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七章

 

凌远呼啦呼啦地骑着自行车,脑子里嗡嗡响,迎面扑过来的风呛得他直咳嗽。

「哥!直道加速!!咱们就四十分钟!快!」

高三开学第七周,跟李熏然友情突飞猛进的第三周,凌远逃课了。

其实也算不上是真正意义的逃课,高三周六补课本来也只到两点半或三点。凌远的班主任是个老太太,周末家里的小孙子没人带,孩子父母把小男孩扔给老太太就出去游山玩水,老太太只能带着孙子上班。

「这是一道,送分题!」老太太咣咣敲黑板。

「星星眨着眼,月儿画问号……」小孩以为奶奶给他打拍子。

「同学们啊!看书!眼睛盯在书本上!还有几天就去外太空了?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最差!」老太太被自家孙子童稚的声音打扰,生生把“高考”换成了“外太空”。

「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彩虹来架桥……时光在飞逝……」

凌远坐在教室里,听着班主任吼,同学们哄堂大笑和小孩子时时刻刻不肯休息的歌声,心不在焉,只能在数学书上画满各种各样杂乱的符号,正无穷,负无穷,笔尖一抖,他鬼使神差地写了一个“李熏然”,又着急忙慌的抹掉了。

班上自由自在的补课还在继续,老太太开始讲评试卷。这不关凌远的事,这张试卷他拿的满分,最后的大题连选做都给写了,老太太拿着他的试卷当教材,正往黑板上抄解题步骤。

“哥,下课了?”

手机一震,凌远翻开看看,李熏然的短信。

“快了,正讲评考卷”

“我到篮球场了,中午找你吃饭”

凌远往操场看一眼,篮球架子底下躺着个人,两腿大开,手举得高高的,像是在看手机。凌远收回目光,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手机左侧的通话键,抿了抿嘴,按了下去。

按下去的瞬间凌远就又往外看,躺着的人几秒钟之后一个激灵坐起来,手机掉在地上。

“哥,你怎么给我打过来了!吓我一跳!手机砸脸上了!”李熏然悲愤交加,酸着鼻子按下发送。

“抱歉,手机在兜里,压着通话键了”凌远面不改色,拿起笔继续在数学书上乱画乱写,正负无穷的区间里,他大大方方地写了一个“李熏然”。

 

「别别别晃!」凌远一边飞车一边大喊,李熏然叉着腿坐在后面,用脚蹬地,帮他加速。

「你再搓地就更慢了!」老司机气冲云天。江边十月,行道树上挂满了国庆节装饰用的彩色拉花,半个多月过去已经灰头土脸,“金色十月”的红色标语上滴滴答答着鸟粪,像一滴黄白色的眼泪。

「停车!哥!快停下!」李熏然噼里啪啦打凌远后背,驾驶员同志险些被拍出一口鲜血。

「干嘛去啊?」驾驶员回身张望,看见乘客同志已经跑开了七八米,蹲在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面前。

「你怎么了?你找不到家了?」乘客同志轻声发问。

小姑娘摇摇头,「外婆带我卖冰棍儿,我玩儿」

「你可不能离你家大人这么远!」李熏然四下望望,江边步行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小姑娘比造景用的景观植物还要矮小,非常容易发生拐卖幼童事件。

「你外婆呢?」凌远推着车过来,居高临下。

「外婆卖冰棍儿」小丫头伸出一根手指,凌远看过去,很远的花坛边上坐着一个老太太,戴着白色卫生帽,正勾着脑袋打瞌睡,面前的推车上有个小号冰柜,画着两只北极熊,柜顶盖了条蓝布花的棉被。

「你已经跑太远了」他也蹲下,把小丫头塞进嘴里的手指轻轻拿出来:「得送你过去」

小姑娘特别好说话的点点头,凌远刚要推车,就被拽住了裤子。

「坐大马车!」小丫头一脸渴望:「想坐大马车」

「自行车」凌远纠正了一遍,把车扶稳:「你抱她上来」

小丫头被放在车座上,小短腿来回晃荡,白色偏帕布鞋上缀着个黄色的蝴蝶结,金秋送爽、丹桂飘香,蝴蝶仿佛活了。

「大马车!」

「自行车」

「大马车!大马车!」

「自行车」

「大——马——车——」

「自——行——车——」

噗嗤一声笑,凌远侧过头。李熏然走在车的另一侧,扶着小丫头晃来晃去的柔弱肩膀。

「你怎么跟小孩儿较劲?」他抬起头,嘴角向上弯着:「大马车!」

小丫头也赶快跟着念:「大马车!大马车!」

凌远仰天长叹,「好好好,大马车,大——马——车——」

助人为乐的结局就是两个人耽误了将近十五分钟,凌远急得跳脚:「这还来不来得及吃饭了?我饿着呢!不能空着肚子回去上课!」

「哥哥哥,冷静」李熏然拉着他往一条巷子里跑:「来得及来得及,肯定来得及!」

两个高中生一前一后飞跑进巷子里,“老街面馆”的招牌挂在墙上,江边的老街始建于一九一八年,后来开发成了步行街,可惜这里全是老住户老居民,经济带动不起来,空有个步行街的壳,离开步行街绕进巷子,依旧是三步踩到水坑五步碰倒垃圾桶,头顶上竹竿横行,内衣内裤如繁星密布,在十月底的南风里招招摇摇。

