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续二】你呀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人民医院一把刀的凌院长翘首企盼三个小时,才终于等回来一碗白粥。

  曾经的南一中小王子李熏然从北京学成归来,成功加入公安干警队伍,现在已经连跳两级晋升副队长。凌院长学成归来,直接特聘为南市人民医院院长,也算人生处处是花开。可惜两朵花连枝并蒂,官场得意情场失意,凌小花和李小花在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在实践理想的旅途中大步前行,一个不小心,就是一个月互相见不到面。

   「不行!坚决的不行!本王子这不是又要成为白月光了?」小王子非常恼怒,捶胸顿足,没想到上学的时候好不容易打破的缪斯神话,在成年之后竟然有卷土重来之势,必须将其扼杀在摇篮里!一丝一毫都不能放过。

“凌远,不许吃午饭,等本王子给你送好吃的”

凌院长开完职工大会,手机一闪一闪,打开一看是李熏然的短信,圣旨。

凌远摸摸口袋里的半包苏打饼干,又看看时间,心说这也马上要到中午了,干脆就等着小王子口中的好吃的,他掏出一片饼干塞进嘴里,噼里啪啦打字:“臣遵旨”

一遵旨就遵到了下午,凌院长饿得眼冒金星,秘书陈镇苏看不过去,下食堂煮了一份饺子送进来。

「院长,吃点吧,您脸都绿了」

「瞎说,脸要绿了人还能要?」

「胡萝卜鸡蛋的,您来一个,我不跟别人说」

「……那我简单地来一个」

凌院长最终没能禁住诱惑,掰开木头筷子刚要吃,眼看着办公室的门让人推开。

「不许动!」

小王子拎着保温桶,战术姿势标准利落,从门外带进来一阵夏日的季风。

「陈秘书,筷子掰好了,快点吃吧」凌院长站起来整整衣服,拍拍陈镇苏的肩,把筷子塞进陈秘书手里,对着门口的李熏然笑笑:「陈秘书手抽筋了,掰不开筷子」

陈镇苏握着筷子,眼珠一转,赶忙做了个半身不遂的姿势出来:「真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我我我去照个脑CT,可能是要偏瘫了」

「慢点下楼,不行就找人扶着」凌院长人文关怀,亲自送下属出门,慈善和蔼。等到下属一溜烟跑了他才转回视线,面对着刑警男朋友,面不改色:「关爱下属,我的责任」

「好说」李副队今日显然不想究责,只把保温桶往桌子上一放,旋即拧开,腾出一股热气。

「吃」

凌院长微笑着点点头,在蒸汽熏和中看清了保温桶里的食物,一罐子白米粥。

非常贴心,为了控制盐分摄入,这么一罐粥下去,嘴里都能淡出鸟。

但因为是李熏然送的,所以还是要喝。

凌院长拿出不锈钢勺,饮水机下面烫干净,插进粥里,舀出一勺吹了吹,慢慢送进口中。

入口柔,一线喉,丝滑滚烫,还有一股糊味。

小王子哪里都好,唯独熬粥总是心不在焉,懒得搅,一锅粥熬一小时才去厨房看一眼,临幸一般的搅几下应付了事,糊底是正常的。

但因为这是月余不见的第一碗粥,所以还是要好好品尝,哪怕糊味溢满了口腔,心中的感动却不是假的。凌远一边吹粥一边想起以前的豪言壮语,那句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死都不怕,还怕喝粥?

 

李熏然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假装看报纸,血压飙到一百八。

凌远味觉失灵了?没喝出粥是糊的?还是他心甘情愿当个二百五?

