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杜霖现代AU】

第五十五章

 

“阿姨:

您好。

首先跟您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现在在北京工作。

很多年没有写过信,一提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就想到哪里写哪里吧。

阿姨,现在是二月底,北京的冬天还没过去,可我觉得很快就要过去了,今天上班,看见马路上的树都去掉了保温层,阿姨,北京的树都是净化空气用的实用树种,我看见园林工撤去帆布,非常想念在小城那几天看到的石楠和榉树,以及您家附近的蔷薇,虽然它们都还没有开花。

一霖最近工作很忙,他在做网站维护,一霖说您听不懂,其实我也听不懂,我的专业不是电子行业。一霖很努力,他们领导说如果不是要回去上学,他会破格留下一霖。

一霖很快就能回清大念书了,请您放心。阿姨,我想从这个月开始,每个月给您汇一笔生活费。一霖说您的女式大衣穿了十五年,我想给您买一件新大衣。

                                                         祝好

                                                      杜见锋

                                                    二月二十五日”

“阿姨:

     您好。

     上一封信不知道寄到了没有,因为我很久不寄信,担心地址写错。

     如果您没能看到上一封信,那我首先跟您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现在在北京工作。

     阿姨,现在是三月下旬,北京的集中供暖停了,有一点倒春寒,可是不算冷。一霖昨晚稍微有些咳嗽,可能是着了凉,今天我没有让他上班,我也没有去上班,在家照顾他。

     阿姨,板蓝根和感冒冲剂,是不是家里常备药?我不太清楚。刚才一霖叫我买了板蓝根,还让我也喝一杯,他说春季容易感冒发烧,让我喝了预防。

     我去买药的时候,看见路边的玉兰树都开花了,很好看。很多人在拍照片,我想起住院那几天病房窗外的玉兰树。我觉得南方的花要开的早一些,但我没有这个时候去过南方,所以不能确定。

     阿姨,我和一霖准备要搬家了,会住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附近,我们收养了一霖在大学里喂的两只小狗。我很希望搬家后您能来做客,一霖说等到冬天把您接来,因为南方没有暖气。

                                                

                                                            祝好

                                                            杜见锋

                                                         三月十七日”

“阿姨:

     您好。

     不知道前两封信是否顺利寄到,因为很多人说邮政送信很慢。

     如果您没能看到前两封信,那我首先跟您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现在在北京工作。

     阿姨,四月了,今年的四月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前几天我去出差,带回了礼物,已经让一霖寄给您。我想您应该是先收到礼物再看到信。

     一霖前两天在微博转发抽奖,中了一张购物卡,贰佰元。我们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一霖说您喜欢吃北方的干货,我们买了很多,这次一并寄给您,希望您喜欢。

     阿姨,您可能还没有看到一霖养的两只小狗,我照了两张相片,冲印出来,随信附上。小一点的那只叫做达鲁,大一些的叫做辣皮特。名字是我取的。一霖说我二百五。

                                                            祝好

                                                           杜见锋

                                                          四月八日”

“阿姨:

     您好。

     这是第四封写给您的信,不知道前面的是否顺利寄到,我有些忐忑。

     如果您是从这封开始读起,那我首先向您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现在在北京工作。

     阿姨,五月的南方会经常下雨吗?最近北京很热很干燥,我和一霖把电扇搬出来用。一霖晚上睡觉也想吹,我担心感冒,就没有同意。

     一霖说他非常喜欢五月,因为他的生日在五月。我也很喜欢,因为我喜欢一霖。今年一霖的生日是在家里过的,我们的朋友李清江,就是上次您见过的那个戴眼镜的人,他和他的女朋友一起来家里为一霖庆祝。我们吃的是火锅,锅底是按照网上给出的方法炒的。真辣,我其实不是很能吃辣,一霖很开心。

                                                             祝好

                                                           杜见锋

                                                          五月九日”

“阿姨:

