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杜霖】温风如酒呀

 (又名:老子九百年没洗澡刚去戏水就被人踩了)

 

1.

九月初二,远方雨。宜修缮,拜友;忌沐浴。

 土地公带着黄历念念叨叨,小树杈做成的拐杖翻过一页。杜见锋一抹龙须——他是现在华夏大地上唯一的一条龙——露出不屑的眼神。

 「黄历?嘁!老子跟山鬼下棋的时候,写黄历的人还在他娘身上猴着要糖吃!不听!」

 华夏一龙杜见锋把黄历连扯三篇,最后扔在地上。他守在山里九百年了,这九百年间凡尘千变万化,直到他身上长满青草繁花。他不知晓现在是何年何月,只是觉得认识自己的人越来越少,时过境迁,他眼看着自己身边的大河变成细流,又眼看着远方的河谷变成江滩。

唉,孤独呀。

故事说到这里,就该有人问了,怎的这山里还能有一条龙?是这么回事:话说这杜见锋是九百年前下凡历劫的龙,他爹——一条老龙——吐着龙涎把他扔在八万里之外的涿光山里,让他捕鳛百斤、麢千头;杜见锋用一百年捕好了老龙要的猎物,大摇大摆回山海找老龙邀功。老龙一爪子拍晕了这个一点小成就龙尾巴就翘上天的儿子,又把他扔去了四万里外的虢山。虢山无石,老龙要杜见锋易他山之石用以铸山。可怜杜见锋每天跟着铸山的小神仙们从山外运石头再倒进熔锅里炼,一日要炼两万斤才能堆起一丈高的小山包。虢山上也没有草木,只有一眼名叫鱼水的泉眼,大伙儿辛辛苦苦炼好的岩浆倒在虢山的山脚,只要碰到鱼水就马上沉到地底。杜见锋叫苦不迭,想用法术直接搬大石头过来,随便一垒就好交工。可谁想他爹比他还精,早在拍晕了他的时候就收了杜见锋的法术,只能老老实实的每天埋头干活了。

就这样,杜见锋在虢山苦干了五百年,终于堆起一座万丈高的大山。等他兴冲冲地跑回山海老家,发现家里多了一群弟弟妹妹,还有个不争气的让个小娃娃给抽筋扒皮了。山海长子杜见锋不知这是怎么回事,赶紧抓个人就问,这才知道他的风流爹早已休了发妻,又和西流国的文贝公主结下亲事,这会儿正在文贝公主的老家乐不思蜀呢。杜见锋气得不得了,拿出铸山的力气,杀了文贝公主的亲信、平了山海老家的龙宫,赶走了不认识的弟弟妹妹们。他是出气了,他老子可不干了,天雷大作,把他直接打回虢山,又禀告了天帝,在虢山里放下几千斤的玉石。这么一来,杜见锋困在虢山动弹不得,每天还要忍着那些挖玉石的工匠们在自己耳朵边上敲敲打打。他自己亲手铸起来的虢山倒成了困住他的地方,九百年间无人问津。虢山除了玉石没有别的特产,平日里莫要说瓜果,连一根青草都没有。鱼水从杜见锋的眼前流过,涓涓细流,别说洗澡了,就连冲冲犄角都嫌不够。不过鱼水的上游有一户人家,有时候顺流而下几颗草籽,杜见锋看见草籽就伸出舌头卷进嘴里,草籽沾了龙涎,慢慢就从他口中长出来。

就这样,这条落魄了的龙一觉就睡个三五年动也不动,偶尔醒来就指挥虢山下面的土地公去上游的人家里偷吃的偷酒,上游那户人家整天家里遭贼,最后只好搬走了。这下连浊酒都没得喝,杜见锋一闭眼,一口气睡了几十年。

 

“杜爷,杜爷,您醒醒。”

杜见锋睡了不知多久,一睁眼看见眼前是个小土地公,正拿树杈做成的小拐杖戳他眼皮。

「不想活了!惹老子好梦!」杜见锋一瞪眼,山呼海啸,虢山的土地都震三震。

“杜爷爷饶命!”小土地吓得直接跪下磕头,脑袋都磕肿了,杜见锋看他一会儿低头一会儿抬头的嫌烦,就说:「停停停!你先说说叫老子干什么!」

“回杜爷,”小土地磕的晕头转向:“是这么回事儿,您瞧瞧——”

杜见锋顺着小拐杖往前看,哎哟!前面竟然有了一条那么大的河!

