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三十三章

 

寒假过去了,二月十五号全校开学。

陈优优代表校团委致辞,在新年之后的第一次课间操里,寒风吹得人浑身发抖,陈优优努力保持沉稳的语调在一阵又一阵的风里被吹得打颤。

凌远站在领操台上,目光上上下下扫过李熏然,然后假模假样的移开眼。

陈优优致辞结束,凌远代表全体高三毕业生致辞。

荒谬,看把我们熏然冻的!

代表了一整个年级的优等生越说越快,彩排时七分钟的演讲稿五分钟就念完了,凌远深深吸口气,被一口凉风呛得直咳嗽,男朋友在台下看着他笑,非常没有良心。

全校师生在哆哆嗦嗦中迅速回到班里,恨不得抱成一团取暖。

「李熏然!」

凌远站在高一年级楼道,看着小王子从男厕所里出来,冻得浑身哆嗦也不忘扎进厕所抽个烟。

「拿着」凌远把灌满了开水的热水袋塞进小王子怀里。

「小姑娘玩意儿,不拿」小王子尊严高于一切,坚决不要。

「拿着!」凌远又塞过去一次,抽手就走:「我上边还等着讲卷子,赶紧走了,咱短信联系啊!你把大衣穿上!」

小王子抱着个圆鼓鼓的墨绿色大号热水袋,像个抱着蛋的极地企鹅,热水袋是凌远偶尔闹胃疼捂在肚子上那个,这么大个热水袋灌满了开水,可想而知凌远站在一众守在开水房等着灌小号热水袋的女生中间该遭到多少白眼。

好在男友长的帅,回头笑笑惹人爱。

小王子抱着热水袋回班,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喉糖,笑眯眯地吃了。

 

高三功课挺紧,讲完卷子跟着就是一轮一轮的摸底考试,师生转悠得像陀螺,被中国应试教育下高等学校入学统一考试这条鞭子抽打得停不下来。陈优优放下笔,对着身边隔了一行过道的凌远发呆。新学期排座位,她动用了点小手段,把自己的位子放在了凌远边上。老师们都误以为两个人谈恋爱了,都不管,上课下课看着陈优优单方面眨着大眼睛看凌远,纷纷感叹少女的爱情如歌如画,恋爱中的姑娘都是傻瓜。

傻瓜姑娘撕下一截作业纸,刷刷写了行字,塞给凌远。

“想好考哪里了吗?”

凌远看了看纸条,写了几笔。

“想去上海看看”

“我也想去”

“加油吧”

陈优优捧着纸条,加油吧三个字像强心针,让她的手微微发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面对凌远这个男孩子已经不是以前那样从从容容,反倒是越来越小心翼翼,他的一个笑能让自己高兴一整天,他的一次皱眉自己就恨不得上去抚平,他要是捂着胃趴在桌子上,自己恨不得跑出校门帮他买胃药再打一杯开水。

恋爱中的女生是不是都给喜欢的人的抄过笔记?陈优优不知道,她不缺追求者,但千篇一律的让她厌烦;她也有自己关于爱情的想象,可爸妈说高中生主业是学习,她就把这种想象封闭在五感里,然而就在某一天,也许是上午也许是下午,也许是她趴在课桌上揉着眼睛打呵欠的一个瞬间,少女对爱情的全部想象突然冲破了精神的牢笼,在压抑的教学楼上空盘旋,最后慢慢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实体,戴着一副眼镜,包着一摞书本,高高瘦瘦,下巴上一点点淡淡的胡茬,坐在了班里她的课桌旁边。

「陈优优,班主任找你呢!」

下了课,从外面进来的同班同学过来传话。

陈优优推开办公室的木门,四十出头的班主任一身黑线毛衣黑布裤子,像一根细长的茄子。

「陈优优,快来坐下」班主任出声招呼,拿出一份文件袋。

「优优,你回家再好好整理一遍这个申请保送的资料,看看有没有落下的。申请表你拿去好好填,明天就递上去了,千万千万注意别有破损涂改,不行就先在草稿纸上写一遍再抄」

陈优优拿着文件袋跟老师道别,保送她胜券在握,递了材料十拿九稳。凌远说到做到,名额连争都没有争。

可是凌远想去上海,而保送的学校在北京。

不关我的事。

她收好文件袋放进书包里,望着凌远空荡荡的座位又开始发呆。

 

「你真成,逃课就为了出来吃这个?」凌远推着车,看小王子抱着个卷饼高高兴兴地啃。

「你不懂了吧!这个早市上的卷饼摊子就做到十一点,等下课来吃人家都收摊啦!」

「为嘴伤身这就是」凌远点了根烟,看着小王子吃得满嘴流油,自己也有点饿。卷饼是一层薄厚均匀的饼里卷上各人喜欢的菜,土豆丝莴笋丝什么的,其实食堂里也有,只是不如外面的好吃。凌远大中午逃了课出来带着恋人买限时供应的饼,自行车骑出几里地,简直二十四孝好男友。

