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四十一章 (完)

 

李熏然拎着一袋夜宵回到急诊,找了一圈只看见刚才汇报情况的小警员。小警员抱着一份公文就着急诊的日光灯小声默读,一抬眼看见了李熏然。

「你好!」小警员二十出头,短短的头发上带着跑来跑去溢出的薄汗,他笑着跟李熏然打招呼:「李队长去外面抽烟了」

「那我外面找他,来,包子给你」小王子递上一兜包子一杯米粥。

「谢谢」小警员接过来:「你叫什么?」

「李熏然」

「我也姓李」李警员笑笑,站得笔直。

 

李熏然把剩下的包子和粥又分给李队长其他跟过来的几个手下,又把凌远那份放在了护士台。小王子怕自己老爹风餐露宿的破胃饿久了要闹反酸,赶忙拎着吃的到急诊外面的休息区找人。

急诊楼和住院部相连,中间隔着一个大概三五十平米的小型花园。李熏然走着走着闻见一股很重的烟味,是老王子常年必备的都宝香烟,小时候李熏然偷偷摸摸抽了一口,嗓子哑了整一个礼拜。

「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老王子慧眼识人,光听脚步就知道是儿子摸过来了。

「给您送吃的」小王子赶紧迎上去:「素馅包子,紫米粥,爸,没有白菜粉条的,给您换成胡萝卜鸡蛋了」

「不挑」李队长接了包子,三口一个。

「喝粥」小王子服务工作落实到位,往塑封粥上插了吸管递给老爹。

老王子饿得发慌的胃终于填进了东西,这点温热清淡的食物让他长长舒了口气。夜色晦暗不明,半轮月亮模模糊糊,像是蒙着一层纱。老王子把剩下的半杯粥装进塑料袋,掏出烟。

「您来一棵?」李队长晃了晃烟盒。

「别别别」小王子讪讪地笑,跟父亲打太极。

李队长也不坚持,自顾自的打火点烟。父子站在小花园微风轻拂的树下,对着月亮发呆。

「小李给那个叫晴晴的小姑娘送回家去了,刚才跟我说,受伤的那个孩子,就是你那同学,父母都不在南市?」

「他是东北人,父母都在老家」

「孩子出了这么大事,他爹妈要心疼坏了」

「好在手术成功,而且伤的不算特别严重」李熏然心有余悸,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方晶晶流淌的鲜血和方晴晴绝望的哭闹。他觉得手有点哆嗦,赶忙悄悄攥紧了拳头。

「爸,老高….高吉列,他得死刑了吧?」

「死刑?」

「打算外逃,再加上,那什么了陈优优。算重刑犯了吧?」

「等开庭的时候你去…..不对,你还未成年,去不了」

老王子的烟烧灼空气,发出细微的噼啪声。在呛人的烟味里,李熏然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个问题:「爸,您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吃饱穿暖」

「不是,我说真的」李熏然不知怎么想起了陈优优那张好看的脸,标准的八颗牙微笑和她清脆的声音。陈优优是一个理想的实践者,她似乎一直在践行着自己的理想,成绩优异、校园生活丰富多彩,对未来的规划目标明确。他最近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当初凌远说他顺应陈优优等同于顺应了普世道德,但在他深层次的想法中,他所顺应的难道仅仅是一种虚无的道德观?

后来李熏然想明白,他顺应的不仅仅是陈优优的普世观念,他同时被陈优优的理想主义折服,她有理有据、规划明确的理想道路撼动了自己。归根结底来说,李熏然是个没有什么理想的普通学生,而他所接触的所有人似乎都具有某个深深浅浅的目标,比如冯走之,比如凌远和陈优优,这些人的理想炽烈如火,让他这颗平凡的心在触摸到火焰的时候被灼烧得猛然一痛,仿佛大家都已经走上追逐未来的道路,而自己还在迷茫的混日子,过着苟且空虚的生活。

老王子看着自家儿子说完一句话就陷入沉默,像是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思考。他捻灭了烟,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拉着他坐在长凳上。

「你刘叔叔牺牲了」

「什么?!」李熏然极为震惊:「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上午」老王子又掏出烟:「抓一个跨省的杀人犯,让对方砍了,当场牺牲。但是人抓到了,下午我们审犯人,你刘叔叔的妈妈来了,哭了很久」

