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三十六章

 

南一中的校园贴吧讨论空前热烈,平均三秒更新一次回复。

大新闻,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前所未有,让人激动之余又心生胆怯。

标题:高三三那个女的怎么回事啊?

回复:陈优优啊,让人那什么了吧,她妈上午来学校了。

回复:不是说凌远干的吗?

回复:谁?凌远?卧槽!!

回复:卧槽真劲爆,求高三学姐学长爆料!!

回复:不是凌远吧,我猜的

回复:他们班值日生不是说那天他跟陈吵架来着吗

回复:卧槽我的男神!!!你们让我冷静一下

回复:要真是他我真要求给他劝退,什么人渣啊!警察干什么吃的??

回复:早就看不上这人了!妈的晚上找人抽他!优优是我女神!

回复:再等等吧!!咱学校是不是封锁消息了?

回复:他爸好像挺有本事的,学校不敢得罪吧?

回复:他爸好像认识刑警队长,凌远跟那个队长的儿子关系特好

回复:不就是个主任么,南医的?有什么了不起

回复:互相抱大腿吧?他爸在卫生局挂职了吧?

回复:要是真是他干的,那我绝对忍不了!!陈优优做错什么了???

回复:该不会是一言不合一气之下打人了吧?人渣!

班主任瞥了一眼电脑,看看坐在对面的凌景鸿。

凌景鸿局促地交互搓着手,嗓子干痛。

「老师,不会是凌远,现在下这个定论还为时过早吧?」

班主任看着凌景鸿,这间办公室被清场,知道出了事的老师们都纷纷退出去,只留下老师和家长谈话。凌景鸿的儿子凌远彻夜未归,打电话不接,一大早焦头烂额的去上班,凳子还没坐热就被班主任一个电话叫到学校。

陈优优昨晚被人拖进小巷子强奸,未遂,半夜被路人发现送到医院,身上有伤,头部也受到钝器击打而精神恍惚,整个人状态极差,濒临崩溃。

「本来我们也没有说是凌远,但是,他昨晚的确是和陈优优起了争执,我们班上值日的学生可以作证。优优妈妈现在去公安局报案,我想提前通知您一声。以及凌远今天到现在也没来上学,您说说他是去哪里了?」

「我….我不知道他去哪里……」凌景鸿一头的汗:「这孩子昨晚上就没回家…..」

 

李熏然睁开眼睛,肚子上很沉,低头一看是凌远靠在上面,睡的正香。

他们昨晚在录像厅看了两场枪战片,老板家里的老太太中了风,只能急急忙忙的退票关门回家送老太太上医院。两个大孩子在街上游来荡去,凌远的手机被他爸打了十几通电话,他想回过去,可惜已经太晚,又怕他妈闹高血压,就没回。两个人在街上走来走去,最后去了一家网吧,站在网吧外面的公共厕所里随便把身上擦洗一番,早春的夜晚冻得他们浑身打颤。两个人先是玩CS,又杀了几盘三国,最后无聊的靠在一起看电影。网吧里空气混浊,红红绿绿的人影在蓝紫色的背景里有如鬼魅。烟和方便面混合着胶皮鞋,拧绞出一股臭而辛辣的气味,让人作呕。无业游民的夜晚在网络游戏上开花结果,有人看着真人直播,有人大声唱歌,化着浓妆的直播妹妹们矫揉造作,用低俗的言语和若隐若现的乳房挑逗着这群网络寄生虫给她们的表演打赏。

李熏然靠在沙发上,烟灰落了一裤子。东北哈尔滨的电影,后工业时代的重机械废城。杀人犯在脖子上挂着冰刀,前一个镜头还是吃着热腾腾的肉包子,后一个镜头就已经满天满地的血,仿佛包子和血腥糅合在了一起,色调又暗,小王子看得昏昏欲睡。

凌远半眯着眼睛看电影,哈尔滨的大型溜冰场,一灯如炬,千人冰场上仅仅有这么一个指路的灯塔。滑冰的人们像围着光亮沉默起舞的蛾子,一圈又一圈的围着灯柱机械地滑,不知道尽头在哪里,意义是什么,只是跟着一起滑行。

凌远打了个冷战,把小王子揽在身上,脱了大衣盖住两个人。

 

