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二十六章

 

周末天,艳阳天,少年夫夫特别甜。

在江边步行街的蝴蝶咖啡馆,一对少年小情侣正掰扯历史题。

「请简述洋务运动的指导思想和分类思想,并指出其领导阶级派别」优等生一板一眼,抱着书提出问题。

「发展工农业…..」吊车尾被打了手背。

「不是不是,是,是一次反帝反封建的…….」又打一下。

「喔喔!广夏福宁上!」

优等生已经懒得打李熏然手背,直接用铅笔敲他脑袋。

「什么广夏福宁上!乱七八糟!这些知识点怎么就串不起来?」优等生捶胸顿足,亏自己今天还奖励小王子等会儿去吃意大利面!这下连奖励的理由都没有,高一历史知识点简直一塌糊涂,更别提还没有开始复习的数学物理化学课,吊车尾名副其实,本年级第一真是碰上个硬骨头了!

「那怎么办,我去投湖吧」李熏然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收拾东西就要推门出去。休息日,蝴蝶咖啡馆的露台上有一对拍婚纱照的小夫妻,婚纱拽在跟拍助理手上,助理正闪转跳跃,制造衣袂飘飘,伊人窕窕的拍摄效果。

凌远拽着小王子的手:「这儿离公园至少两站地,请问李熏然同志打算就地投湖还是去公园投湖?」

「本王子刚烈不阿,决定就地投湖」

「可这是江」

「本王子拥有国土命名权,我说它是湖它就是湖!」李熏然被凌远几句话揶揄得非常气愤,决定将王子身份昭告天下。

店员小妹咔咔磨咖啡豆,看着临窗卡座里两个小帅哥打情骂俏,最后站起来那个被坐着的小帅哥拽进怀里,坐在腿上。

「年轻真好啊」店员小妹一个按钮按猛了,咖啡机转轮飞快,磨出两倍espresso的量。

「今天偶遇同性恋,少年少年真好看」店员老妹赶紧掏出手机拍照发微博,发了微博赶快接过咖啡豆做咖啡。

「不投湖了,一会儿我给你把重点画一画,你看看你这书干净的!」

「你要下回还瞧不起本王子,本王子带着你一起投湖!」

投湖未遂的少年搂着教唆自己投湖的少年,两个人挤得很近,凑在一起往窗外看。落地窗干净透明,今天江上有雾,天气预报说从南部吹上来一股暖流,冷暖交替,给这个人口不多生活恬静的南方城市带来柔和的漩涡,像一口饧化甘甜的蜂蜜,浸润着南市。

露台上拍婚纱照的新娘非常抗冻,穿着抹胸白色婚纱,梳着漂亮的新年发型,妆面很浓,在雾气里两片红唇弯弯翘着,笑得又冷又甜蜜。

「恋爱,结婚,人生赢家」李熏然看着露台上五六个人忙前跑后给新娘打反光板,有感而发。

「我们刚走到第一步」凌远看着新郎一身白西服,头发被江风吹得有点儿飘,他的甜蜜爱侣拖着大裙子走过去,给他抚平头发。

「同性恋要能结婚就好了」李熏然憧憬着:「拍结婚照,一群人忙前忙后,然后挂在家里,拿个金色大框子给框上」

「说不定等到我们长大了就能行」凌远把李熏然搂在怀里,两个人看着外面暂时收工的拍摄组,跟拍摄影师穿着电视上导演们那种七八个口袋的马甲背心,正一边指挥助理们把日光灯挪进室内一边喝茶。