「爸…..」

「爸的理想就是每天都能抓一个犯人,跟队友一起到点下班,然后回家吃饭」

老王子看着儿子脸上泛起讶异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脑袋:「怎么?这不算理想?」

「我…...以为您会说您的理想就是守护正义…..国泰民安什么的」

「那是开会的时候说的,其实到了现实里,还是实实在在抓一个犯人更实际」

「那要是抓不到,您会觉得失望吗?」

「不会,今天抓不到,明天要接着抓,后天还要接着抓。这就是爸作为一个警察的使命。“正义”不能完全压倒邪恶,但只要能跟邪恶持平就说明社会还是稳定的」

「正义不是应该压倒邪恶吗?」

「正义和邪恶目前还是持平的,爸也好刘叔叔也好,无论是谁,在这个岗位上,只要我们跟邪恶对抗到最后一秒,那么也许有一天,正义就能完全压倒邪恶了。懂不懂?」

「…懂一点」

「你还小呢,大了就懂了,你就记着,不管你将来在什么岗位,只要你守护着国家,国家形象就是你的形象,那你就是光荣的,你可以把这个作为一个理想,将来慢慢实现它」

「怎么实现?考个特别好的大学挺难的」小王子有点泄气。

「不一定要在科学技术上实现,在方方面面都能实现,打个比方,你是环卫工,保持街道整齐就是理想,你要是开饭馆,保证食品安全食客放心也可以是理想….」

「您意思就是我考不上大学了!」

「唉,爸也没说一定考不上,就是举个例子,跟你打比方….」

两个人正说着,老王子的电话响了,局里让他回去。李队长挂了电话站起来,看着和自己几乎一般高的儿子,露出一个李熏然很少见过的笑容。

「然然,你不用着急,慢慢来,以后什么都会懂的。你呀,跟你妈一样,脾气急」

 

冯走之换好衣服开门出来,苏阿姨在给他装粥和小菜。他下了楼,跟苏阿姨打声招呼,苏阿姨一抬头,眼里一闪而过讶然的神色,但马上就调整回了标准的佣人微笑。

「Morning」

两个人抬起头,冯走之的二哥冯仰谦开了房门,又一个小开。

冯走之跟自己的老爸冯宝荣借了钱,二哥代表全家过来慰问,再把人带回家。苏阿姨一早准备西式早餐和中式清粥小菜,准备好了就开车送冯走之去医院。二哥在空荡荡的家里吃完早餐又上楼,看见冯走之大开的房门便走了进去,床上一个纸箱,整整齐齐叠着弟弟这一年多添置的女士外衣,纸箱上写了地址,电视上经常呼吁捐款捐物的一个地方。

方晶晶已经醒了,一大早坐在病房里看书,跟谁也不说话。他父母从东北过来看他,带了一些特产,奶奶和叔叔昨晚来病房,蚂蚁搬家一样搬走了一些。他算不上重伤,但也要休养,学校来了老师过来慰问,说他是“见义勇为好少年”。这些虚头虚脑的荣誉让受伤了的孩子无暇顾及,与其在大人之间周旋,倒不如安安静静看看书。

「方…..」冯走之推门进来,改了口:「方舵主早啊」

方晶晶抬起头,一眼竟然没有认出人来。

「不是,走之?」他放下书:「哎妈呀你咋把头发弄成这样儿了?」

冯走之散松松的头发被剃成了很短很短的寸头,额头和青色的头皮相接。方晶晶从未见过这样的一个花园。

「我换个发型!」冯走之学着李熏然的样子捶了捶方晶晶的肩膀:「男人本色」

两个人沉默下来,方晶晶把书收起来,声音微微暗哑的开口:「我妈说你给我交的住院费?」

「我没钱给你交,我哥来交的」

「你哥是不是要带你走?李舵说你要转学」

「我要回上海去了」

「你咋想的!」方晶晶坐直身体:「你不当女生了?你回上海是不是又要死一回?」

「我是个男的,不该有别的想法,以前我很幼稚」冯走之觉得自己慢慢开始像男性靠拢,他岔开腿坐在床沿:「摒弃了幼稚的想法才能得到新生,我觉得现在感觉特别好」

「那你哭啥?你瞅你眼泪掉的」

方晶晶搬着冯走之的头,拿病号服的袖子给他擦眼泪,擦得人眼睛通红微肿,睫毛都湿乎乎的。

「不当女孩了?」

「不当了」

「为啥?」

「为了你不当了!」冯走之把鼻涕全抹在方晶晶的袖子上:「跟我爸借钱是拿回上海换的!晓得伐!晓得伐!」

方晶晶抱住冯走之,摸摸他变成了圆寸的头:「你说你咋这么拎不清呢!」

「当女人能有你命重要啊!我瞅你才拎不清!」冯走之一声暴喝,东北腔脱口而出。

「哎妈呀!」方晶晶一拍大腿,小花园这个口音都被同化了!果然跟东北人在一块儿时间长了,口音全跑偏!

「你哎妈呀什么!」冯走之开始暴打方晶晶没受伤的肩膀:「你赶紧好了!赶紧来找我!你别忘了我!方晶晶!」

「我不能忘了你」方晶晶被打得呲牙咧嘴,再度抱住冯走之:「你是我的花园,里面盛开蔷薇,我不在乎你理想的改变,只愿意一直守护着你,假如你有了新的目标,我也愿意守护着你等待实现。我的蔷薇为你开放」

冯走之紧紧回抱方晶晶,太感人了,小花园哭得像泄洪。

「你剪去头发,不代表失去理想,就像鲶鱼没有须子,但还是可以做菜」

小花园一抹眼睛,面无表情站起来。

老子信了你的邪!要泼这个戆督一脸粥!

