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三十章

 

寒假说来就来,快得让人害怕。时间一天一天走的太快了,根本不知道停下来等等人。

李熏然期末大考排名年级四十五,总体来说还可以,属于年级中等。李队长拿他没脾气,管不住,叫他学习他也学,可惜一边学一边看漫画书。老李上班很忙,这几天连着接大案,脚不沾地,开完家长会就奔赴警察局。

最近南市强奸案特别多,从进入一月到现在,短短半个月已经发生了三起。李队长整天泡在办公室,分析受害人心理,施暴者心理,分析来分析去,发现所有案子都有个共同点,施暴者始终用手抚触受害者下体,从来没有用性器官作为犯案工具。

李队长跟上面汇报,重点排查南市的隐蔽场所,怀疑是个惯犯,手法相对熟练,都是先将受害妇女拖拽到无人的小巷或者废弃厂棚里,先用暴力将受害人打昏再实施强奸。可惜这个施暴者应该有心理或生理疾病,所以只用手的触摸来实施犯罪。由于这种手法无法留下精液作为检测证据,故而半个月了还没有什么起色。

老王子在警察局忙得焦头烂额,一面安抚受害者一面应对上层施加的压力。小王子不管这些,老爸公务繁忙,他乐得逍遥自在,整天跟冯走之方晶晶这对小夫妻泡在冯家小别墅,游戏机打了一轮又一轮,闲闲散散的像是提前进入了过年状态。

「李舵,我最近发现个好玩儿的地方」方晶晶一边喂老婆吃橘子一边观看李熏然的足球实况,裁判打了球员,延迟得厉害,里面的球员飘飘忽忽像是平移。

「什么好地方?哎呀,操!」李熏然恼羞成怒,带球跑卡帧,再恢复画面球已经滚出八丈远,这是今天第三次如此不顺,气的他一把摔了手柄:「这破可乐妹!也配做游戏??」

「李舵,息怒,来吃橘子」冯走之瘫在方晶晶怀里,一边张嘴吃现成的一边扔了个橘子给李熏然,夫妻关系异常和睦,到看得李熏然心里泛酸。

「凌远也不放寒假!」小王子非常气愤:「都年级第一了,本王子认为应该和普通同学区别对待!年级第一应该陪伴高一男友欢度假期,补课是给平凡的学生准备的!」

方晶晶和冯走之面面相觑,看着李熏然一个人义愤填膺。这个小王子属于敢爱敢恨、一身正气的类型,从来不知道藏着掖着;而优等生凌远则是理性大于感性,哪怕前方已经天塌地陷,凌远依旧保持良好心理素质,不慌不忙准备纸笔,踏踏实实坐下写遗书。冯走之有点儿羡慕这样的他们二人,不像自己,糊里糊涂跟了个老妈子。

老妈子非常操心老婆的身体健康,不远千里叫父母邮寄棉裤到南市,还亲自购买彩棉秋裤赠送老婆,爱妻之心令人称奇,堪称典范。

「走之,该喝红枣乌鸡汤了,你让让,我去给你端上来」方晶晶看看时间,一脸紧张,老婆最近偶感风寒,必须吃乌鸡大补。

冯走之晃晃悠悠从方晶晶身上坐起来,速度之慢堪比坐月子。老妈子开门出去,留下李熏然一边吃橘子一边盯着冯走之。

「李舵,看什么?」

「看你肚子,感觉你跟方舵现在就是刚没了孩子的患难夫妇」李熏然实话实说。

「他有毛病!」冯走之坐起来喝茶:「不过,我的确打算趁暑假回一趟上海,把事情办一办」

「什么事情?」

冯走之觉得不好意思,可又觉得不该瞒着,方晶晶一直告诉他这不是病,让他坦然面对。再加上对面是李熏然,也没什么好说不开的,这个小王子坦诚真实得让人放心。冯走之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和盘托出:「变性」

「变性?!」

「喊什么!苏阿姨要听见啦!」冯走之恨不得拿橘子塞上李熏然的嘴,一惊一乍!

「你真要当女人啊?」李熏然放低了声音,认认真真地看着冯走之,眼中虽然带着惊讶,但绝没有轻视和厌恶。

冯走之面对这双幼鹰一样炯炯有神又直逼人心的眼睛感到踏实。李熏然的眼神总是清澈,一看到底,喜怒哀乐婉转于双眸,时时刻刻透出真诚的目光。

「我在上海的时候就偷偷查过,变性手术年轻一点儿做,对身体的恢复有好处。上海有可以做手术的医院,主要是跟我爸妈商量,只要他们同意了我就没有顾虑了」

李熏然像是开拓了新领域,听着冯走之介绍之前在上海偷偷查过的手术内容,各种各样的医学名词和手术用语让小王子的单核大脑运转不灵,名词没记下来几个,直观印象到是有了,一个字,疼。