小王子还在老王子的监视期,昨晚他到没接到老王子电话,可见公务繁忙的李队长又加了个大夜班。小王子心思缜密,还惦记着被自己砸烂了的门锁,打算送凌远回学校就马上回家找人修门。两个人还没到南一中,冯走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李舵,你跟凌远在一起吗?」

「在一起,什么事?」

「李舵,我跟你说个事情,你不要着急,只要你们俩昨晚上也在一起就好办了……」

 

李熏然扯着凌远冲开高三年级组办公室的门,一眼就看见凌景鸿按着额角,自家老爸坐在凌景鸿隔壁的椅子上,正翻着手里一份文件夹。

「熏然?你怎么来了?」李队长站起来,办公室里云山雾罩,老王子这个大烟枪可能抽了快有半包的烟。

「爸?爸!」李熏然看见自己老爸犹如看见救命稻草,他拉着凌远的手用力握着:「爸!那件事!有人跟我说了,不是凌远!爸!」

「你把咱家门砸开了?」

「爸,是谁指认的凌远?闲话是怎么传的?」

「你昨晚几点走的?拿什么撬的锁?」

凌景鸿捏捏鼻梁,从这对父子毫无头绪的对话里抽身,愣怔地盯着被扯进来的儿子,科室主任向来从容不迫的脸上出现了震惊和欣喜交织的表情,他几步迎上去,两手重重握着儿子的肩膀,摇撼了几下。

「你昨晚上一宿跑哪里去了??」

凌远三方受制,胡乱的凑合睡了一夜让他眼窝发青,他在一片呛人烟草气味里盯着凌景鸿,突然觉得非常对不起自己的父亲。

「爸,我昨晚上和熏然泡网吧去了,对不起」

「你吓死我跟你妈了!」凌景鸿长长出一口气,回身看着自己的故交李队长:「老李,真的不是我儿子干的,你看,他昨晚上跟熏然去泡网吧了」

李队长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自家儿子和凌远紧紧相握的手上,他低头碾灭了烟,再抬起头已经换上公事公办的表情。他走过去拍拍凌远的肩膀,力道之大让这个十八岁的少年踉跄了一步。

「昨晚,大概几点见过的陈优优同学?」

凌远被鹰隼一样的目光死死盯着,他吞了一口口水:「六点半左右」

「几点见到的李熏然?」

「六点四十左右」

「在哪里见到的李熏然?」

「车站」

「和陈优优分开的时候你们三个在一起吗?」

「在一起」

「六点四十你在哪里见到的李熏然?」

「车站」

「陈优优当时在哪里?」

「车站」

「我把李熏然反锁在家里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

「那我再问你一次,李熏然为什么把我家门撬开在六点四十去车站?」

「因为他想见我」

凌远被李队长审讯一般的问话绕得云里雾里,下意识地说出了实话。

凌景鸿并没在意李队长的问话,他还兴奋于儿子的清白终可得以证明。孩子大了,也知道夜不归宿彻夜打游戏了,虽然出格,但在他看来却有一种“这才是个十八岁孩子该有的样子”,偶尔出格的凌远反倒让他欣慰。凌景鸿医院请着假,既然清白可证,那还是要回去上班,李队长也得回去继续跟进昨晚那起案子的新线索了。四个人匆匆一聚又各自分开,李熏然悄悄松开了一直攥得紧紧的手。

「凌远,你回去上课吗?」

「上,你呢?」

「我….我回家」

凌远点点头,高三的办公室里烟味散去,在渐渐淡化的烟气中,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沉默和空虚感蔓延开来。他打开办公室的窗户,早春清淡的水汽从窗外涌进来,他深深吸了口气,回过头。

小王子不见了。

 

纵然流言满天飞,但凌远到底是坚信了身正不怕影子斜这句格言。学生之间关于案情的讨论还在继续,一整天都对他报以各路或怀疑或鄙视或好奇的目光。他不能全身而退,只能暂且无视。

晚上六点半,高三下课,班长凌远锁门关窗。在车棚推车的时候被几个田径队的队员围住了。

单枪匹马打不过,校园寂静无人。凌远擦着嘴里的血站起身。

当晚,一张扫描翻印的照片再度让因为强奸案而沸腾了一整天的南一中贴吧迎来了一轮新的沸腾。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113)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