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八章

 

白鹤换上肉色丝袜,细长匀直的双腿立刻被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在阳光下发出很温柔的光芒。

电视上讲这种冰丝袜子是新款,穿上确实蛮舒服,而且没有珠光,感觉整个人很沉稳、很自然。

换上丝袜的白鹤把脚尖并拢,揽镜自照,啊哟这种腿真是赶上维密超模了,今年的维密应该让我走一走!沾沾自喜过后就打开衣柜,换上一初秋穿的薄毛料裙子,樱花粉色,裙子离膝盖十五公分,白色套头毛衣,缺点东西,哦对,左胸要挂一枚胸针。

挑哪一个?纤长的手在首饰盒里划过去,挑出一只黄色的百灵鸟,小鸟颤巍巍地踩在树枝上,嗲的来。

白鹤早就化好了妆,淡妆,但假睫毛同腮红粉底一样不少,谁说淡妆就是扑点粉画两笔眉毛的?淡妆也是要认认真真对着镜子化很久的好伐?

鞋柜里拿一双乳白色低跟鞋,显得脚大了,可精致的踝骨筋肉分明,还是美。

家里静悄悄的,时机刚刚好,这个时候出门去不会被知道,白鹤拿着手包,把散在肩膀的头发撩到身后。

 

方晶晶拉着李熏然抄作业,兄弟会好久没聚聚了,上学功课太忙,再加上李熏然自封“快乐王子”,整天跟王子的合伙人打得火热,连作业都腾不出时间抄了,五组的冯舵主更是理由奇特,早上给他打电话,苏阿姨说小少爷发了烧,躲在屋子里养病,冯走之发来短信,许诺着周一上学一定好好请两位兄弟吃零食,权当赔罪。

轰轰烈烈的兄弟会从三人减到两人,唯一能想到的活动就是吃一顿快餐,好在高一功课多,吃快餐的同时还能抄抄作业,倒不显得这场小聚有因为人员不足而带来的尴尬。

「你这咋整天跟脚底抹油似的,你谈恋爱了?」方晶晶分辨着眼前一个手写体的物理公式,这写的啥玩意?这年头提供作业的优等生还能不能敬点业了?这写的是数字九,还是希腊文ρ?

李熏然抄的热火朝天,手底下一抖,作业本破了。

「操!方晶晶你瞧你干的好事!」李熏然立刻借题发挥:「你瞅瞅!本王子完美的作业本从此留下伤心的痕迹!」

「别别别骂人,我妹在这儿呢」方晶晶赶紧给身边的小姑娘揉耳朵,小姑娘抱着一个甜筒,吃得满脸都是,看见哥哥伸着手捂自己耳朵,赶忙递上冰淇淋:「哥!」

方晶晶看着眼前放大的甜筒上还有小牙印,心里暖呼呼的,轻轻抿了一口,又推回妹妹面前:「你接着吃,踏实的」

方晴晴咯咯咯的笑着,把粘乎乎的小手在哥哥衣服上乱抓,又擦擦脸,这才老老实实的吃冰淇淋。

「你妹还挺黏你」李熏然一边写作业一边忍不住伸手揉揉方晴晴的头发,小姑娘赶紧也看向他,露出一个顽皮快乐的笑。

「然然哥!」

方晶晶没绷住,直接噗嗤笑得趴在了桌上。

「不是,等会儿,不是说了叫熏然哥吗?」李熏然被猛不丁喊了一个“然然哥”,心里一抖,这小丫头!怎么还带乱给人改名字的!然然哥多么没有魄力!一点也不符合本王子冷面霸道的心理设定,不行,必须改!

「晴晴乖,叫“熏然哥”」

「然然哥」

「熏然,哥」

「然然,哥」

「熏,然哥」

「然,然哥」

两只黑亮的大眼睛互相瞪着,小姑娘眉头舒展,笑得极为无辜悠然,头上的小胡萝卜发卡顺着滑溜溜的头发滑到耳边,像缀着一只小耳环。

李熏然挫败地倒在桌子上,对着方晴晴摆摆手:「好好,你开心就好」

梳着童花头的小妹妹一脸胜利的微笑,干脆直接在卡座站起来,小腿一跨坐在了李熏然的腿上,冰淇淋蹭了她然然哥一身,被蹭了一身冰淇淋的小王子欲哭无泪,甜乎乎的奶油味还在肚子上蔓延,他预想自己一会儿出门就要被戴上“奶油小生”的大帽子。

「然然哥,晴晴想玩儿」方晴晴拽他胳膊,李熏然低下头。

「玩什么?」

方晴晴伸出小胳膊拽他领子,李熏然只好又把头往下低了低。

冰淇淋蛋筒毫无预兆的扣上他的鼻子,过低的温度让他全身一凛,再度抬起头,他就像一个被粘上鼻子的匹诺曹。

「你干横么!」李熏然十分生气,鼻子太冷了!小王子已成为极地企鹅!