“杜爷,您一觉睡了五十年,小的们趁您睡觉,把鱼水和嚣水各借了一流,开山引水,这会儿已经是一条大河了。小的们知道今儿个是杜爷您的千岁寿诞,特意预备这个礼,望您笑纳。”

杜见锋听完龙须一抖,好么!在这儿等着老子呢!他把另一只眼也睁开,懒洋洋地问道:「无功不受禄,你们这是有什么要求要提给老子?」

“杜爷海涵!”小土地咣当一声又跪下去,一下子钻出来几十个小土地公,叽叽喳喳,吵死个人。

「别吵了!一个一个给老子说!」

杜见锋晕头转向听了半天,这才听明白。原来当今圣上高居庙堂却害怕外敌来犯,便抓了许许多多壮丁到山上造长城。造长城苦啊,没吃没喝,三天就给三顿饭,壮丁来的时候是个人,造上半年就累得连人样子都没了。每天都有少妇和小孩儿哭着在累脱了相的壮丁里找爹找丈夫。饿殍遍野,乳儿大哭;八十多的老奶奶还要颤巍巍的给官兵们做饭洗衣。土地们看不下去,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没水的地方引一流水让他们解渴。老百姓们知道这座山里睡着一条龙,便偷偷摸摸买了香火供奉,祈祷这条龙能匡扶正义,救救这群苦命人。

杜见锋闭着眼睛听完一言不发,打头儿的小土地以为他又睡着了,就偷偷拿拐杖戳他鼻子,戳了半天也不见这条龙动一动,小土地叹了口气,钻回了土里。

等到身边都安静下来,杜见锋这才慢腾腾的睁开眼,使劲儿喷了喷鼻子。

「他娘的,憋得老子好苦。」

他一面说着一面慢吞吞起来,龙爪上都是这九百年来攒下的泥巴。远处大河哗啦啦的流着,杜见锋想起自己九百年没洗个澡,便拧拧脖子抻抻腰,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游龙吐水,那可是世间奇景。任凭您是王宫贵胄还是朝廷大将,活一辈子都不见得能看见这幅景象。虢河宽五百丈,长得没有尽头,一条全身乌黑、龙须赤金、龙爪如刀的巨龙在这虢河里上下飞腾,龙啸震天。吐出的水化作白日雨落在望不到边界的虢山上,山上仅有的几棵小树苗喝了水,干枯的枝条也慢慢抬起了头来。

杜见锋在水里泡了整整一天,九百年的尘土把江水弄得浑浊不已。巨龙玩儿累了,就趴在水里休息,尾巴拖在岸上。

杜见锋这厢休息得舒舒服服,脑子里也暂时不去想刚才小土地那番恳求。他正一个人乐得自在,忽然觉得尾巴一疼。

懒得睁眼,巨龙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山鬼在和他闹着玩儿,按理说也不会,杜见锋的脾气是有目共睹的,不懂事的山鬼怕是吃了龙胆才敢鼓捣杜见锋的尾巴。太阳暖融融的,照得人身上、心里都软乎乎的,杜见锋今天不想杀生,干脆从鼻子里噗嗤噗嗤喷水,警告那个鼓捣他尾巴的家伙。

喷了一圈儿水,尾巴不疼了。杜见锋刚要睡着,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尾巴一路踩上来。

什么玩意儿??巨龙睁开眼,看着一个小团子从自己背上一路滚呀滚,滚到了自己的头顶,又骨碌碌的落到自己鼻子上。

他娘的,为了看这个东西,老子都成对眼了!

杜见锋被吵了觉气愤不已,仰起头想把刚才踩他的小团子从身上甩下去。

『妈呀!』小团子在巨龙宽阔的鼻子上滚来滚去,圆滚滚的身子上伸出两条胳膊,死死抓着地。

妈的妈的!下去!给老子下去!

巨龙呼噜呼噜甩脑袋,直直盯着鼻尖上的小团子。小团子骨碌碌一滚,险些真的甩出去,可是小团子他有办法呀,那两条胳膊不知怎么的就攥住了杜见锋的龙须!

「你他娘的!」杜见锋疼得一咧嘴:「给老子松手!」

挂在龙须上荡来荡去的小团子死也不肯松手,反倒越攥越紧,扯得巨龙火辣辣的疼。

『真是龙啊!』小团子瞧着巨龙眼睛里疼得都泛起泪光也不撒手,反而越发兴奋。

『真是龙哎!真是龙!』

「是是是是!老子是龙!」杜见锋疼得瞪圆了眼睛吓唬他:「你他娘给老子松手!」

『龙还会说话!』小团子才不松手呢,他荡来荡去,叽叽喳喳:『蛟是你哥还是你弟?』

「是他娘老子的重孙子!」杜见锋疼得受不了,一下子飞起来,眼看着要撞上山石,突然觉得不疼了,紧接着就看见一个人形的东西被甩了出去。糟了!不是山鬼!搞不好就摔死了!杜见锋也顾不上刚才疼不疼,赶忙拿尾巴接了那个人形的东西,落到了地上。