「老板!两碗牛肉面!」李熏然一进店就招呼,拉着凌远坐在来不及收桌的空位上:「多来汤!还要一盘葱油肚丝!」

凌远第一次进这种巷子深处的苍蝇馆,说起来像是他瞧不起人,但他十几年的人生里,仰仗着凌父的地位和工资,真的没有来过这种既没有装修也没有内饰的面馆。桌上残羹冷炙,食物残渣零零落落的散着。

「姐姐请帮我们收个桌子!」李熏然对着一个端菜小妹喊。

「分分儿钟就来!」小妹咣当把菜扔在食客的桌上,食客正低着头玩手机,面前一声巨响吓得他一激灵,手机里传来个男声:顺了!

小妹手脚麻利地擦桌子扫地,棉布围裙蹭着凌远的校服上衣,一股葱花香油牛肉面的气味。凌远局促地把手放在腿上,小妹弯腰扫地,扫帚扫上他的脚,他就又把两腿抬起来。

「哥,你怎么了?」李熏然拿着白瓷壶倒茶水,小心翼翼:「你不爱吃面条呀?」

「爱吃,就是没来这里吃过」凌远挺老实的回答。

「真得尝尝!」李熏然两眼冒光:「特别好吃,特别特别好吃!绝了!红烧牛肉绝了!」

凌远看着他两眼如星,熠熠生光,心情突然十分好,小馆子里又进来几个人,小妹脚不沾地,两手端了四碗面,站在厨房门口招呼:「要吃啥子??」

 

太他妈好吃了!凌远满嘴流油,眼中含泪,内心又重复一次:太他妈好吃了!

牛肉面飘着一层葱花,汤汁浓厚面条鲜亮;几块牛肉缀在碗里,肥瘦均匀,丰润不腻,小油菜烫得软软的,被一层牛油裹着,滚烫,白芝麻洒在上面,谷香满口。葱油肚丝,牛肚葱丝黄瓜丝,也不知道淋了什么独门调料,咸鲜爽口,回味微甜,一口大肉面下去,配一筷子凉菜,嘴里万般油腻皆由此解,神仙!

「哥!是不是特——好吃?」李熏然看着凌远抱着碗喝汤,特别自豪。

「好吃好吃!」凌远舌头发麻,太烫!可是真香!他第一回吃这么香的牛肉面!还是在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里,简直就跟白活了一样,凌远啊,你白活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凌远把葱丝扫进嘴里:「这儿离你们家近?」

「我爸以前在这儿办过案子,顺手找到的小店,一吃都惊了,赶紧带着我来了」

「什么案?」

「就是…..唉,强奸案」李熏然把凉菜堆在一起:「受害人自杀了,我也不清楚,那时候我才上初一,这边还没开发,挺乱的」

「是啊」凌远点头,江边没开发多少年,以前这边是老棚户区,很乱。

「就咱今天看见那个小丫头,你看她外婆卖冰棍儿的吧,肯定也是住这附近,混口饭吃」李熏然娓娓道来:「这些居民有的是原住民,有的是外地来打工的,人口杂,假如今天咱没给她送回去,她让人拐卖了也有可能的」

「你到挺清楚」凌远擦擦嘴,他第一次知道这些事。

「我爸警察嘛,我从小在分局玩儿大的,我还老去我爸办公桌上写作业呢!」李熏然夹着一根油菜往嘴里塞:「你不知道,那帮坏人真不地道,我爸同事让他们报复了,打瞎一只眼!」

「坏人嘛」

「我决定了!」李熏然咣咣拍桌子,「我决定成为快乐王子,守护一方家园!」

「什么快乐王子?」

「你没看过?动画片,世界著名童话故事!有个快乐王子!」李熏然连比带划:「全身都是金子做的,眼睛是蓝宝石,他一直守护着王国的居民」

凌远摇摇头,他真的没有听过,在最该听童话的年龄他躲在床下哭,哭过之后他好像失忆了很久,再有记忆的时候,养父已经拉着他的小手,带他去乐器行挑选小提琴了。

「你到理想挺远大,」凌远回过神:「王子同志」

「哥你的理想是什么?」李熏然抱着碗喝汤。

「没想好,模模糊糊的」

「跟着本王子一起守护家园!」

「行啊!」

两人空中击掌,面馆老板从后厨出来,看见李熏然带着新朋友来吃面,走过来问他:「今天怎不吃红油肚丝了?我刚才做顺手了差点给你做成红油的!」

李熏然笑笑:「我哥不吃辣!」老板笑着走了,李熏然又对着凌远笑:「是吧哥?你是不吃辣吧?」

「你怎么知道的?」

「麦当劳,我就没看你吃辣鸡翅,光吃麦乐鸡了。汉堡也吃的麦香鱼,我就觉得你应该不吃辣」

凌远的心突然涨得很满很满,十八年,第一次有人发现他对食物的忌口,这个人叫快乐王子,身体是黄金,眼睛是蓝宝石,然后呢?凌远不知道,他要去书店买一本《世界著名童话故事》。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70)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