝴蝶振着翅膀停在花瓣上,太阳让它的双翅泛起彩虹一般的光芒。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答案并不重要。

 

后记:
杜见锋的公司开展海外业务,许一霖也顺利拿到公派留学名额赴美深造。两个人脚不沾地,坐着飞机跨越太平洋成为了家常便饭。董宛芳后来退租了小城里的亭子间,搬到北京杜见锋和许一霖的家里,达鲁和辣皮特陪伴着她。闲不住的董宛芳在北京找到了一份超市酸奶理货员的工作,每天出门上班,在时而重度雾霾、时而晴空万里的北京自由自在地生活,而她的好厨艺也发扬光大,杜见锋为她申请了博客账号,很快私人博客“芳姨私房菜”就收获了上万粉丝,美食编辑也因此邀请董宛芳将菜谱整理出版,让她的私房菜香飘万家。杜见锋又通过明楼介绍了一位大学里离异多年的会计主任给董宛芳,两人相见恨晚,年近半百的绅士和淑女双双收获到一份夕阳西下的甜蜜爱情。李清江和刘蛋蛋赶上开放二胎,就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李蕾蕾,果果读了幼儿园,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妈妈带着妹妹来接自己回家吃饭。明大教授和明大脸教授受索邦大学邀请,开始了为期两年的中法访问学者;而杜见锋也开始准备和许一霖旅行结婚,以补偿他们当年错过的honeymoon。故事中他们的人生在彼此相遇的时刻就已经注定要相伴前行,从此日出日落,花好月圆。康德的唯心主义指出我们所看到的,感知到的,以视觉和感觉命名的物体既为本体,但是本体在脱离视觉感知之后则是不可被认知的物体,而这种探求本体起源和基质,探究其存在,发展,变化的哲学理论既为本体论。杜见锋,许一霖,董宛芳,李清江,刘蛋蛋,明楼明诚,等等等等,在脱离了视觉感知之后他们是谁呢?是你,是我,是你们和我们,是我们能看见或不能看见,能遇到或不能遇到的万千人类中极小的缩影,是现实中的本体,夕阳西下,他们终有一天会与我们擦肩而过。

==全文完==

* 出自:《庄子•齐物论》

【目录】

诸君

周末愉快

这是二零一六年三月,属于春天的礼物。

谢谢。

评论(208)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