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

第四十六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

许一霖坐在窗边,用铅笔划手里那本《读者》中引用的诗句。

杜见锋回北京之后格外忙碌,只给许一霖打过几个电话,又汇了钱过来让他把网线装上,这样还能视频聊天。董宛芳被常家辞退,只好再去做保洁阿姨。

他觉得自己很颓废,杜见锋给打过来的生活费他一分也不动,生活依靠他自己先前赚到的积蓄,董宛芳没把儿子休学的事情当做什么隐瞒,邻里传了几天也就作罢,毕竟休学不是退学,许一霖从小吃苦,身体不好回来休养也是正常,大家就还都各自像之前一样安稳过活。

「一霖哥——」

『哦哦来了!』许一霖合上杂志穿鞋下楼,陈阿七站在楼下。

「哥,我电脑坏了!」阿七一脸愁苦,把笔记本往许一霖鼻子下一放,「打着打着联机就黑屏了!再开机老是蓝屏!哥!救救它吧!」

许一霖揉一把陈阿七的头发,把电脑抱在怀里,转身上楼。

『电源线带着吧?』

「带着」

许一霖插上电源,开机,进入设置页面。

『系统崩溃了,你平常东西存在哪个盘?』

陈阿七扬着下巴想想,「C盘」

『C盘不能存太多,你下回放D盘』许一霖敲了几下键盘,噼里啪啦上下翻飞,再一重启,电脑亮了。

『先修复一下,明天把你哥的系统盘给我,我给你重装,今天先帮你备份到D盘好伐?』许一霖挪着鼠标,又是一阵噼里啪啦,打开C盘几个文件夹。

四个字,杂乱无章。

许一霖皱皱眉,感觉眼前平铺了几百个文件夹,安装包和补丁挤挤挨挨,文档和图片交相辉映。

『阿七,你这个太乱了,你来自己备份,我给你建个新文件夹,不用的东西要删。』

「哥,你全删了吧」陈阿七挺痛快。

『都不要啦?』

「我也看不出来了!」

许一霖叹口气,电脑铺排得乱七八糟,他一口气全删了,只留下系统文件。

『先拿着回去用,明天我给你装新系统,别忘来找我』

阿七一脸崇拜:「哥!你太厉害了!我怎么觉得比之前的还好用!」

『你之前的都快要带不起来了,卡』许一霖简单解释一下,一拍脑袋。

『阿七!你家有人吗?』

「只有我!」

『走!带哥去你们家!』

 

帮阿七装好电脑,许一霖直接登录QQ,想看看杜见锋在线不在,结果对方的头像灰着。他悻悻地刷了一会儿网页,心里觉得自己也太着急,也没问问对方有没有时间就着急地上网来了,他噼里啪啦给杜见锋留言,说了说天气和现状,又说现在在朋友家,晚上回去拿流量聊天,网线报装了还没来工人,玉兰开得很迟,一大早看见一只蝴蝶,黑漆漆的,不知道是蝴蝶还是蛾子。

他有的没的聊了一大篇,跟写作文一样,不知道杜见锋会不会嫌他话多。许一霖啪叽一合电脑,嫌弃也晚了!已经是老子的人了!

阿七在一旁看着他一霖哥脸上风云变幻,踌躇渴望得意失落嬉皮笑脸,觉得一霖哥去了北京之后果然是不一样,北风吹开他脸上的肌肉,让一霖哥多了那么多从未见过的表情。

关了电脑时间还早,许一霖又跟阿七打了会儿游戏,正在胡闹,陈阿姨下班回家了,看见许一霖,特别开心地招呼他喝茶吃水果,又抓了一大把花生塞进他口袋里。

「妈!我在家你怎么不给我洗水果!」阿七啃着大苹果一脸悲愤。

「你自己手租来的呀?自己不会洗?」陈阿姨一边把水果往果盘里装一边数叨:「霖霖啊,你阿七弟弟在家游手好闲的,他哥都比他省心!」

「妈您偏心!我哥在家的时候你还说我省心呢!现在又成他省心了!」阿七咬一大口苹果,直着脖子往下咽:「一霖哥你不晓得,我哥才坏呢,他在外面谈恋爱,寒假跟人过日子去了!我跟爸妈去海南,他跟那个小姐姐在宾馆哎哟哟哟哟」

陈阿姨使劲拧阿七的耳朵,阿七半个耳朵要被扯掉了。

「陈小米!皮紧了伐??」

阿七被喊了大名,立刻噤声,陈阿姨把橘子放在果盘上,挑个大的塞给许一霖,「还是霖霖省心哇,我家这一大一小都是小混蛋!你看看阿七,马上要念高中了,他爸爸给托了关系要去念重点,可他成绩差的来!都不好意思给人家重点校的老师看!」

许一霖佯装生气,弹了一下阿七脑袋,笑着说:『阿姨别着急,阿七聪明,念重点没问题的』

「聪明也不好好学习!成天打游戏机!我到省心,大儿子去海南过小日子,小儿子干脆抱着游戏机过日子!」陈阿姨发泄一通,又瞧许一霖:「还是霖霖省心,我听宛芳讲你在北京念数学,好高深的!黏米跟你一起长大,结果就去念个旅游管理系!将来还不知道什么前途!霖霖谈恋爱了伐?」