后门叮当叮当响,助理们把日光灯挪进屋里,大灯明晃晃,非常亮,在这个没出太阳的日子里代替了太阳的自然光。一个女助理走过来,非常抱歉地鞠个躬。

「不好意思,我们想让新人在这里取个景,能不能麻烦两位先去别的座位坐坐?真的非常抱歉」

李熏然赶快点头,拉着凌远收拾桌上的书本笔记,迅速让开座位。

新娘新郎对两个让开位子的学生感激地点点头,然后按照助理的指示坐进沙发。

「非常好,哎保持这个姿势,新郎再温柔一点儿,很好啊,我数三二一!」摄影师嗓门洪亮,快门飞闪,眼花缭乱。

两个被挪到一边的高中生重新坐下,店里因为这个摄影组而热闹许多,几桌先开始的客人也往新郎新娘那里投去目光,凌远看着李熏然也很欣赏地盯着摄制组看,突然拍拍他的手背。

「熏然,你坐这里」凌远指指自己大腿。

「干嘛?」

「你坐上来」凌远看着新娘新郎拥抱在一起,闪光灯噼里啪啦,咖啡馆的店员妹妹团也饶有兴味地观看拍摄,没有人注意这两个学生。

「坐上来了!」李熏然一屁股坐上凌远大腿,疼得底下那人一咧嘴。

「轻点儿!」优等生佯装生气,然后认认真真搂住了小王子。

他把小王子抱个满怀,又拿空着的手去牵对方的手。仿佛他们也在拍结婚照。日光灯强烈的灯光漏了一点儿在他们身上,反光板让两个学生未经风霜的脸多了一点儿明暗调子,他们看上去要大了三四岁,可目光流转之间,这两个人还是青涩少年。

“喀嚓”拍摄组的副摄影师给这两个人闪了一张,拍立得的相纸嘶嘶吞吐,他拿出照片,在手里甩一甩,看着照片颜色由淡变浓。

这个摄影师是个有点小文艺的人,可惜文艺过头,资历上不了商业片,平常最爱的两种机器一个是胶片一个是拍立得,都是差不多要被商业洪流吞噬的小众产物。他不吝惜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摄影成片,毕竟摄影的本质就是灵光乍现,商业片一股铜臭,是拍不出灵光乍现的美感的。

「来,学生,送你们的」摄影师走过来,把显影的相纸放在咖啡桌上,「感觉特别对,有兴趣让我给你们俩拍一组室外写真吗?」

李熏然先从凌远腿上蹦下来,再拿起相纸,看着相纸模模糊糊的两个影子,在咖啡馆黯绿的背景墙前亲密相拥。

「不用,谢谢您。我们没有时间」凌远望一眼李熏然,很坦诚地回答。

「真不考虑?」

「真不考虑」

摄影师有点儿失望,但他还是理解地笑笑:「那好吧,不过你们俩感觉特别好,以后等有了时间,你们可以拍点儿胶片写真,肯定非常自然」他说完这番话有点儿感慨,看着两个青涩少年面前摊着书本,不无羡慕:「唉!青春真好」

「凌远你看看你,这个腿照得不如本王子长!」李熏然抱着照片找不同:「这个头也比本王子大一圈儿!」

「那是景深问题!」优等生迅速在脑中搜索名词,争取一次性糊弄过去。

「景深是什么?」

「就是景深」优等生不敢恋战,赶快转移话题:「你看我这个姿势还是很标准的,一板一眼!」

「收着!」小王子下达命令:「这是本王子与你的结婚照,请务必妥善保管,等会儿咱们去买个金相框把它装起来!」

「遵命!」

 

「哎妈呀走之,你尝尝我这杯也太苦了!」方晶晶喝了一口自己的espresso,差点苦断了舌头。

「espresso就是苦,它是意大利浓缩咖啡」冯走之非常不屑,如此清苦的咖啡简直就是人生,这个东北糙汉如何能体会!

