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番外三


董宛芳轻轻推开房门,看着许一霖正在陪护病人的木椅上一点一点的打瞌睡。

她回身关好门,轻手轻脚把带来的保温桶放在床头柜,推了推儿子的肩膀。

「霖霖?霖霖呐」

许一霖停下还在向下坠的身体,慢慢睁开眼。

『妈,您来啦』

董宛芳俯下身,仔仔细细地看着儿子的脸,摸了摸他的眼睛。

「眼睛怎么红成这样呀?」她侧头看一眼病床上的杜见锋,叹了口气,掏出手帕帮儿子擦眼角。

许一霖握住妈妈的手摇摇头,站了起来。

『妈您坐这儿,我去洗把脸』

他拿走椅背上搭着的毛巾。

董宛芳把手帕放回口袋,帮杜见锋掖被子。对于一个昏迷中的病人来说,由于身体基本保持不动,被子几乎是不会乱的,董宛芳相当于在做无用功。她执着的掖好被子,然后注视着杜见锋。

这个人深爱她的儿子,每一封信都要提到她家霖霖;这个人也一直在用真心融化着她,每一张汇款单的留言栏都工工整整的写着:请阿姨一定收下,祝好。

一个十岁就失去了一切,用一己之力拼命在这个人世挣出尊严的好孩子,却要承担这样多的苦难。

许一霖洗好脸,拍了拍妈妈的肩膀。

『妈妈,我去上课去了,有事您打电话,我晚上就过来的。』

董宛芳站起来,帮儿子抻抻衣服又理了理头发。

「晚上不要来,妈妈替你,你回家好好休息,明早来医院换妈妈」

『您行吗?』许一霖有些犹豫。

「你总要好好歇一下,睡个觉的呀」董宛芳指着床头柜的保温桶:「这个你带到宿舍吃,你现在开始念书了,不好夜不归宿的」

许一霖想说些什么,却被妈妈温柔的眼神制止,他点点头,拿起保温桶走了。

董宛芳寻到一条新毛巾,去洗手池搓香皂,洗得干干净净,又拿塑料盆装了热水,端回病房。

杜见锋睡的安稳,氧气罩上的雾气均匀的一深一浅。

他手术结束后已昏睡了十五天,加上最开始昏迷的时间,已经是将近二十天没有苏醒了。

没有人知道他何时能醒,唯一的安慰仅仅是手术成功。

董宛芳轻轻把毛巾放进热水里,水声很小,回荡在病房。

「哦哟这个指甲都长了,等下擦好脸阿姨就帮你剪哦」她像个妈妈一样絮絮叨叨。

「上次在小医院,记得伐?阿姨做的那个小馄饨,看你吃得好香,等好了阿姨还给你做」她慢慢擦着杜见锋的脸颊。

「瘦了哎,比上次看着瘦了」热毛巾在空气中渐渐变凉,董宛芳就又把它放回热水里重新沾湿。

「霖霖有次和我讲,说只给我们两个做红烧肉,这个孩子傻的来….和我一样傻」她一根一根擦着杜见锋的手指,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可是他比阿姨命好,他碰到你了,阿姨不愿意他再吃苦,好孩子,你快点醒一醒,霖霖烧饭好吃的,比阿姨烧得还好吃,到时候叫他烧给咱们吃」

她用热毛巾包住杜见锋的指尖,然后低头在抽屉里找指甲刀。

白色的、带着香皂气味的热毛巾把病人的手指包成一个滑稽的毛巾球。

而她并没有看到在某个瞬间,毛巾球忽然到来的轻微颤动。

董宛芳找到了指甲刀,拿开毛巾,把杜见锋的手捧在自己的手里。

被热气稍微软化过的指甲微微透明,月牙一般白色的指甲前端被小心翼翼地剪去,细微的“咔咔”声在病房回荡着。

 

许一霖一大早就心跳过速,像是要有什么事发生。

董宛芳打过电话来,说杜见锋一夜都很好,叫他休息够了再过去。

心里一团乱的许一霖没有再耽误,中午下了课就飞一样奔回医院。病房里,董宛芳正轻轻给杜见锋唱歌。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照窗棂。

许一霖站在门口,小时候妈妈哄他用的歌谣让他鼻子微微发酸,他掩饰般的咳嗽了一声。

「霖霖来啦?」董宛芳回过头,看见儿子跑得满头大汗,站起来给他让座。

『妈,您歇着,我不累』许一霖赶忙扶着妈妈的肩膀不叫她起来,手指在母亲娇弱的肩胛上轻轻揉捏着。

『妈,我来给您松松肩膀』

「你歇歇再给妈妈按」董宛芳从前面探出手,握住了儿子的手腕。

『不歇了,我给您好好揉揉』许一霖拉着妈妈的手,一双细细长长,女人的手。

『谢谢妈妈』他说。

「傻孩子」

按了一会儿,许一霖想起昨晚和李清江打的电话。

财务说几笔款收不回来,对方点名要杜见锋出面,否则不予结算。

落井下石,奸商嘴脸。

许一霖嗓子里梗得难受,不自觉地就说了出来。

『妈,要是医院不让我们住了,没有钱住了,怎么办?』

「那就接回家里住呀」

『可是李哥说,万不得已需要卖了房子保公司』

「那就回去百春路,百春路我们不卖的」

『百春路住不开』

「怎么住不开?」董宛芳想了想:「小杜就睡床垫,挨着窗户,空气好一些」

『那您住哪里?』

「妈妈搬到阁楼住」

『那我呢?』

「对呀,你住哪里呀?」

『是啊,我住哪里啊?』

母子两个面面相觑。

「可以把楼下阿婆的屋子租下来,阿婆儿子要接她去养老,妈妈等下晚上给她打电话问」

『我住楼下啊?厨房脏的来』

「妈妈住下面,烧水煮饭方便」

『那您还要去幼儿园上班吗?』

「当然去,小杜的医药费我们总要给他赚出来」

『那我也回去开个修理铺,妈妈我看咱们那边好像没几家修电脑的哎』

「是没有,我们到时候托阿七妈妈给找个铺子,阿七舅舅有个小门面房要租的,晚上妈妈也给她打电话问」

『那我的功课呢?』

「你先在北京念书,百春路那边安顿好了你就回来,念书不能停的,这个没得商量」

『谢谢妈妈』

「傻孩子,不要自己想不开」董宛芳向后仰着头,靠在儿子身上,闭着眼睛休息。

「阿…..姨」

母子两个同时一顿,又立刻看向病床。

杜见锋微微转过头,唇齿间溢出沙哑的音调,透过氧气面罩传来。

「阿……姨…….不」他疲乏至极,却执着地从被子里探出手:「不回去…...我腿……伸不…..开」

==完==

【目录】

评论(104)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