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鹿

【杜霖校园AU】大龄青年

第三章

 

杜见锋骑着自行车在前头吹口哨,后面依旧是一溜小跑的许一霖。

对于儿子特别宝贝自己的二八大杠这一点,乔翠云早先觉得是好事,孩子知道艰苦朴素、节约闹革命,比起那些挣着两壶醋钱到处给人民币找婆家的败家子们强出百倍,可后来她就觉出不好,这孩子宝贝自行车不假,可也未免太宝贝了。

以前还凑合,孙马车过来借车带着妹妹上少年宫,儿子让俩孩子先去大药房称体重,加一起不超过二百斤就能骑走,可现在许一霖来了,杜见锋不光上学不带他,平常许一霖想去个西单王府井,都是自己迈着十一路去。

乔翠云骂了儿子两回,让他把车给许一霖用用,杜见锋哼哼嗨嗨的应着,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就这样,半个月都过去了,许一霖坚持晨跑上学,倔得像是跟谁置气。

「这俩孩子将来都有出息!」杜谷夫在夫妻夜谈会上跟老婆嘀嘀咕咕:「一个是说一不二,一个是越挫越勇。」

「你哪儿听的这文绉绉的片儿汤话?」

「青年日报头版头条,哎,国棉三厂李厂长在国棉三厂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人李厂长说了,说一不二和越挫越勇,是坚持理论建设这个….小康社会的这个….基石!」

「我瞧你是晚上吃积食了!」乔翠云捂鼻子:「打嗝还是一股饭味儿!去!转过去睡!」

 

杜谷夫是晚上吃积食,许一霖是早起就积食,到了学校就开始捂着肚子打嗝。

这不能赖他,住进杜见锋家半个多月了,乔阿姨是好人,杜大爷是好人,杜见锋…勉强算个人,大家其乐融融相亲相爱的,就唯独有一点许一霖不好意思说,他水土不服,还吃不惯老杜家的饭。

水土不服好克服,吃不惯可就只能自己硬着头皮来了。李玉新是北京人,嫁到南边之后就没怎么再做过北方的饭,什么熬白菜、疙瘩汤,许一霖一年也就吃上那么三两回,还没咂摸出滋味来就囫囵着咽了。许一霖爱吃什么?他爱吃细长米熬出来稀溜溜的粥,就一块点了一滴香油的白腐乳,要么就是炒点山芋梗子就着米饭吃,再不行就来碗清汤细面,撒把小葱;总之他是个口轻的。

口轻的南方学生到了北方,到没吃上顿顿鱼肉,可饭桌天天浓墨重彩,春天的北方还是青黄不接,乔翠云家就天天炖南瓜炒土豆。大南瓜咣咣一剁,锅里弄点素油炒炒,加了酱油再加水,往小灶眼上一挪就咕嘟着开炖;土豆更省事了,削皮、切片,素油炒炒,加酱油扒拉几下出锅。

一句话,乔翠云家的菜,千菜一味。

许一霖每天三顿的吃,嘴里除了酱油味儿就是南瓜土豆味儿,整个人都快成橘黄色的了。

对,还没完没了的打嗝。

苦哇!

许一霖长叹一声,趴在课桌上,小鸡打鸣一样咯咯不停。

「起开,挡着我认真听讲了。」

杜见锋把趴着的许一霖使劲往边上推,他晚上有“活动”,白天得睡觉,许一霖占着他睡觉四仰八叉的宝地,简直是不知死活犯我中华的美帝国主义。

美帝国主义被他推得差点滑下去,这就不得不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了,小鸡子还难受着,肚里一股一股的气往嗓子眼顶,顶着顶着就冒出一股火。

日他娘的要不是你整天给老子眼色看,老子也不会一大早就跑步喝风闹肚子了!

小鸡子在心里历数牛肉大葱的种种劣迹,想起自己白天受委屈,晚上贴门帘,时不时还要被同桌推推搡搡,三八线画了只有自己遵守,简单矛盾已经酿成大型敌我斗争,今天的不反抗只能换来明天变本加厉的压迫!

小鸡子一跃而起,也不管课间同学们的追跑打闹,直接一巴掌掀飞了杜见锋桌上摊开的语文书。

「怎么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杜见锋让他掀愣了,没怎么欺负这个小鸡子呀?怎么了这是?

