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十六章

 

教育局抽测说来就来,十一月,接到消息的老师们整天脚底生风,体育课心理课占了一堂又一堂,全都是抽测前做教学组挑灯夜战出的各种摸底卷子。好不容易说好了上一节体育课,数学老师推开教室门,神气十足的往门口一站。

「回座位!」老师年过五十,声音依然洪亮。

「体育!那是留给体校的同学上的!我们这种一类重点学校,成绩!成绩才是第一位!」坊间传言数学老师下学期有望升任数学组教研组长,可见其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培养自己的官民有别意识,几句训话虎虎生风,中气十足,堪比一次现场直播朝鲜导弹升空。

「下面,我来念一下本班成绩,我按照高低顺序分成四个梯队,第四梯队的同学放学别走,我要跟你们谈谈」老师说完摊开成绩表,开始抑扬顿挫地念名字、念成绩。

「没有人权!」李熏然毫无疑问编在第四梯队,数学老师开始在黑板上画几何图,他偷偷摸摸滑开手机,给凌远发短信。

“我们班已没有任何人权可言!”

“怎么?”

“我难以启齿的成绩被一个老太太给喊出来了,全班都知道了,他们正在笑话我!”

“多少分?”

“三十七”

“加上大题,总分告诉我”

“三十七就是总分”

凌远深深吸口气,手机按得啪啪响。

“该!”

陈优优侧着身子,看年级第一的凌远低着头玩手机,还一脸阴晴不定,表情格外生动。

她眼睛闪了闪,慢慢坐正。

高三三班今天上试卷讲评,老师在前面卖力讲卷子,小粉笔头在手里跳来跳去,没一会儿就画出个巨大的力学分解模型。

陈优优没听课,凌远没听课,不管他们。物理老师瞥了一眼成绩册,这俩孩子一个满分——自然是凌远,一个差两分满分——这是陈优优,人家陈优优还是因为忘了写单位才扣的分,不足为提。全班三十多人,唉,要都跟人家俩孩子似的这么省心——我也就没饭碗了。

物理老师非常欣慰的看了一眼教室坐满了的小饭碗们,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课。

陈优优开了一会儿小差,随手抻了张数学作业纸,在上面写写画画,一整节课都没再抬头。

 

「凌远,我找你有事,方便出来聊聊吗?」

一下课,老师前脚出去,陈优优后脚就站到凌远课桌前,声音清澈婉转,歌一般的语言。

凌远正跟小王子发短信斗嘴,听见这声喊才回神,慢慢抬起头。

「快点,有急事」陈优优特别自然地拉起凌远的胳膊往手里一挽,小碎步一颠,直接倚在了凌远的课桌上。

「哎哟陈优优又跟凌远撒娇啦!」几个女生唯恐天下不乱的围上来,顿时班里哄笑口哨此起彼伏,映出陈优优一张红透了的脸。

「讨厌,你快点儿」她嘴里娇嗔,细细长长的手指拽着凌远衣服,小鸟依人。

凌远被几个女生围着推来推去,在一片青春洋溢的喝彩声里直接让陈优优拉走了。

陈优优直到站在教室外的饮水机旁边才把手松开,从兜里掏出一把钢齿小梳子,揪着自己马尾辫的发梢不紧不慢地梳。

「什么事?」凌远看她慢悠悠的,有点着急,跟小王子刚聊了一半,还没商量好如何欢度周末呢!

「你当我男朋友行不行?」

陈优优大眼睛水雾汪汪,瞳孔里映出楼道里安全灯的绿色,有点妖里妖气。

「别闹了」凌远摆摆手,他从上学开始就一直收情书、被表白无数次,堪称南一中大众情人,可惜这个情人只在广大女同学的“梦中”,久而久之,凌远从大众情人升级为千年灵芝,最后成为万年高岭之花。事实上全校范围里,除了陈优优这个四岁开始弹钢琴,六岁就考过英皇五级的天才少女之外,确实没有一个能和凌远并肩的女孩子敢给他做女朋友。

不过李熏然是唯一一个把梦境变成了现实的人,不光变成了现实,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位情人先生拴得死死的,以致于凌远除了吃饭睡觉练琴写作业,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叫李熏然的小人儿,在他心里上蹿下跳,没有一刻安分。

「我没闹,我喜欢你」陈优优伸手扯着凌远衣角:「你不是也挺喜欢我的嘛」

「我是革命友情光芒万丈,没有别的想法」凌远脱口而出李熏然的口头禅,不得了了,我一介臣子竟然使用了王室口头语,我还能不能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陈优优站在凌远对面,她并不在意凌远对自己的拒绝,她完全知道凌远肯定是要拒绝的,她只是为了单独近距离的观察一下凌远,为他将近两个月的反常表现寻求一个答案。

现在答案摆在眼前,非常显而易见。

陈优优用她聪明到五岁就能脱口而出英文古体诗、小学一年级就独立看四大名著的脑子立刻分析出了凌远的不合常理,而这一切一切的不合常理,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朵高岭之花、大众情人、千年灵芝,不知道让谁给摘走了。