「哎妈呀太苦了」方晶晶又喝了一口:「我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去意大利了,我和意大利结仇了!」

「幼稚!」冯走之端起方晶晶的咖啡,非常贵族气息地抿了一口:「我也决定和意大利结仇了!」

「太好了走之,这样以后结婚我们就不用为蜜月苦恼,首先咱俩肯定不去意大利!」方晶晶攥住冯走之的手,心里此刻非常感谢这杯超苦的意大利浓缩咖啡,他决定未来可以口头支持意大利,但坚决不去。

「方晶晶,请你不要动手动脚的」冯走之抻出自己的手,拿起一张湿巾拼命擦。

「你咋还这么嫌弃我呢?」方晶晶掏出手机,打开短信记录:「你说你喜欢的人是一座花园,而你也是一座花园,一座走近我心灵缺口的花园。黑鹏,感谢你几个月来的陪伴,我们可以见面,面交费用,白鹤」

他念完短信,一脸胜利:「我都走进你心灵的缺口了,你咋还嫌弃我呢?」

「走进我心灵的是一座花园,不是你」

「那我在你心里是啥?」

「一袋水泥」

冯走之说完站起身要走,一袋水泥赶快拉住:「走之,我今天是真要跟你谈事儿!咱俩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好,请讲」冯走之重新坐下,习惯性地往身后撩头发,突然想起来今天他不是白鹤,就尴尬的放下手。

「那啥,咱俩自从上回都一个多礼拜没好好儿说句话了,那啥我….」方晶晶吞吞吐吐,开始搓手。

还是不是爷们儿了?果然只能和我白鹤当好姐妹!冯走之非常不屑,望天冷笑。

「你就说要多少钱吧,封口费我冯走之一分不少你的!」

非常好,我白鹤简直是贞洁烈女,能不能为我筹拍一部《阿诗玛》?

「我啥时候跟你要谈钱了?」方晶晶一拍桌子:「你看我像是掉钱眼儿里了吗?」

「至少你撕小广告的时候,你心里想着钱!」冯诗玛毫不客气,非常贞烈。

「那我扯小广告儿的时候,我也不知你是冯走之啊!」方晶晶继续瞪眼,他喝了一口咖啡,酸苦让他冷静下来,继续搓手。

「那啥,我主要是两件事儿,第一,我真不管你要封口费,你别整天把我想成那啥啥的人,我方晶晶不是那种人」

「哼!」

「第二,你跟我聊天儿的时候老说你很痛苦,问你你也不实话实说,你到底是哪儿难受,跟上海治没治啊?」

「没治!」冯走之突然皱起眉头:「我治不好,绝症,心理疾病,唯死可医」

「这么严重啊?」

「特别严重」

两个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方晶晶又凑过来,轻轻攥住了冯走之的手。

「那我陪你一起治你看行吗?」他手心有点儿出汗,攥着自己心爱的花园:「我觉得你就是心思重,得有个人替你操心,我天生操心的命,要不我给你操着心,你踏实治病?」

冯走之看着眼前一米八八,陪着自己在小卡座里缩成一团的东北糙汉,看出他眼里全部的真诚和温柔。

「我….我这个病从几岁就有」他面对着方晶晶的浓眉大眼,突然找回和“黑鹏”倾诉的感觉:「我从小就爱往小女孩打扮,长大了就更喜欢当女孩。我羡慕小姑娘们梳头化妆,我在家偷偷摸摸学她们」

方晶晶认认真真听着,在蝴蝶咖啡馆的阁楼卡座里,一个高高壮壮的少年认真倾听一个高高窕窕的少年。

「我家蛮有钱的,亲戚朋友多,都是我爸生意上互相帮忙的。我爸知道我有毛病,怕我传出去让人当笑话,就把我送走了,然后我在第一回去的那个地方受了罪,就自杀了一回,我爸管不了我,就给我藏到这里来了」

冯走之低下头,掉了几滴眼泪,又赶紧抬手抹掉。

「我就是这么个有病,无药可医,只能是等我死的那天埋进土里才能好。方晶晶,我穿女装事情你不要和别人讲,我求你」

方晶晶攥着他的手,摸了摸他腕子上的一道印,问:「你割腕来着啊?」

「长好了已经」

「傻!」方晶晶捧着那只白皙的手,吻了吻那道伤:「走之,你没病,你就是投胎投错了,这不赖你。以后我陪着你,但咱们不是治病,你想穿啥都可以给我看,你肯定没病」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74)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