方晶晶脸上有些挂不住,妹妹玩笑开得过分了,他赶紧把李熏然鼻子上的蛋筒拿走,又往他手里塞纸巾,看着李熏然擤鼻子,方晶晶忍不住伸手打了妹妹一巴掌。

「跟熏然哥道歉!」方晶晶有点严肃。

小姑娘被哥哥打了小腿,心里正害怕的紧,又一下对上哥哥有些发怒的眼睛,更是吓得不敢出声。方晶晶长得五大三粗,一身过于发达的肌肉,可脸却并不是大老粗的脸,反而很帅气,眼睛椭圆,眉骨很高,两道浓眉缀在眉骨上,眉峰耸起一点威严的样子;他的嘴总是微微抿着,显出隐忍和不耐。这时候他正用严肃认真的眼睛盯着妹妹,自然而然吓哭了小姑娘。

李熏然正擦鼻子擦脸,忽然方晴晴在自己怀里哭了,他一抬头看见方晶晶严肃的模样,赶忙扔了纸巾揉小姑娘的头发。

「不哭不哭,晴晴不哭了,然然哥没怪你」他一边手忙脚乱安慰小姑娘,一边对方晶晶摆手:「别吓她,吓坏了,她太小」

「就该给她立点规矩」方晶晶看着妹妹哭,心里也难过,可还是不依不饶的拽小姑娘的肩膀,「乖,晴晴给熏然哥道歉」

方晴晴一甩胳膊,反倒把脑袋埋在手里不出来。

「方晴晴」方晶晶突然真的生气起来:「你还有没有规矩了?道歉!」

「方舵,这是干嘛,算了」李熏然突然觉得气氛凝重,他忍不住轻轻捶了一下方晶晶。

「昨天晚上跑出去玩,差点走丢了,回家看她可怜兮兮的就没说她,今天越闹越疯!还敢恶作剧了!」方晶晶越说越生气,忍不住把妹妹从李熏然腿上扒下来:「你奶不管你,你哥管你!你昨晚上是不是跟人家那帮大孩子出巷子玩儿去了?走丢了哪儿找你去?!」

方晴晴被狠狠拽到地上,心里的恐惧扩大,从小声呜咽变成了哇哇大哭,快餐店里已经开始有人窃窃私语,三岁小孩的哭声极具穿透力。

「那啥熏然,我先带她出去」方晶晶看到妹妹哭成这样,突然心里一软,他并不是故意吓唬小孩,只是因为他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妹妹,父母离他太远,就算以前在东北,他也没有一直和父母每天见面;奶奶每天打麻将串巷子,对于这个连口音都跟自己不一样的孙子和仅仅还是个小不点儿的孙女一点兴趣都没有,她衰老的身体散发着腐朽的气味,每天哄着方晴晴吃饭睡觉喝牛奶的是她才念高中的哥哥。

「晴晴啊,不哭了啊,你别别别哭了」方晶晶抱着妹妹出来,站在大街上,妹妹还在伤心大哭,泪水拧开了闸门,在脸上汹涌。

「哭坏了啊,哭坏了」哥哥只能蹲下,让小姑娘自己站好,然后掏出纸巾帮妹妹抹鼻子。

哥哥的纸巾还没碰到小鼻子,妹妹就一甩头跑了,三岁孩子的步速不快,但在人流量大的街上就显得过分灵巧,她瘦小的身体三串两串就不见了踪迹,像是凭空消失。

 

白鹤徜徉在大街上,低跟鞋果然特别舒服,比上次的七厘米舒服几百倍!如此漂亮的人走在街上相当耀眼,接近一米七六的身高和匀直纤细的腿是这位甜美系姐姐的一大亮点。

忽然小腿一紧,甜美姐姐赶快停下,一个梳着童花头的小丫头撞在腿上,脸上哭得乱七八糟,大眼睛也微微红肿。

甜美姐姐立刻蹲下,从包里掏出手帕给小姑娘擦脸。这谁把小姑娘欺负成这样!人渣!欺负小孩有罪!姐姐在心里暗骂,脸上却是温柔的笑容,淡淡涂了一层唇膏的嘴微微翘起,的确是很美丽的一张脸。小姑娘擦干净鼻涕眼泪就止住了哭,姐姐拉着小姑娘的手站起来。这么小的孩子,等会儿家里人肯定会找过来,得在这里守着,幸亏遇到的是自己,遇到个人贩子还了得!

方晶晶终于撵上妹妹,看见妹妹正被一个个子高高、衣着合体漂亮的姐姐牵着手,他心里石头落了地,拉过方晴晴抱进怀里。

「吓死你哥啊?」他嗓音温温柔柔的,看向那位姐姐:「谢….」

我操!漂亮姐姐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赶快转身,步伐匆忙地跑开了。

「哎!咋走了....」方晶晶谢谢还没说话,姐姐踩了电门一样跑了。他往前追了两步,看着那个姐姐乌黑的长发在太阳底下闪出不太自然的光芒,心想也许对方还有急事,不过好在妹妹回来了,他抱着方晴晴亲了亲,这才想起给李熏然扔在了快餐店里。

穿着一身粉色秋装的漂亮姐姐跑进一家咖啡厅,直奔洗手间。女厕所里空无一人,淡淡的柠檬味从隔间透出来。

冯走之推开一间门,反手锁上,接着一屁股坐上马桶盖,快速地奔跑让他脚疼,这双鞋还是太小,即便他买的是最大号,但脚趾上传来的钝痛却时刻在提醒他:你是一个男人。

女人的时候他叫白鹤,男人的时候他是冯走之。这是一个十六岁的女装癖少年为自己幻想出的美丽名字,翩翩飞舞,优雅俏丽,他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只真正的白鹤。

白鹤少年用手揉捏着脚跟,鞋子太小带来的疼痛让他在揉捏的瞬间挤出了眼泪。

厕所里进来其他女孩,说说笑笑,冯走之红着眼睛脱掉鞋,双脚触在冰冷的地砖上,他希望这样能减轻一些脚上的疼痛。

隔壁两个女孩欢乐的说笑声还在继续,冯走之轻轻用手抹去脸上的泪。

天知道,他有多羡慕她们,他想成为一个女孩。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78)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