小王子扶着脑袋看着男朋友喝得一脸感动,在心里默默摇头叹气。他今天安排了点节目,白粥是引子,熬得有些糊了,但正好配合行动。只要凌远说不好吃或者不能吃,他李熏然马上就能抖出第二个包袱,而第二个包袱才是今天小别胜新婚的重头戏,谁知道凌远这个二百五喝起来没完没了,一副饿了三百年的样子。

其实凌远一方面是不想驳了李熏然面子,另一方面也是真饿了,吃什么都香,这才来者不拒皆为上品。

李熏然看着凌远一把钢勺上下翻飞,一罐白粥行将见底,觉得自己要是再不主动出击,今天的重头戏就算栽了。

小王子掏出手机,飞快打字。

苏奇辰站在楼道拐角,托着一个蛋糕拎着三个保温桶,等得一脸不耐。

师父进去半个钟了,他也活活在楼道站了半个钟,保温桶坠得肩膀疼,蛋糕不能碰坏了,只能一只手稳稳托住。人民医院办公区人来人往,小护士老财务都对楼梯拐角这位年轻小伙行注目礼——好好的大小伙子,怎么跟要炸碉堡一样?财务刘姐和小护士絮絮叨叨:啊哟,不要是捣乱分子的伐?医闹闹到办公区来了哦!

苏奇辰鼻子里哼了一声,弯起嘴角,二十度完美男性笑容:很好,女人,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说我的人!

「什么人啊?这里办公区,您没事请出去!」

苏奇辰转过身,瞧着眼前戳了一个和自己一般高的男人,白大褂,黑西裤,文质彬彬,嘴角三十五度上扬。

很好,你是第一个敢对我露出挑衅笑容的人!

苏奇辰伸平嘴角,刚要说话,口袋里手机一震乱响。

好好不吃眼前亏。他想,毕竟师父有难,八方支援。

「劳驾,麻烦您帮我看看短信」苏奇辰努努嘴,「我腾不开手」

「好说好说」陈镇苏也一脸好说话,拿出手机,俩字:行动。

行动?陈镇苏眼瞧着对面的人发力往院长办公室跑,不好,医闹!

苏奇辰在前面跑,陈镇苏在后面追,身体素质不一样,能撵上就不容易。院长办公室在走廊另一侧,办公区往高层走的医生护士很少,高层办公区一派安静祥和。隐隐约约从尽头的办公室里传来一阵功放的音乐声,随着风吹来,有一点惆怅却又充满理想的意味。

 

李熏然捂着凌院长的双眼,他已经虎口夺粥,说什么也不许凌远再吃了。今天其实是凌远的生日,只不过两个人都忙,忙到直到生日这一天李熏然才想起,他二话不说请了假就拽出徒弟给凌远准备生日,什么三大纪律八个注意,在本王子的爱情面前一文不值!

凌远灌了一肚子的米粥,此刻走路都艰难起来,早知道不那么下狠的吃,为了不伤面子反倒伤了自己,他觉得今天好不容易没有疼起来的胃又隐约发胀。好在这是一个惊喜,是来自李熏然的惊喜,从少年到中年,他给自己的惊喜从不间断。李熏然开着手机功放,一首轻声哼唱的歌遥远地传来,是一种追忆,也是这么多年相伴在一起凝结成的点点滴滴。凌远一步一步被李熏然推着走,满脸的笑容,心甘情愿。

「好,就站这里,不许睁眼!本王子去开门,你不许偷看啊!」李熏然慢慢松开手,再三确定凌远没有睁眼,这才慢慢拧开门把。

苏奇辰看着三步之遥的房门敞开透出光亮,他迈开大步,却被人一把抱住了腰。

惯性使然,蛋糕横飞,李熏然眼看着一个棕白色礼盒低空飞过,稳稳砸在凌远的脸上。

「不许动!袭警!」苏奇辰扔了保温桶回身一个擒拿。

「凌院长!医闹!」陈镇苏躲开横飞的塑料桶,却被人狠狠拧住了胳膊。

「怎…苏…凌….!」小王子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惹得失语,两个大男人缠抱在一起顺着门外滚进来,凌远被砸得猛退三步,眼看要倒。李熏然一个健步冲上去垫在凌远后面,膝盖撞到茶几,直接拉着凌远趴在了地上。

四个人摔得乱七八糟,凌远终于抹干净脸上的奶油,屁股底下压着小王子;而苏奇辰和陈镇苏还在忘我地打斗。

李熏然放在办公桌粥桶旁的手机依旧哼唱不已,手机屏幕暗下去,白色的日光灯在黑屏手机上映出一条白而长的负影。

“…你呀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谈着轰轰烈烈的爱,奔跑在天地间….”

==暂完==


诸君,

六一儿童节快乐!

(续一是樱桃)

评论(53)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