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为往圣继绝学 【凌李·校园】

第十五章

 

冯走之吸溜吸溜地吃方便面,两条腿在课桌上晃来晃去。

“钢铁兄弟会”今天留下值日,三个人拖拖拉拉,干完活肚子饿了就买方便面果腹。李熏然规规矩矩坐凳子,冯走之特立独行,爬上课桌,俯瞰苍生。

「李舵,没有卤鸡蛋了啊,给你买的茶叶蛋,凑合吃」方晶晶端着自己的面和一小兜鸡蛋从外面进来。

「行行行!」李熏然吃得唏哩呼噜,接过鸡蛋就往嘴里塞。

「都凉了」冯走之不无嫌弃的说着,把茶叶蛋泡进自己的面桶里,还细致地用面条给它盖了个被子。

方晶晶学着冯走之的样子泡鸡蛋,泡好了就老老实实坐下,冯走之撸着裤管的两条腿在他眼前荡来荡去,白花花的耀眼。

作为一个女装癖,冯走之对女性的细节掌握要比女孩子还精致,例如体毛,体味,他都非常在意。他房间里有个隐蔽藏着的小木箱,里面是女孩子的化妆工具和除毛药膏,他隐藏得非常完美,连爸妈派过来的“耳目”苏阿姨——每天整理他的房间,再和老爷夫人汇报小少爷最近有没有添购女装——都没有发现过这个木箱子。

方晶晶被眼前白亮细长的小腿肚晃得眼花缭乱,他扭了扭身子,克制着自己不要观察别人。

李熏然吃东西的时候有陶然忘我的本事,说到吃就埋头认认真真吃,再不想着其他。冯走之的腿固然修长好看,但李熏然已经入定珍馐,目及所食,忘忧忘苦;面在汤中涌,蛋在口里嚼。

「那啥….」方晶晶拧着上身吃面费劲,就稍微往回挪了挪:「那啥,等会儿去我家写作业还是打篮球?」

李熏然低着头呜呜突突,方晶晶已经懒得求证他想表达什么了,就抬头看了一眼冯走之。

冯走之嘴唇油亮,一手端着面,一手拿着叉,裤管挽到膝盖,校服大敞,里面是件白色短袖。

白短袖低着头看了看方晶晶,眼睛骨碌碌的转:「要不打篮球?」

方晶晶看着白短袖秀气的大眼睛,心里一阵乱跳,他只好把目光挪开。冯走之还在计划让李熏然教他扔三分的诀窍,薄而亮的嘴唇一开一合,人中里一片浓重的负影,显得嘴巴更加立体好看。

方晶晶鬼使神差的盯着冯走之滔滔不绝的嘴巴,不受控制地伸出了右手,拇指抹过吞字吐词的下唇,又在瞬间划过嘴角。

冯走之突然一愣,下唇被手指的螺纹抹过,带来鲜明的粗糙感,最主要的是,方晶晶这是什么意思?!

「方…..」

「那啥你、你你你瞅你吃点东西,挂相!」方晶晶猛地缩回手,拇指上温热的油渍和一小粒葱花让他无所适从,他在冯走之惊呆了的目光中把指尖塞进了嘴里,用舌头抿去浮油和葱末。

挂相你他妈也不能吃啊!冯走之感觉自己被方晶晶一系列动作吓坏了,二十一世纪的中学生这么开化?这么节省粮食?我这算是跟勤俭节约奔小康、高举社会主义大旗统一战线了??

李熏然抱着碗喝汤,方便面的精华全在最后一口汤里,牛肉末蔬菜末又咸又香,混合着碎成几毫米的方便面渣滓一口喝进嘴里,仿佛前面吃完满满一桶面只为了这么最后的一口小团圆。

「啊….饱了」李熏然完美结束战斗,把面桶往课桌上一扔,叉开两腿,瘫在椅子上。

方晶晶没了食欲,味同嚼蜡,机械地往嘴里吸一根面条,没滋没味。刚才冯走之嘴上那一小点葱花,鸡蛋西红柿面,那个香气还挺浓的——我他妈是不是有病?