——他谈恋爱了。

陈优优志在必得,步步为营,直视着凌远的双眼,笑得俏皮可爱。

「凌远,我跟你下个战书你敢不敢应?」

凌远仰天长叹,这年级第二副班长,全校男生心中的美娇娘,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你说」

「我打赌下个星期一,你肯定考不过我」陈优优从从容容把小梳子塞进口袋里,又捋了捋耳边落下来的头发:「你要考得不如我,就相当于默认我和你交朋友,应不应?」

凌远看着陈优优一脸志在必得,优等生那股不甘心不服输的劲头突然冲上来,让他脑子一热。

「行,我应了」

陈优优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转身进班。

凌远下意识地摸摸裤兜,手机没带出来,裤兜里空空落落的躺着一包烟,显得特别孤独。

 

晚上放学,第四梯队全体成员留在班里,接受数学老师的额外教育。

说是第四梯队,其实仅仅包揽了“钢铁兄弟会”的全部成员,以及两个不在会里的男生。

「我说到哪儿了?」数学老师一推老花镜,扫一眼昏昏欲睡的第四梯队,咣当一拍桌子:「李熏然!你说,我说到哪儿了?」

李熏然吓得肩膀一缩,赶紧站起来:「您说到“高一是打基础的阶段,只有地基稳,才能建高楼!百年基业永不倒,全靠地基打得好!”」

「没错!」数学老师带头鼓掌,心情亢奋:「老师总结的经验是十分正确的,你们几个要好好感受,不枉费我下了班不回家带孩子留在这儿带你们!苦口婆心!我的光芒照亮你们前行的路,大家一起披荆斩棘!」

「没见过这么夸自己的」冯走之小声嘀咕,一抬眼,看见方晶晶对着自己堆满一脸的笑。

「也是有毛病」他又把眼睛低回去,偷偷摸摸拿出备用手机,翻着自己和“黑鹏”连日来的短信记录。

他像是坠入了一场数字化的爱河,喜欢上了一个遥不可及,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

“黑鹏”应该是个比自己大几岁有限,阅历不多却热爱生活的人,冯走之在心里给他定位,虽然他知道也许对方是个秃头大肚子堪比高吉列的中年人,但他还是坠入的义无反顾。冯家在上海蛮有钱,一家五口住独栋别墅,还养了一个司机和一个煮饭阿姨。司机和阿姨在他们家做了许多年工,后来两人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幸福美满,其乐融融。

“人都具有普遍的、无限的幸福追求意识,这是一种对精神愉悦和物质满足的积极观念。人能获得幸福,我是人,故我也能获得幸福,这是一个真理。”

当年独立推导出这句话的冯走之,还是个初中二年级的孩子。

那天他穿着从批发市场买来的蓝色纱裙,坐在房间里热泪盈眶,他觉得自己那一天获得了十几年都没有得到过的真正的幸福,真理被他的实践检验。

但是还没等他体会到因为获得幸福而被全家祝福的感受,他就被他两个双胞胎哥哥一左一右拧住胳膊,扔进司机叔叔开的奔驰车里,直奔上海安定医院。

妈妈的哭闹,爸爸的殴打,两个哥哥看怪物一样的眼神,司机叔叔和煮饭阿姨警觉又戏谑的目光,击碎了这个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走之,冯走之!」

冯走之被李熏然叫得回神,他猛地抬起头,目光迷茫的注视着李熏然。

「啊,怎么了?」

「回家了,你发什么呆呢?」李熏然揉揉他的脑袋:「没事儿吧?你怎么恍恍惚惚的」

冯走之摇摇头,把数学作业胡乱塞进书包里,跟李熏然挥手道别。

方晶晶看着冯走之孤孤单单背着书包走远,也跟李熏然挥挥手,追着跑了。

「什么毛病?」李熏然自己慢吞吞的收拾书包,掏出手机看时间。今天凌远有家教,俩人不能一起回家了,但是说好周末要出去玩儿,还没想好节目。他把手机揣进兜里,从课桌里摸出一袋饼干——凌远给买的课间零食,男朋友做的非常到位。

小骆驼扛着大书包,一边吃饼干一边锁门。校园里空空荡荡,锁门的声音传出很远。他推了推锁好的木门,又往嘴里塞了一把饼干,一回身吓了一跳。

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小姑娘不知何时站在高一二班门口的饮水机旁边,正端着个纸杯慢慢喝水。

「李熏然吧?」小姑娘喊他。

「我是」小骆驼咽了饼干,往那边看了一眼。

「我叫陈优优」小姑娘放下水杯款款而来,步履轻盈得像在跳舞,她优雅地双手背后,语气里带着一点女孩子拿捏得当的娇俏,笑眯眯的看着李熏然,问:「你知道我吗?」

小骆驼挠挠头发:「高三学姐,《校园风采》上老能看见你」

「谢谢」陈优优还是微笑着,她特别练习过八颗牙微笑,再加上长得漂亮,她的笑容总带给别人一种放松、自然的感觉。

李熏然在这个笑容之下慢慢放松,也对着陈优优笑了笑:「那学姐找我是……?」

「李熏然,你公然在学校里搞同性恋,不觉得羞耻吗?」


==未完待续==

【目录】


早啊~诸君

评论(110)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