许一霖一惊,赶忙摇头。

陈阿姨非常满意:「哦哟要说还是人家宛芳省心,霖霖阿姨同你讲,不要这个年纪谈恋爱的,要谈就二十四五谈,哎过了那个年纪也是老黄瓜!」

许一霖嚼了一口橘子乐得直咳嗽,幸亏没说实话,要是跟陈阿姨说他现在跟个二十七岁的老黄瓜谈恋爱,陈阿姨要气死了!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天,陈阿姨就准备做晚饭,留下了许一霖,阿七围着他妈转来转去,说一霖哥家里红烧肉好吃腊排骨好吃什么都好吃,气得陈阿姨追着打他,许一霖看他们母子追着打闹觉得好玩,突然就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和妈妈这么亲密的吵闹过,杜见锋走后,母子两个像是回到从前,但又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董宛芳不再进他的阁楼打扫卫生,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出门抱他一下,许一霖看着阿七被妈妈拧着耳朵鬼哭狼嚎,忽然觉得自己十分残忍。

阿七被他妈打得躲进房间,陈阿姨舀米蒸饭,打开冰箱取出蔬菜。

『阿姨,我不在家吃饭了,我先走啦』

「一起吃吧!阿姨烧鸭翅膀给你呀!」

『不吃了不吃了,我想起来要帮我妈买个东西,晚了就没有啦』许一霖站在门口开始穿鞋。

「那就下回来吃啊!」陈阿姨帮他拽拽外衣,又拍他肩膀:「霖霖呐,你和你妈妈好好聊一下,她会让你走的,阿姨帮你说过话啦!」

 

许一霖骑着车飞快跑回了家,董宛芳还没下班,他去菜场买了小菜和肉,站在楼下的公用水池里洗洗涮涮,又一头扎进小厨房,风生水起,虎虎生威。

忙活了半天,炖出一锅红烧肉,炒了两个菜,还烧了妈妈爱喝的蘑菇汤,许一霖拿着小时候他妈妈端菜用的木托盘把饭菜端回楼上。

董宛芳天黑了才回家,累了一整天,去给幼儿园做保洁阿姨,小孩子们吃个饭泼泼洒洒,满地的油星,天还冷,油都凝住了,要跪在地上用热毛巾来回擦干净,很累。她慢吞吞地进门,闻见饭菜香味,一抬眼看见自己的儿子围着她的草绿围裙,正在擦椅子。

『妈,快洗手吃饭』许一霖收了抹布,推着董宛芳到脸盆架旁边。

「今天怎么想起做饭呀?」

『想吃了!』许一霖给妈妈擦干手,又拉着她回到桌前,『红烧肉!妈我现在红烧肉烧得可好吃了,还有这个腊肉红菜苔!腊肉是菜场那个阿婆晾的,成色特别好!我还给您烧了蘑菇汤,放了半个苹果,暖胃的!』

许一霖像个小孩子一样洋洋得意,又扶着妈妈坐在床沿:『妈,今天您坐床上吃,这是上上座!』

董宛芳捂着嘴笑,她儿子小的时候个子矮,那时候又没有宝宝椅,她就把孩子抱到床边,跟他说这是“上上座”,哄着许一霖坐了好多年,这种小时候的玩笑现在再提起,有了些时移世易的意味,但让人温暖,也让人怀念。

母子两个一顿饭吃了很久,也吃得很香,他们聊了许许多多,小时候,长大些,再大些,像是一起经历了一部青春的电影。董宛芳最后拿出过年买的桂花酒,母子两个喝了一些,他们都不胜酒力,喝着喝着就醺然欲醉起来。

董宛芳有点晕晕乎乎,被扶到床上躺着,他的儿子忙里忙外擦桌子扫地,最后打了热水帮妈妈洗脸。

董宛芳在一片热气里看着脸蛋儿红红的儿子,端着脸盆对自己傻笑。她的孩子从来也不会喝酒,小时候过年给他一小杯葡萄酒,他就会这样红着小脸对自己一脸温柔地微笑。毛巾很热,粉红色的毛巾让董宛芳的脸也柔和起来,她擦去了脸上的泪。

收拾干净屋子,许一霖就回阁楼睡了,反倒是董宛芳睡不着,她翻来覆去几次,就悄悄下了床,插上她起夜时候用的小灯泡。

七瓦的夜灯光芒昏黄,她恍恍惚惚,想起那个戴着眼镜的北方人跟她聊过几句,那时候杜见锋正在轻轻地吻她儿子的手心。

“杜哥在您家外面坐了一晚上,说是许小弟不接电话,怕你们出事儿”那个北方人的口音对董宛芳来说十分陌生,可她还是继续听下去。

“杜哥送许小弟去医院的时候还发着烧,这边许小弟挂点滴,杜哥在隔壁打退烧针。”

“阿姨,我是他们俩的朋友,杜哥真的对许小弟是真心实意的,对了阿姨,我给您看看我女朋友,我女朋友也是许小弟的好朋友,我们大伙儿都互相认识。”

戴着眼镜的北方青年掏出手机,照片里的漂亮姑娘目光干净纯粹,就是有些冷淡表情。董宛芳看着女孩子长而微卷,浓密的头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蝴蝶不知道自己是庄周还是蝴蝶,庄周不知道自己是蝴蝶还是庄周。

她的霖霖要飞去更广袤的原野,才能认清自己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42)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