冯走之整个人僵硬着,像雕塑定在课桌上,叉子在碗里挠来挠去,鸡蛋像个浑圆的大球躲着叉子跑,冯走之屏息凝神,独门运气,看准了时机一叉到底,想都没想的直接塞进嘴里。

方晶晶还在自我批评,猛然觉得肋骨让人蹬了一脚,疼得他赶紧躲开,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冯走之踹的,小白短袖上扣了一身的面条,两只白花花的手捂着嘴,整个人蜷得像个虾米,正玩了命的咳嗽。

「方舵!他噎着了!」李熏然“呼”一下站起来,椅子直接被他带翻了,「你吃那么大口干什么!」

「操!」方晶晶也站起来,他看过一点关于急救的书,冯走之这么咳嗽是没用的,只能拍背扣嗓子,体育委员不缺力气,把手探进虾米蜷曲着的腹部,把人直接抱下来,用力拍着冯走之的后背。

「李熏然!救护车!快点儿!」方晶晶一边使劲拍一边指挥:「报咱们学校位置!就说有人噎着了!」

李熏然赶紧翻出手机打电话,屋漏偏逢连夜雨,手机还他妈没电了!方晶晶腾出手扔了自己的手机过去,李熏然刚解锁,就听见身后传来干呕声,他猛地回头,冯走之跪在地上摇摇晃晃,方晶晶也跟着跪下,手还揽在对方身上。

「不用,不叫了….」冯走之上气不接下气,「没事了,没事了我」

说是吐,其实也只是吐了噎在嗓子里的那口鸡蛋,面条一点不浪费的全扣在冯走之衣服上,场面惨烈。李熏然接了杯开水端过来,和方晶晶合力把人扶到干净的椅子上休息,冯走之全身脱力,靠在李熏然肚子上。他的小白短袖铺开一片油汤,沾着面条和葱花,狼狈极了。

方晶晶不声不响地拿出田径队训练之后擦汗的毛巾,过一遍水,慢慢给冯走之擦衣服。衣服上的面条蔬菜被擦到地上,沾着石灰地面常年扫不干净的浮尘,变成了黑灰的一小撮,方晶晶弯下腰开始扫地。

「我扫吧」冯走之伸手要捞扫帚。

「滚一边儿去!」方晶晶极为粗暴的推开他的手,哗哗几下把地上的垃圾扫成一堆。

「还能他妈干点啥不?吃个鸡蛋都能吃死?!」扫帚常年扫地,前端的高粱穗已经锋利如针,碰到冯走之光着的小腿,扎得他不得不抬起双脚躲来躲去。

「比我妹还让人操心!你!」方晶晶头也不抬,克制着自己不要去看冯走之那两条惹祸的腿。他最近好像不是很正常,总是不由自主被这两条腿的主人带偏了脑子,偏到一个秘密的地方,从夏天到秋天,他的心里不知不觉有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秘密花园,它悄无声息的自成规模,春柳飘摇,绿草如茵,一个瘦高白净的男孩子在花园里满场跑,追着一个快速滚动的篮球。

直到方晶晶踩住篮球,那个男孩子才停下来,蹲在地上对着他笑,汗津津的脸上是细腻的阳光。

在那样的一个瞬间,花园里百花齐放,夜莺高歌;方晶晶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叫做方小勇,是一个十六岁的勇敢少年。

凌远敲敲高一二班教室门,三个惊魂未定的高一学弟集体回神。

「怎么了?」他站在门外,又抬手跟李熏然之外的两个“舵主”打招呼。凌远知道这两个人是李熏然在学校里关系最好的朋友,所以见了面,他从来不会对这两个“舵主”不理不睬。

「没什么,哥,下课了?」李熏然把手里的水杯放在课桌上,身子一侧,从冯走之两个人之间挤出来,顺手开了黑板上的灯,教室前端亮起来,凌远的脸被白光描画出深邃的负影。

「下了,你走吗现在?」

「走」李熏然从讲台上扛着大书包下来,跟剩下两个人打声招呼:「我走了,明天见啊!」

教室静下来,白色灯管里发出窸窸窣窣的电流声。方晶晶出去倒垃圾,再回来的时候,冯走之已经连人带书包都不见了。

他站在空荡荡的教室,忽然有点怅然若失,又不知情由何起;风花潇洒,雪月空清,水木枯荣,竹石消长*,他的心里度过一年四季,看过种种景色,留在生命里的是捉摸不定的繁花和飘飘荡荡的冰雪。

方小勇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昨晚和“白鹤”聊了没几句,而今天的陪聊还没开始。

“我有喜欢的人了。——黑鹏”

他拉灭电灯,教室倏忽一暗,绽开巨大的黑色花朵。

“恭喜你,爱情是人生旅途中指路的灯塔——白鹤”

手机的黄绿色背光把方小勇的脸照得有些冷酷,但他的表情却十分温柔,他想起那一天的百花齐放、夜莺高歌,蝴蝶站在花枝上翩翩起舞,雪白的蔷薇挤挤挨挨,茂盛如云。

那是他心中秘密的花园,一份悄然萌生的爱。

“我喜欢的人,是一座花园。——黑鹏”







*:出自:【明】洪应明《菜根谭》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74)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