     您好。

     前面四封信不知道是否顺利送达,希望这一封您可以看到。

     如果您没有收到前四封信,那我首先向您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在北京工作。

     阿姨,夏天来了,一霖说从六月入夏开始就要吃得清淡一些,因为夏天的肠胃比较虚弱。我不太知道养生,可是一霖说的应该都是对的,我决定这个夏天开始吃素。

     昨晚一霖说有点想家了,我也有点想家,我们想抽时间回小城看看,本来已经计划好了,可是我突然被工作拖住,所以计划没有完成。本来一霖要自己回去,可是他们公司突然出了一些问题,不给放假了。好在现在已经解决了。您请放心。十一的时候一霖应该能回去,十一他有七天假。

                                                         祝好

                                                        杜见锋

                                                         六月十二日”

“阿姨:

     您好。

     这是写给您的第六封信,不知道前面五封是否已顺利寄到。

     如果您未能收到前五封,那我就在此向您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在北京工作。

     阿姨,北京已经进入七月桑拿天,非常热。我很担心一霖中暑,最近我按照网上的菜谱买了很多熬酸梅汤用的材料,一霖笑话我杞人忧天,他说南方人抗热是天生优势,叫我不用担心。

     前两天一霖给我炒了一盘面拖蟹,非常好吃,我第一次吃清蒸以外做法的螃蟹。一霖说七八月就是炒六月黄的好时节,我没有吃过六月黄,但是面拖蟹非常好吃。

                                                       祝好

                                                       杜见锋

                                                      七月十七日”

“阿姨:

     您好。

     前面六封信不知是否顺利寄到,最近又在说邮政的工作效率,我很担心前面的没有寄到。

     如果您没有收到前面的信,那我在此向您自我介绍,我叫杜见锋,今年二十七岁(下个月就要二十八岁了),在北京工作。

     阿姨,北京最近还是那么热,报纸上说是二十年来最热的一个夏天,澳大利亚的寒流本来能稍微降降温,没想到从上海掉头去了日本,我想澳大利亚寒流不太喜欢北京。

     因为天气太热,我打算让一霖辞职,他不是很赞成,但我觉得应该辞职,马上就要开学了,这份兼职很辛苦,开学之后我不打算让他接工作了,我希望他能好好念书。我会再跟他讨论,请您放心。

                                                          祝好

                                                          杜见锋

                                                         八月二十九日”


董宛芳把信纸叠好,收回信封。她打开五斗柜里一个方形的饼干盒,里面已经干干净净放了六封信,以及一小摞汇款单。

她把七封信在桌面上磕整齐,用一条白色的细线捆好,收回盒子里。

百春路的夏天非常炎热,董宛芳开着窗子,桌上是一杯冰镇的白糖水。窗外的小孩子们叽叽喳喳跑来跑去,手里的麻鞭“啪啪”抽打着陀螺。

“哎哎!康乐果!康乐果!”小孩子们听到这一声喊,立刻喧闹起来,远处传来机器转动制作时发出的“砰砰”声。

“要吃就舀一碗米出来哦!一包三块五哎找你妈去要钱!”里弄的老阿婆吆喝着,撵着自己的孙子回家拿钱。

董宛芳喝完白糖水,从米桶里舀出一碗米,她很喜欢吃这种廉价的零食,一包可以消磨很久,在晚上看电视的时候。

还要揣上十块钱,她在钱包里翻出一张很旧的钞票攥在手心,三块五买康乐果,两块钱买信纸,两块钱买信封。

做康乐果的中年人被一群大人小孩围着,白米一碗一碗的倒进机器,转轮摩擦得飞快,机器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发热,一小缕黑烟顺着机器上的小烟囱冒出来。

董宛芳站在人群外围,正要挤进去,忽然手机响了。

她的儿子在电话里哭到泣不成声,几乎就要窒息而死。

「霖霖?怎么了呀?你同妈妈慢慢讲!霖霖?!」

她骄傲独立的最亲爱的儿子只是一直哭着,断断续续的喉音无法连词成句。

康乐果从发出巨大的噪音的机器旋孔中一支一支的冒出来,落在塑料袋里,很轻很脆。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8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