捣乱的东西一落地马上又变回了方才那个白白净净的团子,过了好半天才又化成人形,嚯,一个小青年。小青年战战兢兢一睁眼,看见龙正瞪他。

「你给老子道歉!」

『对不起』

巨龙一愣:这道歉来得太快!原本想借着机会狠狠骂眼前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变的人一顿,这下倒好,道歉如此诚恳迅速,反而不好发作。

「错、错哪儿了?」

『不该骑在您身上,您是真龙,请受我一拜!』

这位懂礼貌的小青年说着说着就扑通跪下,实实在在拜了三拜才起来。杜见锋被眼前这个家伙弄得措手不及,想来自己已经千岁,却从来没遇到不怕他、不躲他的,自从被风流爹打到这虢山思过,杜见锋的坏脾气更是方圆百里出了名,平日里大伙儿毕恭毕敬,其实是根本不敢惹他。可这条龙明明九百年间也就喝了几口偷来的浊酒,并没有作恶多端呀,可惜大伙儿就是怕他,也许不是怕他作恶,仅仅因为他是一条龙,一条这么多年华夏大地上唯一的龙,大伙儿就已经很怕很怕他了。

『龙公,您眼皮上有泥』

小青年一面说一面抬手,用法术帮杜见锋擦眼睛,可惜法术不灵,原本要指挥一片叶子,结果飞来一块石头,砸在了巨龙的眼睛上。

「你!」杜见锋眨眨眼,真他娘的疼啊!

『多有得罪,我再试试』

于是又飞来一条树枝,对着巨龙的眼珠就戳了过来。

「住手!老子要瞎眼了!」

巨龙一吼,吓得小青年一哆嗦,树杈子飞偏了,打在杜见锋的龙角上。

妈的!

欺负弱小不地道!可老子也不是吃素的!杜见锋火冒三丈,金光一闪,晃得人睁不开眼。

「给老子站好了!」

懂礼貌的小青年放下捂着眼睛的双手,只见得眼前立着一位浓眉高鼻、目似明星的高大公子。那公子皱着眉,衣着打扮紧扎利落,倒像是个武将。

『您….您哪位?』

「老子是龙!」公子一噎,头上气得长出龙角:「看清楚了!」

『喔喔!龙公子!』小青年赶忙拱手,半晌抬起头,瞧着杜见锋。

「老子这么平白揍你不公平,让你三招,算是谢你叫老子一声公子。剩下的,那是还你刚才扯老子龙须的!」杜见锋说完便飞身而起,只见那个惹事精也不甘示弱地腾空而上,只可惜那人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外加不入流的小法术,别说让他三招,哪怕让他三十招,第三十一招也是一击毙命。

「好好好,算了算了!」杜见锋停下来,摇身一变又回到了龙模样。

『怎么变回去了?』小青年不懂,走到巨龙身边,到底抬手擦去了龙眼睛上那点污泥。

「变人形太累了!老子要歇歇,你快走吧」

小青年很显然没领会杜见锋的逐客令,他点点头:『您歇,我吃点儿东西』

哔哔啵啵的柴火烧起来,热气熏得巨龙鼻子痒痒。他睁开一只眼,看见小青年正拿着刀往自己胳膊上划。

「什么毛病?」

『做饭呀』

「你他娘的做饭之前还要歃血为盟吗?」

『我是汤圆精』小青年放下刀,很认真地介绍自己:『在下许一霖,汤圆精。集天地灵气修炼三百余年,终成人形。幸会幸会』

杜见锋漫长的龙生里第一次听说还有汤圆精,他一梗脖子,也介绍起了自己:「我是杜见锋」,巨龙转转眼珠:「是一条龙」

『嗯,我知道』许一霖一面点头一面继续拿刀切自己,终于切下一块肉,仙气一吹,变成一盘汤圆。

「不是…你….」杜见锋看了半天终于看出不对劲儿的地方:「你他娘的自己吃自己有什么必要吗?」

『杜见锋,此言差矣!』许一霖把汤圆串在树枝上开始烤:『我的愿望就是修炼成人,自然要从现在起锻炼自己往人的方向走。虽然是吃自己,但在吃自己的过程中,我的法术得到了提高,人格也得到了升华,这是一种进步呀!』许一霖添了一把柴:『你不懂,杜见锋』

「老子怎么不…」

谁他娘让你喊老子的名字了!老子是龙!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怕!

 

2.