两人正说着,方晶晶端着鸡汤从楼下上来,跟他们说苏阿姨开着车去江北菜场买菜准备晚饭。冯走之端了碗汤递给李熏然,招呼他一起喝。

李熏然推回了碗:「你喝吧,你从现在开始补,到时候做手术是不是抵抗力能好点儿?」

方晶晶正给老婆剔鸡骨头,听闻李舵主的话赶紧抬头,盯着冯走之:「你决定了?」

「决定了,万死不辞」冯走之咣当放下碗,站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的人生畏畏缩缩了十六年,最好的青春居然在躲躲藏藏中度过,他不甘心,无论成功与否,这一回都要给自己一个交代。鸡汤热气蒸腾在屋子里,红枣乌鸡,味道又甜又香,让他恍惚中有一股平和却亢奋的豪情溢满胸口。

「决定了!」他猛走几步忽然站住,抬头挺胸:「我的人生缺乏爱和自由!我要寻找宇宙的光!我在此立誓,为爱与自由而奋斗!切格瓦拉!!」

李熏然正往嘴里塞乌鸡肉,这一喊惊得他嚼都不敢嚼。

「那啥走之,你先别,先别说那啥啥的,你瞅你给李舵吓得」方晶晶站起来拉着老婆,这个小花园哪儿都好,就是时不时爱闹点文艺调调,闹起来的时候拉不住,天马行空。

「别碰我!我高兴!」冯走之一甩手,他是真的高兴,十六年的人生中他几乎没有过朋友,小时候他去医院打针,跟来一起打针的小孩做了几分钟朋友,结果让小孩子推了个跟头摔坏了膝盖,人家一听他家在浦东住别墅的,以为摔了哪家权贵的小公子,吓得拉着孩子撒腿就跑。后来读贵族学校,班里孩子一个个都忙着学这学那,充实自己,冯走之这种性格的自然也交不到朋友。现在在南市,他虽然是孤军奋战,但起码有了真正的朋友,还有了恋人,孤苦了十几年突然有了礼物,友情和爱情让他如沐春光。面对朋友和恋人,他的秘密也不再是秘密。内心充实程度超越了前面的十六年,快乐围绕着他,四月的风吹过荒原,带来一片芳菲。

李熏然看着冯走之发神经,看着方晶晶操碎了心,觉得恋爱特别美好。年轻时候的爱情都美丽,娓娓道出的时候还挑着一点少年心事的花尖,像是春天里被南来燕子啄了一口的果实,嵌着一点牙印,酸涩微甜,苦中作乐。

李熏然吃了两个鸡腿,抹着油嘴给凌远发了条短信,说等会儿去学校找他回家吃饭。凌远父母远赴上海旅游看儿子,优等生成了留守儿童,最近几天一直在小王子家蹭晚饭。

 

四点五十,小王子准时到达学校。高三补课结束,学生们三三两两从校门出来,面带倦容。小王子等了半天,学校都空了,优等生才急急忙忙出来。

「等急了吧?我又给叫走帮忙去了,烦!早知道不当班长」

「不急,才等了十分钟,回家!」

凌远把自己的书包放在车座上,跟小王子一左一右的拐进学校车站后面的小巷子,他们前几天发现这里挺不错,人少还能温存,两个人一场恋爱谈得如胶似漆,一时一刻都想腻在一起。凌远跟小王子在巷子里抱了一会儿,天慢慢黑了,两个人推着车往家走。今天老王子应该还是不回来,给小王子留了两个菜,到家热热就能吃。

小巷子越走越深,像是幽暗的隧道。黑黢黢的巷子里只有头顶的一线天光。凌远拉了拉小王子的手指,两只手勾在了一起。

「今天我那个好朋友冯走之,跟我说了件了不起的大事」李熏然在黑暗里开口。

「什么大事?」

「他要当真正的自己」

「很好,每个人都该当真正的自己」

小王子晃晃手,示意凌远停下,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

「我去打印店扫描了一张洗出来了」李熏然把照片放在凌远手上,拍立得相纸是小三寸,洗出的复制版只有手心大,放在手里是小小的一片。

「你收好了!」小王子声音提了提:「千万别丢,算我给你的礼物」

凌远把照片放在裤兜里,又被小王子重新拉住了手。

「凌远,我知道咱俩有差距,但咱们也应该当真正的自己。我得和你站在同一个高度,不能你成长了我还是孩子,这样对咱俩都不公平」

凌远在黑暗的小巷子里看不清李熏然的脸,却觉得对方一定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特别朝气蓬勃,意气风发。驼铃声声,他仿佛回到和李熏然确定谈恋爱的那个晚上,在雨中拥抱的少年都有自己澎湃的心事,都想和对方谈一场能走很久的恋爱,最好能走到时间尽头。

「我百依百顺,至死不变,但我只顺从我自己」*

「啥?」

「今天语文课上看的一句话,觉得写得特别好」凌远摸了摸裤兜,用力握紧李熏然的手:「熏然,咱们肯定能成为真正的自己,像你的同学一样。只要我们慢慢来,一步一个脚印」

「对,千万不能着急」李熏然也在黑暗中用力握紧凌远,相连的手心像是缔结了相濡以沫的契约。

 

*出自:【法】萨特《文学生涯》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99)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