小花园拧开保温桶准备泼粥,看见方晶晶吊起来的受伤的腿和脸上的淤青,头上缠着纱布。

一副傻样子。

但是要记住他现在这副傻样子,直到他们重逢,他的心里要一直放着方晶晶。

「咱们来一发」冯走之关上房门拉好帘子,爬上了床。

「塞、塞门缝吧」李熏然抱着一罐鸡汤和凌远站在门外,他们站了有一会儿了,一直没好意思打断小夫妻的感情交流。

「可能来不及了」凌远表情严肃:「他刚才关门没看见咱俩?」

「人一旦想做爱就是单核运转,你也一样」

「塞门缝吧」凌远敲敲门,把一枚安全套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时间还早,优等生和吊车尾像上次一样守在门口。

「我们把鸡汤喝了吧,里面的一时半会儿喝不上了」李熏然闻着香味觉得很饿,凌远帮他拧开盖子。

「那你说好要走了?去美国?」小王子喝了几口汤,嘴上油亮亮的。

「对,先去北京考试,然后再去美国」凌远帮小王子擦嘴。

「之后呢?去美国学什么?」

「学医」

「为什么要学医?」

凌远靠在椅背上想了想,抬起了双手。

「那天抱着方晶晶,我的手一直哆嗦。脑子一片混沌」

「你又不是专业的,别太放在心上」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熏然,我觉得只有直面生死才能知道生命的意义」

「什么意义?」

「一个人求生的欲望是在最后一刻才全面爆发,我希望自己能帮这些还有希望生存下来的人完成他们继续活下来的梦想。熏然,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当别人想活下来的时候,我那天看见医生抢救方晶晶,他们抢救的是别人对生存的渴望,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特别想」

「所以就打算当医生了吗?」

「算是吧,我想我一直都很尊敬我父亲,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他是个优秀的医生,也是他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吧」

「那你要好好考试,为了自己的理想奋斗」小王子放下保温桶,紧紧攥住恋人的手。

 

四月,凌远登上去往北京的飞机。冯走之随着哥哥回到上海。南市机场里两对恋人依依不舍,在空旷的候机厅,少年们共同度过的时光至此画上句点。天气很好,方晶晶的腿伤基本痊愈,在江边步行街,方晴晴戴着冯走之送给她的蝴蝶发卡一蹦一跳,阳光下的蝴蝶振翅欲飞,闪烁着金色光芒。

李熏然目送着兄妹两个走远,他坐在步行街的长椅上吃冰淇淋。老王子跨省抓捕犯人,一走就是一个礼拜,家里冰锅冷灶,晚饭就去老爸食堂解决。

小王子抬手遮阳,看着宽阔的江面。凌远在这里长大,他也在这里长大,这座城市到处都有这群孩子流连的身影。当然,在阳光下,也有时刻存在的浓稠黑暗。

“我要当快乐王子,守护我的臣民”

小王子翘着嘴角,想起他和凌远在这里大声喊出的豪言壮语。理想是什么?是一种认清了现实后还能继续追寻,在荆棘之路上勇往直前的动力。他终于明白老王子对理想的追求,也明白了自己对理想的追求。他的理想其实一直都有,一直没变,在他少年纷乱繁杂的时光里,快乐王子的信念从未离他而去。他不愿意直面成人世界圆滑的腔调和世故,他只愿意成为守护臣民的王子,像他的父亲一样,守护着正义和爱,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分钟。

卖煎饼的小车从他的身边慢慢推过,快乐王子饿了,于是买了煎饼果腹。小贩把滚热的煎饼放塑料袋里,又给了几张切成长方形的报纸让顾客垫手。

小王子三口五口啃完了煎饼,阳光太好,下午太闲,他百无聊赖的看着手里的剪报打发时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小王子念着报纸上沾着油点的小字,舔了舔还带着葱花味的手指。

什么意思?看不懂。

以后就会懂了。

 

 

尾声:

因南市教育体制改革,南一中与南二中合并为“南市永平中学”,南一中旧址成为永平中学初中部,那一年在旧址发生的许许多多新闻,随着初中部的落成而化为尘埃,再也无人提起。

凌远在北京参加完考试,被理想中的学府招收,顺利成为医学生。小王子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公安干警守护一方家园,后来他连续两年蝉联永平中学全校第一,成为继凌远之后的又一个优等生神话。陈优优休学数月后参加高考,成绩优异,后又远赴德国攻读心理学专业,致力于因家庭暴力、强奸等受到伤害的女性心理疏导和女权主义传播推广。冯走之回到上海之后没再闹自杀,他决定冷静思考自己的未来,是不是后半生真的想要成为一个女孩,最后终于在高考后的暑假说服家人,接受了变性手术。方晶晶养好身体就跟随父母回了东北老家,进入当地中学就读,他和冯走之三年中都没有再联系,但在他高考的前一晚,一个名叫“白鹤”的家伙给他发了一条祝福短信。告诉他现在自己一切都好,只等待与黑鹏重逢。南一中成为了这群少年永生难忘的回忆,但无论这场回忆心酸或者甜蜜,痛苦还是快乐,属于他们的青春年代终究已经走远,而生命的长河将带领这群少年奔流向前,永无止歇。

==全文完==

【目录】

评论(160)

热度(481)

  1. 乌素宽心粉儿青山有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