巨龙最近有些烦恼。

许一霖算是在他身边扎了根,整天割肉施法,幸亏是个精怪,要是个人,没几天就把自己切得只剩骨头架子了。

当然,仅仅是糟践自己,杜见锋是远远不必烦恼的。你说什么?噪声?看官,他在虢山忍了九百年别人开山采玉,现在反倒怕噪声了?不是不是,他呀,恼的是这个许一霖,整天神出鬼没。

照理说杜见锋一条活了两千岁的龙,世间什么没见过、没吃过?且不谈他父亲是坐镇南天门的龙王,掌管天地所有山河湖海,就说杜见锋小的时候,大约二三百岁吧,跟着他的叔父舅父们去人间游历,早就把那些山间精怪看了个遍。现在他一口气困在虢山这么久,早就没有什么能挑起他的兴趣了,可偏生在这个草木稀疏的江滩上,有一个自称是汤圆精的家伙愿意跟他聊天说话。

杜见锋生性暴戾,并不是个善类。因为出身为龙,父亲又是三界坐镇的大官,故而从小周围的神仙也好、妖怪也罢,都对杜见锋毕恭毕敬。他这边一瞪眼,那边就要抖三抖。可龙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杜见锋也寂寞呀。尤其是他生母被那个糊涂又风流的爹给休了打发到戊去过苦日子之后,杜见锋的戾气更重。他一条正当年少的巨龙,不能潜龙入海,不能翱翔三界,甚至连喝水都只能喝眼前自己的洗澡水。

杜见锋心里苦闷,脾气也就更差。

三界里原先对他恭恭敬敬的小仙小怪们,有的都活不到九百年,该死的死了,没死的也早就忘了南天门里有这么一位大公子。慢慢的,除了虢山山脚天地而生的小土地公,这世上再没有人想得起这条龙,也没有人愿意放下戒备和他说说话。

许一霖就是个例外。

杜见锋推算了一下,估摸着许一霖也就是个一二百岁的奶娃娃,可能是哪天某个人家包了一碗汤圆,碰巧赶上有哪路神仙下界,点化了一下,顺手就成精了。许一霖有个修行为人的心愿,因为在他还是个汤圆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喜欢上了那个包汤圆的姑娘。

『她呀,圆圆的眼睛,桃红的嘴,头发里插着一朵小茉莉』

许一霖每天晚上例行跟杜见锋聊天,总是无意间就回忆起当年那个喜欢上了的人。

「那有什么用,你也快二百岁了,你的梦中情人早就死了!」杜见锋觉得他傻。

『这….』许一霖语塞,却还是笑着说:『那也无妨,有缘人嘛,几辈子过去都能靠着缘分遇到的』

「嘁,老子不信」杜见锋不知为什么心里不太舒服,他越说越狠:「你他娘的就是傻,人家包汤圆是要吃你,你倒好,被自己仇人迷成这样!没出息!」

许一霖生了气,哗啦一脚踹翻了柴火堆,火星蹦进杜见锋的鼻子,巨龙阿嚏阿嚏打了几个喷嚏,再一睁眼,团子精不见了。

眼瞧着人被自己气跑了,杜见锋对着天翻个白眼,老子不稀罕!滚滚滚!都他娘别来才好呢!

三天过去,许一霖始终不肯露面。杜见锋这回有些坐不住了,抓起一个土地公,跟人家吹胡子瞪眼的。

「那个团子精呢!去给老子找回来!」

土地公吓得浑身发抖,颤颤巍巍道出实情,那个叫许一霖的团子精,一飞飞过了虢山山脊,到了山那头,正给当今的皇上当壮丁开山呢!

什么?好好儿的修行不练了,跑去给人当壮丁?杜见锋扔了土地公,眯着眼想起许一霖瘦巴巴的那副德行,这个身板儿去当壮丁,迟早让人填了山呀!

又过了三天,许一霖还是不肯回来。这回杜见锋也顾不上自己为龙的脸面了,直接飞上了天。虢山虽然长,但山脊并不高,再加上巨龙一飞就是一万里,杜见锋其实是在天上打了个滚儿就到了山那头。

他落了地,站稳了脚。好家伙,在山那边还不觉得,原来山的这头迎着太阳,土地烤的滚烫。虢河流过来就蒸的冒烟,只剩下一小条细细长长的小溪。老百姓们衣衫褴褛,跪在小溪边上喝水解渴。那水也是烫的,越喝越热。奶娃娃们吃不上喝不上,饿得直哭,哭声细的像小羊羔一样。

一个老奶奶正给自家孙子拿破了边儿的碗从小溪里舀水喝。

“奶奶,我想吃蒸饼…”

“唉,哪有钱买蒸饼吃呀….”