小王子嘴里吃着,手里还提着。一个给方晶晶,一个给凌远。凌远肠胃差,不能像他一样迎着风吃东西,以免积在胃里要疼,只能带回班里慢慢吃;方晶晶心情不好,冯走之寒假之后还没露面,手机应该是没收了,老师也没说是转学,神神秘秘的,普通学生也打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弄得方晶晶好几天吃不下饭,瘦了一圈。

「等会儿回去正好赶上下课,你进班里歇够了再吃东西,别压着风」小王子啃完自己的卷饼,低头拿着凌远袖子擦嘴,擦完认认真真嘱咐。

「李熏然同志,您出门能随手揣包纸巾不??」凌远看着校服袖子一片红油,欲哭无泪。

「能!能!」小王子又擦擦:「下回我肯定买一条纸巾放班里,再也不跟你袖子较劲!行了吧?」

凌远吞了口冷风:「不是,我也没不让你擦,主要是,这个袖子,不卫生,每天在课桌上蹭来蹭去,都是细菌….」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嘛」

「也是」

两个人说说闹闹的回了学校,正顺着后门偷偷摸摸进去,猛地看到前门停着一辆进口跑车,纯黑,看着就贵得吓人。

「咱们学校来富二代了?」小王子忍不住多看几眼。

「除了你们班的小开,咱们学校好像没有几个这么有钱的富二代」凌远看了看车标,售价大概要上千万。

「真成,开这种车人生是不是都圆满了?」小王子一抹头发:「决定了!本王子命令你下海做生意,为本王子赚回一辆千万跑车!」

「做梦吧」凌远拍拍胸脯:「把我扒皮卖了也换不回来,你还失去一个男朋友」

「那不干了!本王子不能失去你!」

进了学校,果然踩点踩的正合适,赶上中午下课。李熏然回到班里,空空荡荡,大家都冲去食堂打饭。他把卷饼扔在桌子上,听见讲台后面一阵窸窸窣窣。

方晶晶死死搂着冯走之,两人跟经历过生离死别一样忘我的抱着头互相啃,冯走之的书包扔在讲台后面,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看来门口的跑车还真是送他回来的。

虽然打扰别人的久别重逢不好,可再过一会儿班里就要来人。李熏然摸摸鼻子,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讲台。

躲在讲台后面的小夫妻被吓得险些双双痿掉,方晶晶抹抹嘴探出头,看见是李熏然才松了口气。

「吓死谁啊,哎妈呀」

「你们真不讲究,不怕让老师抓到啊??」李熏然看着小夫妻站起来,乖乖,冯走之衣服都快脱下去了。

「不做不行了吧?」他扫了一眼方晶晶的裤裆。

方晶晶脸一红,冯走之撇着头看风景。

「跟我走吧」李熏然带头出去,站在门口招呼:「快,趁着午休!」

“过来人”李熏然带着小夫妻三步两步往高三跑,一边跑一边给凌远发短信叫他快出来。两个“过来人”给小夫妻开了条绿色通道——复印室,趁着午休赶快做,他们给守门。

小夫妻拿着凌远友情提供的避孕套就被关进了复印室,咬了咬牙决定共赴云雨。小王子和男朋友守在音乐教室里百无聊赖,掀开钢琴噼里啪啦敲。

「把人招来就好了」凌远合上琴盖。

「没得干啊!」小王子抬手看表:「午休还有一小时,咱俩真是活雷锋」

「李雷锋同志不要沾沾自喜,望你今后戒骄戒躁」凌雷锋拉着李雷锋坐在窗台上,音乐教室的窗下正对着一处小花园,二月还不是草长莺飞的时候,可也能看出草地里慢慢冒出的绿意。

「再过几个月我就毕业了,我打算考到上海」凌远把小王子搂在怀里,嘴摩挲着对方的脖子。

「你哥在那边,互相能有个照应」

「我爸也是这个意思」

「咱们会分手吗?到时候?」

凌远把人从眼前扒开十公分:「想什么呢?异地恋就分手啦?」

「就问问,我知道你不跟我分」小王子搂着男朋友:「我嘴上说要跟你并肩,心里还是打鼓。能永远做少年就好了,想你上回说的那样」

「那不行,你总得长大的,我上回说的不对。你就跟着我一起长大吧,咱们遇到任何事都要有个商量」凌远摸一摸小王子的背。

陈优优站在音乐教室外面,透过门缝看到亲昵而若隐若现的人。

她原本是要来复印一份空白保送申请表当做草稿的。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48)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