『杜见锋!你别太过了,我告诉你,我许一霖在小南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路边打架只要报我字号,马上就…』

「——就打得更狠啦!」

「——人说打的就是你!」

班上围过来起哄的男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插话。

「马上就怎么?」杜见锋站起来,一脚踢飞了自己的书,「马上就怎么?你说,不说明白今天甭想上课。」

『那是马上就老实了!』许一霖抿了抿嘴,稳住,手不能哆嗦!

「那您还是号人物啊!」杜见锋一屁股坐上桌子:「老子该叫你一声许大哥?」

『不必!』许一霖摆摆手:『我意思就是,你别觉得老子好欺负!我许一霖,打起架来连自己都打!』

服!淋漓尽致的服!杜见锋心说小鸡子这也太不着调,头回听说打架的时候以打自己动摇敌心的,估计是一种他没见过的战术。

「不是,那你什么意思啊?」杜见锋又拿屁股在桌子上蹭蹭,挺直了腰板面对许一霖,俩人脸对脸都快贴上了。

「——打呀!打呀!」男生们开始加油助威、献计献策:「——照着鼻子打!给他放放血!」

『我什么意思?哼哼!』许一霖也拔直了脖子,瞪着一双牛眼:『我他娘想知道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

『什么没意思!』

「没意思就是没意思!」

两个人越拔声音越高,这可太不一样了,杜见锋打架可不是这样的!外班的学生也进来看热闹,瞧着拔高斗鸡的两个人,纷纷想起杜见锋上个月和两个高三的打架,一句话没说,一个字没吐,沉默地撂翻了敌人就走了。日暮斜阳,杜见锋远去的背影看上去特别忧郁,活脱脱一个当代高仓健。

可是今天高仓健不上班,反而来了个扯着脖子吼的,怎么说?像个当代仓库保管员。

「怎么回事!谁肉皮子紧了我看看!」

随着一声大吼,高一五副班主任兼校德育主任迈着大步进班,几下就扒开了围成一圈窃窃私语的学生。

「杜见锋?行啊你小子,三天没找你妈你又开始坐不住了是吧!」德育主任前身是体育老师,一脸痞气,肌肉发达,以前部队上练过,江湖人称老谢,学生们一看老谢进来了,散出去一大半。

「你又怎么回事?」老谢火眼金睛,马上发现和杜见锋叫板的是个面生的学生。

『我…』许一霖被老谢两眼一瞪,立时三刻气势消了一半,他虽然不是品学兼优,但也没真在老师同学面前耍过威风,今天这算开天辟地头一遭了。

「老师!」杜见锋举手:「是我跟他比瞪人不眨眼,我们没打架。」

「这么多人围着看你俩瞪眼儿?」经验丰富的德育主任根本不信。

「老师!真是比赛呢,友谊赛一比一平,刚才是加时赛,白热化了。」孙马车赶紧朝围观的学生挥手:「散了散了!今天就比到这里,德育主任督促咱们好好学习都散了!」

一声号令,剩下的学生们呼啦一下纷纷散去,老谢半信半疑,杜见锋从地上捡起语文书,小心地抹抹上面的鞋印子:「幸好没踩到里边!要不真该耽误学习了。」他又亲昵的拍拍许一霖的肩膀:「你有哪里不会的,我这就给你讲。」

老谢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扫视了一圈乖巧懂事的学生,走了。

开场疾风烈火,收场云淡风轻。

绝了。

许一霖眼瞧着三秒前还剑拔弩张的敌人现在端正坐姿认真翻书,胸中涌起一股怒气。

「许一霖,」杜见锋连名带姓叫他:「咱俩这梁子算结下了,走着瞧。」

『你还要打?』许一霖一拍桌子,怒气直冲卤门:『怕你老子不姓许!』

「少他娘学老子说话!」

『老子没学你!老子….』许一霖猛地停住,胸口一阵闷胀让他皱眉,他张开嘴想喘口气,前胸又忽然一松。

杜见锋面对着许一霖,这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能打嗝打得这么悠长持久,胸腔共鸣,余音绕梁。

平了。

许一霖在杜见锋一脸不可思议的震惊中回忆起四月三号上午熏他一脸的牛肉大葱味,平了。

许一霖,咱俩这梁子从这一刻、这一瞬算结下了!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八日,晴。今天我很高兴,多吃了一碗饭。”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28)

热度(139)