喝了个水饱的小孩饿得眼睛发花,水喝着都是苦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咧开嘴哇哇大哭。

哭哭哭!吵死人!哭他娘的什么!杜见锋烦躁地抻抻衣服,几步过去,从地上拎起正哭得来劲儿的孩子。

「别哭了!」他恶狠狠地吆喝,小孩登时住了声,杜见锋掏掏口袋,摸出一块玉佩。

「去去去,换了钱买蒸饼去!」

“啊?军爷!这可使不得!”老奶奶一看这么个大将军打扮的人一出手就是一块玉佩,吓得赶紧抱着孙孙在地上磕头。

杜见锋一看这一老一小吓得浑身发抖,也不好再吓唬他们,只好趁着二人磕头的时候一个闪身走了。

“军爷?”老奶奶听着没动静,悄悄抬起头看看,四下安安静静的,哪儿还有什么军爷的影子?

“这这这….”老奶奶缓不过神,到是身边的小孙孙拿起玉佩看了看。

“奶奶奶奶!这上面刻了、刻了好威风的一条龙呐!”

 

3.

杜见锋在虢山找了许一霖整整七天,好家伙,难怪这些日子觉得越来越吵,感情是山这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修长城。杜见锋白天找人,晚上就回虢河的江滩等许一霖自己回来。这么一来一去呀,虢山那头的事情他也就明白了。当今这个皇帝,真是把人往死里使唤,拉来的壮丁开山采石,再磨成城砖,最后一块一块垒成长城。这皇帝听信谗言,为了长城永固,竟然造三十里就要填一个活人进去。工匠们没日没夜的修长城,还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生怕选上了自己,给填进了长城。

杜见锋混在人群里找啊找,心想这许一霖该不会是被填了长城吧?呸呸呸!净瞎说!杜见锋拍拍脑袋,不知怎么的,这一个多月和那个团子精朝夕相处的,这好久不见了还怪想他,好像,好像还有点儿担心他。

好在到了第八天,杜见锋终于在虢山一个山坳里找到了许一霖。嘿,这小子正一个人弄口大麻袋,靠着石头低着头,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做什么呢。

「嘿!你小子干嘛呢!」杜见锋一看许一霖没被拿去填长城,松了口气。

『杜见锋!你来啦!』

许一霖还是那么有活力,还是那么没大没小。

「老子比你个奶娃娃年长上千岁!你他娘的就没大没小吧!」杜见锋走过去,探头先看看大麻袋,好家伙,里头满满当当都是白胖胖的汤圆!他又回身看看许一霖,哎哟,许一霖这个脸色可不大好,看着跟大病了一场似的。

「你这是干啥呢!」

『我在这儿什么忙也帮不上,法术也不够给老百姓变出吃的,只能每天都切切自己,切下来的糯米团就送给挨饿的老百姓』许一霖一边说一边用握着刀的手给自己擦冷汗,杜见锋这才看见他的左胳膊都切没了。

「他娘的!你会死的!」杜见锋一瞪眼,抬手就要夺许一霖手里的刀。两个人争争抢枪,一个没留神踹翻了麻袋,一兜子的汤圆骨碌碌滚下了山。

『杜见锋!你!』许一霖扔了刀,抬手就打杜见锋:『那是老子辛辛苦苦切下来的!你他娘的还我!』

「嘿!你还敢学老子说话!老子今天非得…!」

杜见锋话没说完,就看着许一霖晃了三晃,栽进了自己怀里。

「都说了这么切不行,你他娘就是傻死的」

杜见锋接住了许一霖,看着他空荡荡的袖子筒皱了皱眉。他把人放在地上,手里聚起星星点点的金光,慢慢包围住了许一霖。

 

许一霖晕晕沉沉的,只觉得左胳膊又疼又痒,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他勉勉强强睁开眼,看见正抱着自己睡觉的杜见锋。

『杜见锋,你给我施的法术呀?』

「嗯。」

『老百姓今天没得吃了』

「老子把你切下来的团子找回来了,分给了老百姓」

『杜见锋,你真心善』

许一霖迷迷糊糊又睡了,杜见锋反倒睡不着了。他瞧着许一霖伤口那里星星点点的法力冒出微弱的光,长长地叹了口气。

「老子心才不善」他摸着许一霖滚烫烫的伤口:「老子的法力被封住了,要不然,老子才不叫你受这个罪」

他想起江滩边,土地公公赔着笑脸求他降场大雨救救老百姓,又想起小溪上饿得哇哇直哭的孩子。他现在也就还剩点变戏法一样的法力了,别说降一场大雨,就连飞天,现在都飞不起一万丈。

真他娘的难受!老子已经是条废龙了!

杜见锋狠狠攥着拳头往石头上砸,嘴唇咬的紧紧的。

许一霖蹭蹭他的胸口,睡梦中露出一丝笑纹。

『见锋,你别难过了….』

杜见锋眼睛一酸。

『老….老子请你….吃汤圆….五仁馅儿的….』

老子不吃!

