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引用一句王尔德,“我想保有爱的神与魂,使之存活在我的肉体中,熬过那副肉体蒙受屈辱的漫长岁月而不死。”
我知道责问和诉求是常态,也知道人们追逐的是正义。可是我写的东西我自己负责,我所审视和批判的是我内心对我笔下文章中的故事及其人物的写照。从前我不因自己热度不高而感到失望难过,现在也一样不会对热度有什么追求。我会保持自己对所审视的人物的构思来写东西,直到我自己累了为止。不想以外界因素为转移,是因为我本身并不关心别人的全部,我觉得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他就是什么样子,我不关心的地方就不会探究,所以也没有因此而困扰;我用不关心的部分喂养自己剥离普世观念之后对事物的关注。
很久都没用这个账号说点什么了,今天翻了翻王尔德,那就再引用一句吧,把这段话送给我心里的白月光明楼明诚,送给野狗老杜和一霖,少年的李熏然和凌远,“你想我会不让你知道吗,你受苦,我与你同在受苦;你哭泣,我眼中也会充满热泪?你想我会不让你知道吗,假如你幽困于缧绁之室,为人所不齿,我会用满心的悲哀去构筑一处宝屋,百倍加添地存起世人不让你得到的一切,等着你的归来,伴着你的康复。”

评论(70)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