 

4.

“螭吻杜见锋,触犯天规,毁三界天门。罚螭吻至虢山思过,不得传召不可出山。钦此——”

杜见锋满头大汗,喘着粗气坐起来。

许一霖端着一碗清水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你睡醒啦?这儿没有河,你喝碗水解解渴吧!』

杜见锋咕嘟咕嘟喝了水,看见许一霖长长的袖子里还是空荡荡的。他抓起许一霖的胳膊一看,金光都散了,胳膊只长回来一点点。

「这….」

『没关系,是我切得太狠了,再过个百十来年就长回来了』

杜见锋眼睛里涩涩的,喉咙发紧,没想到自己的法力真的就剩下这么一点点了。他刚要说话,就看见远远跑来一群孩子。

“哎——许哥哥——我们来给许哥哥送草药来啦——”

杜见锋站起来,看着许一霖迎着那群孩子蹲下,打头的一个大孩子递上手里的几束草,剩下的几个孩子人人手里都攥着一把草。

『这是金银花,能治病』许一霖一样一样挑拣着,『这是青草,治不了病,但是能养牲口….』

一群孩子围着许一霖,安安静静的听他说话。杜见锋清清嗓子,这群孩子才抬起头看他。

“咦!这个伯伯我见过的!”

一个围着破肚兜的小奶娃娃含着手指头,大眼睛使劲儿瞅着杜见锋。

「胡说!老子哪儿有那么!那么大岁数!」杜见锋瞪着眼睛发怒,小奶娃抽抽鼻子,哇一声哭出来。

『杜见锋!不许吓唬奶娃娃!』许一霖一把青草扔在杜见锋鼻子上:『给奶娃娃道歉!』

「嘿你他娘的哪头儿的?」

小奶娃还在哭,方才打头的大孩子拉了拉小奶娃的手,又把他含着的手指头从嘴里拿出来,恭恭敬敬给杜见锋道了个歉:“对不住这位公子了,我弟弟不懂事,我替他给您赔礼。”这个大孩子一面说一面就要跪下,这回反倒是杜见锋不好意思了,摆摆手作罢。

孩子们又跟许一霖玩闹了一会儿就纷纷离开了。那个小奶娃围着杜见锋左看右看的,最后被哥哥拽走了。

“哥哥,那个伯伯就是上次给我和奶奶一个龙龙饼的人。”

“说了多少次,那叫玉佩。”

“哦,玉佩。”小奶娃笑嘻嘻的,吐了个口水泡。

大孩子拿袖子擦了那汪口水,回头看看刚才杜见锋站过的土地,哎哟,那上面长出了嫩绿的青草来了。

“哥哥,你看什么呀?”小奶娃看着哥哥目不转睛的样子,也好奇的回头看看。

“什么也没看,走吧,回去给你煮团子吃….”

 

5.

杜见锋是被一阵哭声哭醒的。

他睁开眼,许一霖睡在边上。远处壮丁的牢营里火光冲天,老人孩子哭成一片,间或夹杂着官兵大喊大叫的声音。

「他娘的!吵了老子睡觉!」杜见锋大吼一声,这一吼吼醒了许一霖,许一霖一看那边都火光冲天了,爬起来就往那边跑,杜见锋一看团子精跑了,自己也只好跟上。

“爹————”

“娘————”

两个人跑到了营房里,挤挤挨挨站着许许多多人。大伙儿脸上都是惊惧的神色,身子抖如筛糠。许一霖迎着火光看过去,原来是官兵在挑选要填进长城里的人。

“爹————爹————”

杜见锋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出这是白天那个大孩子的声音,他在人群里找了半天,终于看见那个大孩子怀里抱着弟弟,被官兵拦在囚车下面。

“再喊连你也填进去!”官兵吓唬他,“走!上山!”

“爹————!”

大孩子的哭喊惹怒了那个兵头子,兵头子掏出刀往下一劈,却被一只手半路拦住,砍刀应声而断。兵头子刚要张嘴骂人,却被眼前睚眦欲裂的杜见锋吓得不敢说话。

「给老子放了他爹!」

“你、你算个屁!”兵头子努努嘴:“走!上、上山!”

杜见锋甩手扔了刀,腾身而起,一掌劈碎了囚车。囚车里十几个要被填山的工匠们纷纷跑出来,兵头子赶忙带人捉的捉围的围,又拿了一把新刀要跟杜见锋拼命。

杜见锋暴怒不已,眼看着鬓发四散就要显出龙身,许一霖赶忙上前,一把扯住杜见锋就跑,他一边跑一边施了障眼法,转瞬间牢营雾气腾腾,面对面都看不清楚。得救了的老百姓们也纷纷趁着乱跑得跑躲得躲,等到烟雾散了,哪儿还找得到方才劈车救人的壮士?

 

许一霖扯着杜见锋跑回了山坳里,两个人正要喘口气,忽然看见身后跟着那个抱着弟弟的大孩子。那孩子见他们二人停下,赶忙飞跑过来,抱着弟弟扑通一声跪下。

“求求您了!救救百姓们吧!”

小奶娃这会儿到是懂事了,跟着哥哥一起跪下,乖乖磕头。

“公子,您不是普通人,求求您了,救救虢山的百姓们吧!”大孩子一面说一面磕头,疼得眼里都是泪。小奶娃懂事的用破肚兜帮哥哥擦眼泪。

「去去去!老子救不了你们!」

杜见锋烦躁地走来走去,语气凶狠。

“公子!我知道您是谁….那块雕龙玉佩,您、您是….山里的那条….”

「老子不是!」

杜见锋狠狠劈碎了一块石头,大吼道:「老子没有法力!你他娘的看见了!老子现如今连飞都飞不起来了!老子他娘的已经是废物了!」

两个孩子被如此狂暴的杜见锋吓得不敢做声,小奶娃瘪着嘴眼看就要哭了。杜见锋气得拿起手边的石头狠命一捏,扬出一手的粉末。

『见锋,你别着急』

许一霖不知道什么时候端了碗水递给他,又把小奶娃抱起来哄了哄。

『走了,我先送他们回去』

杜见锋端着水,看着许一霖他们越走越远,牢营里乱哄哄的全是抓人的官兵。他把水泼在脸上,冰凉的水顺着脸往下流。

他娘的,老子是条龙啊!

 

6.

 

夜里牢营被大闹一场,第二天牢营的总管就在营房里掀了桌子。一层一层往下惩罚,最后落到老百姓身上,连口粮都给罚光了。

“官爷,您行行好,一家老小不能一碗粮食都不给呀….”

“去你的!你们这帮穷鬼,夜里大闹牢营,惹怒了总管大人,现在罚你们三日不许吃饭长长记性!”

“官爷官爷,这么累的活计,莫说三日不给饭吃,就是一日不给也要饿死人了呀…”

“死了人跟我们有什么干系!滚!”

……

杜见锋看着穷苦的老百姓饿着肚子干活,干着干着就倒在了地上。

“唉,又没气了….”

一个工匠停了手,翻翻倒下那人的眼皮,不无遗憾的摇摇头。

「你是大夫?」

那人一脸紧张的四处张望,看没人注意他们才压低声音说:“我原是京城的大夫,现在被抓来做了壮丁。”

「那你还有什么家人?为什么抓人?修这个又有何用?」

“唉,只是为了防御外敌。可照这么个修法,怕是等修好了,也没有活人能打仗了喽….”

那工匠一面说一面抬手擦汗,跑来个小孩子,乖巧地给他递了一碗水。

哟,这不是那个吃手指头的奶娃娃么?

老工匠看杜见锋盯着那个奶娃娃不肯走,便道:“唉,多好的孩子,没有爹娘了”

「他不是你儿子吗?」

“我自己的儿子今年九岁了,明年就要编进开山采石的工匠里去。这是我们路上捡的孩子,守着死了的爹娘大哭,不忍心他饿死才给捡回来的”

杜见锋第一次蹲下身,抬手摸了摸奶娃娃的脸,小奶娃对着他笑笑,吐了一个口水泡在他手上。

人间的奶娃娃,到是不怕自己。活了千把岁了,杜见锋第一次觉得自己生而为龙,特别挫败。

晚上,杜见锋在山下走了整整一天才回到山坳。刚走到树底下,就看见那个大孩子扶着许一霖,急得一脸汗。

「怎么回事!他怎么了!」杜见锋心里一紧,三两步跑过去。

“回公子,方才许哥哥说找到一种能治肚子疼的药,可那草药奇苦,空口吃简直要人命。许哥哥就让我等着,他给我弄些糯米团子来,我等了半天都不见他下来,跑上来一看他就倒在这里了!”

「他娘的!你又折腾!」杜见锋往地上啐了一口,挽起许一霖的左胳膊,上回刚刚长出那么一丁点儿的胳膊比原先更短了,几个糯米团子在旁边的口袋里放着。

「你是真傻!」杜见锋拍了几下许一霖的脸,却不见人醒转过来。他看看天又看看地,狠命咬了咬牙。

「你!把身子背过去!」他叫那个孩子转过身,自己搂紧了许一霖。

他娘的,老子一条龙让你弄得五迷三道的,你赶紧给老子醒过来!

杜见锋低下头,舌尖探进许一霖的嘴里,一颗亮闪闪的小金珠顺着舌头喂过去。

老子这回是没法力了。

杜见锋放下许一霖,吩咐那孩子好生照料他,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往山上走。

老子那风流的糊涂爹,怕是已经忘了有我这么个儿子。罢罢罢,反正也是不孝子,活了两千岁,也够了。

杜见锋慢吞吞爬到了山顶,虢山是他亲手铸起来的,山石嶙峋,宝藏无数,可惜没有一样是他喜欢的。

他只喜欢一个趁他洗澡踩到他身上的团子精。

温风如酒,花光如颊,许一霖就是风,就是酒,是杜见锋捡到的一朵小桃花。*

杜见锋笑笑,躺在山石上,吹着晚风。

 

7.

“螭吻,你知错了没有?”

这厢杜见锋正躺着等死,忽见浓云滚滚,一阵雷霆之音伴着低吼传进耳朵。

风流爹?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心里贬低为父”

风流爹!你还记得你是我爹呀!

“你这孽障,平日狂躁暴戾,毫无半点龙威,为父是为了锻炼你才心生此计,你个孽障却不知好歹”

爹!你快救救儿子呀!儿子方才把龙珠拿去救命了,现在我要死了!

“混账东西!亏你还活了两千岁,岂不知那龙珠是千年万物精华所生,怎能草率与人。但念你尚年纪轻浮,为父就不追究了。此刻只要问你,这九百年来日日思过,你可知错了?”

我只知毁天门是错,逐弟妹是错,父亲休我生母至戊苦活,我不知我母何错!

“混账….为父与你生母生性不合,且汝母并未在戊,而在戌。尔等狂躁暴烈,不知戊戌有别,还敢来责怪为父!”

原来是吃了认字少的亏!杜见锋长长叹气,还想说什么,却见眼前阵阵发黑,不好!阳寿要尽了!

正当杜见锋想大声呼救,却见浓云中直直一道金光直冲面门,霎时让他全身滚烫,体内如刀砍斧剁一般剧痛。杜见锋疼得忍不住,沉沉一吼,龙啸扶摇而上,劈开了天幕滚滚浓云。

山坳里,大孩子正从奶娃娃手里接了凉帕子给许一霖擦脸,忽然狂风四起,雷霆震天,奶娃娃吓得扔了帕子就钻到哥哥怀里去。天色阴沉,一道道银光闪电劈云斩雾,小奶娃小心翼翼探出头看看,只见一条黑龙腾空而起,龙鳞金光闪闪。巨龙盘旋在虢山上空,奋力嘶吼,吓得地上的人纷纷躲避。天雷大作,劈散了要人命的牢营;暴雨瓢泼,兵头子们四散逃走,却被大水冲得无影无踪。填了活人进去的长城也被几道雷霆劈碎,山石滚滚,却绕过了山脚老百姓们临时当做居所的小村。

“哥哥!有龙!是虢山镇山的龙!”小奶娃惊喜的大喊着。

“真的有龙!是龙!”大孩子紧紧抱着弟弟,同样一脸惊喜的大喊。

『….龙?』许一霖也渐渐醒转,看着天际那条巨龙上下腾飞,露出了笑容:『杜见锋,你真厉害呀!』*

 

8.

“螭吻杜见锋,下凡九百年历劫。救苍生于暴政,功过相抵,特赦免去刑罚,镇守三界天门,钦此——”

「一霖一霖!老子给你偷了天界的桃花酒!」

「哎哎一霖!你今天跟老子上天吧!老子发现有块云彩躺着特别舒服!」

「一霖!你都吃了龙珠了就别整天切自己修炼了,老子一颗龙珠是两千年的道行呢!」

「一霖!今天采好草药晚上就跟老子钻被窝睡觉吧!哎哎哎哎你怎么打人啊——」

留在虢山的神医许一霖快要被这条黏人的龙烦死了。他今天要去镇上给人瞧病,还得带着徒儿采药——对了,他徒儿就是那个九岁的孩子,不过现在已经十七了,也是少年神医。对了对了,那少年神医的弟弟——当年的小奶娃娃——现在当上了虢山的捕快,每天守在城门,威风凛凛的,用他的话说,当年巨龙腾空真是太威风啦!他也要当镇山的龙!

 

 *温风如酒:出自【明】袁宏道《初至西湖记》

 *捡到一朵小桃花:出自 @木卜_PanDaHoLic  《捡到一朵小桃花》

 *杜见锋,你真厉害呀:出自 @木卜_PanDaHoLic  《捡到一朵小桃花》

木木,生日快乐

评论(80)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